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搜索
查看: 6678|回复: 3

[调查探讨] 危害户籍管理出生证明监管漏洞亟待补牢

[复制链接]
战士 发表于 2013-11-6 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报记者范传贵
  □本报通讯员范运坤陈冰
  《出生医学证明》是人生第一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规定的具有法律效力的重要医学文书。
  然而近年来,在一些不合理需求的推动下,这一纸由国家免费发放的证明通过种种渠道流入“黑市”,甚至被炒至数万元的高价,其所带来的严重社会后果已逐渐显现。
  近日,江苏省丰县人民检察院立案查处了一起妇保领域渎职犯罪案件,5名被告人均已获刑。在这起案件中,3名公职人员在两名“黄牛”的牵动下,违规签批、补办《出生医学证明》80余份,其中40余份涉及山东、安徽、河南地区,对户籍管理造成了恶劣影响,引发“漂白”拐骗、拐卖儿童身份的社会问题。
  在此之前,《法制日报》视点版已连续多年关注该领域犯罪,为探清该问题根源,记者曾从福建省永安市追踪11份违规《出生医学证明》至河南省信阳市,但其中一些问题仍未找到圆满的答案。江苏丰县这起案件发生后,丰县检察院组织专门力量对这起窝串案进行调研分析,发现了其中多方面的监管漏洞,恰恰解答了福建永安11份违规《出生医学证明》如何流出的问题。
  渎职致出生证明非法流出
  1037.8公里。这是河南省信阳市与福建省永安市之间的距离。
  这个距离曾经在2011年让永安市公安局燕北派出所户籍民警翁秉锐颇为疑惑——在短短的一两个月内,3对永安当地农村夫妻拿着千里之外的信阳市妇幼保健院开具的《出生医学证明》前来上户口。
  同样感到疑惑的还有该市燕西派出所的户籍民警赖铭建:“从2011年4月开始,陆续来了7对夫妻,全部持信阳市妇幼保健院的出生证明来给孩子上户口。而且,这些人都来自本地吉山、霞岭、上吉山3个村庄。”
  户籍民警随后找到分管这些人所在社区的民警了解情况,得到的反馈是,这些人从未离开过村庄。疑点落在了那些来自同一所医院、盖着相同印章且有多张连号的出生证明上。
  经公安机关全市核查,类似的出生证明在永安市一共出现了11份。在初步调查后,出生证明的源头被指向了两个人——在永安市燕西街道上吉山村经营药店的吴莲和同村村民朱霞。
  办案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最初他们怀疑这些证件是伪造的,但最终经过鉴定,证实它们并非假证。公安机关开始了对这11份证明源头的追踪,并最终得到信阳市卫生局证实:“由于信阳市妇幼保健院管理不善,造成了国家法律证件遗失的不良后果,我局责成该院立即进行整改。”
  此案以“黄牛”吴莲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而告终。但这些证明是如何从一所正规的妇幼保健院流出、该院又存在哪些管理不善等问题,始终未能清晰。《法制日报》记者为此从福建一路追访至河南信阳,最终也未能得到圆满答复,并没有人为这已知的11份违规出生证明负责。
  发生在江苏丰县的案件,则恰好回答了这些问题。
  据检察机关通报,2009年,丰县妇幼保健所《出生医学证明》领导小组组长高强,将个人印章交予该所保健科主任张德俊,由其负责补办《出生医学证明》的审核签发工作,以后高强再也没有对张德俊补办的《出生医学证明》以及对申请人提供的手续进行检查核实。
  办案检察官渠国伟介绍,刚开始张德俊对工作比较负责,按照相关规定办理。一段时间后,亲戚朋友都知道他负责这项工作,经常托他办事。碍着亲友的面子,张德俊终于开了“口子”。按规定,补办《出生医学证明》的申请人应该是孩子的监护人,但在实际办证过程中,有的父母不在家,便由孩子的爷爷、奶奶来申请,他都签了,甚至连没有委托书的亲戚朋友,他也给签了。因为一直没有出过什么大问题,他逐渐放松了警惕,开始对工作敷衍。
  当时担任打印证件的蒋晔曾因《出生医学证明》申请材料出现错误找过张德俊沟通。如:有的产妇姓名和病历上显示的名字不一致,有的用假出生医学证明来换真出生医学证明。张德俊对蒋晔的提醒并不太在意,自认为工作中一时疏忽造成的错误不会触犯原则问题。蒋晔也认为,反正张主任已经签过字了,出了事也和自己没关系,以后就没有再找张德俊沟通,直接印发出生证明。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黄牛”程江山、刘明光找到二人,每次给张德俊200元至1000元不等的好处费,托其办证。
  “目前,很多城市都将《出生医学证明》作为新生儿办理户口登记必须提交的材料之一。在经济欠发达的苏北农村地区,‘重男轻女’观念依然普遍存在,超生现象不少,一些新生儿父母在分娩后选择不办《出生医学证明》,从而达到不报、瞒报出生记录的目的。这类儿童的父母在之后为孩子办理户口登记时,就需要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因而‘市场’需求量较大。”丰县检察院反渎局副局长王艳玲说。
  正是在这种需求之下,违规的《出生医学证明》大量流出。经检察机关统计,在丰县这起案件中,共有80余份出生医学证明非法流出。
  操作手段隐蔽管理漏洞明显
  发生在福建永安的案件,是由于户籍民警发现多份证明来源于同一单位且两地远隔千里后,察觉出异常;江苏丰县的案子,也是由于山东费县一名户籍民警在工作中发现某村集中出现了多份信息虚假的出生医学证明。
  王艳玲介绍,此类案件发现难度十分大。以张德俊案为例,他们先后集中签批、制发的80余份出生医学证明均在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期间,当年全县办证量达到2000余份,基数较大,且所补办的虚假出生医学证明多数为山东地区等外省人员,实地查验困难。
  “其中异地办理是查处此类案件的最大难点。”王艳玲介绍,丰县地处苏鲁豫皖四省交界,与外省周边地区相比经济相对发达,常有外省邻县居民到丰县进行分娩,一定程度上给新生儿出生管理带来难题。如上述案件中,山东费县的王某、孙某在得知“黄牛”有“门路”可替不符合规定的人员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后,联系了一批山东地区需要补办《出生医学证明》的人员,经“黄牛”伪造虚假手续交到丰县妇幼保健所张德俊等人审核、签批、制发。两年间,80余份违规出生医学证明中有48份涉及山东费县、山东济宁、安徽砀山地区新生儿。
  据了解,《出生医学证明》的发放分首次签发、换发、补发三种情况。首次签发由新生儿分娩医院签发,换发、补发由《出生医学证明》管理部门办理。
  江苏丰县的漏洞出在补办环节。渠国伟介绍,根据国家卫生部、徐州市卫生局相关规定,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应当由需补办该证明人员的父母本人带着《出生医学证明报告单》、产时记录、身份证原件、复印件等相关材料亲自到妇幼保健所办理。补办出生医学证明的工作人员应当对申请补办出生医学证明人员提供的相关手续和材料进行认真审核,并到分娩医院调取产时记录、分娩记录进行查验。
  “在上述案件中,该县妇幼保健所所长疏于履行签批职责,将个人印章交给下属,由其对补办手续进行签批后盖上自己的印章。张德俊等二人在与‘黄牛’事先串通好的情况下,既未按规定对需补办证明新生儿的父母身份进行审核,也未到分娩医院进行实地查验。”渠国伟说。
  此外,办案人员调查得知,虽然县妇幼保健所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工作是由县卫生局委托进行的,但县卫生局并无专门人员对补办情况进行监督。上级妇幼保健所对下级妇幼保健所补办出生医学证明情况只是每半年抽取一个县、区进行检查,发现几率过小,不能形成有效监督;在同级监督上,几乎没有机关或部门对妇幼保健所补办出生医学证明工作进行监督;在内部监督上,县妇幼保健所所长也只是每半年抽查一次,一次抽查20余份,监督基本上流于形式。
  管理失当引发诸多法律问题
  丰县检察院反渎局局长王洪涛介绍,《出生医学证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规定的具有法律效力的重要医学文书。依法统一制发《出生医学证明》,对于规范出生人口登记,加强母婴保健工作具有重要意义。规范出具《出生医学证明》有关内容,为公安户口登记机关确认公民身份及出生符码提供了科学、准确的信息。
  “而《出生医学证明》管理混乱不仅会直接导致户籍管理上的混乱,甚至会导致非亲生子女如被抱养、被领养、被拐骗、被拐卖儿童身份的‘合法化’,带来很多社会和法律问题,影响深远。”王洪涛说。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张德俊等人一案,曾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为新领域案件。不久前,丰县检察院按照发案特点向丰县妇幼保健所发出检察建议,及时敦促该单位对制度、管理漏洞进行整改。
  王洪涛介绍,经过调研发现,丰县妇幼保健所制定的审查办法缺乏规范严谨的操作细节,对弄虚作假行为也没有明晰的惩处规定。如制定的审查办法中规定“补办人提供以上证明材料后,由县妇幼保健所配合辖区公安部门到开具证明的医院逐一审查,审查合格后方可补办”,该规定容易造成互相扯皮,不利于审查工作的开展。
  “允许委托代理补办出生医学证明也给监管带来难度,规范‘出生医学证明’工作必须落实由需补办出生医学证明人员的父母或领养人亲自到妇幼保健所补办。”王洪涛说。
  此外,王洪涛还建议,妇幼保健所及各镇卫生院要成立《出生医学证明》管理领导小组,建立健全各类规章制度,对补办《出生医学证明》业务做到审核、管理、发放、打印等分人分别管理,每个环节做到专人专管,建立台账,确保每份补办出生医学证明手续都记录在案,有档可查。
(来源:法制日报)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13-11-7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医务人员为钱所诱开虚假出生证


法制网记者 蒋皓 文/图
  9月11日22时10分,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黄河大堤旁的一个村庄,一岁大的小星(化名)在他伯母的怀中哭喊着“要妈妈抱”。然而听到的只有伯母“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的回答,竟然她也并不知道小星的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就在几分钟前,小星的妈妈李某因为涉嫌拐卖儿童被中牟县警方带走。 5万元买1月大男童
  若非偶尔经过的车辆,夜色笼罩下的黄河大堤旁的这个村庄,所能听到只有此起彼伏的虫鸣与微风掠过树梢时的轻吟。但这个夜晚并不平静。
  22时整,随着指挥部的一声令下,抓捕小组民警迅速对李某家进行了围堵。将已经入睡的李某叫醒并对其身份进行了确认,整个行动仅花费不到10分钟。
  在李某被警方带离之前,她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了住在隔壁的嫂子照看,并以天冷为由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
  “说天冷只是借口,收拾衣服这个举动充分说明她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知道自己会面临惩罚。”抓捕小组负责人对《法制日报》记者解释说,尽管李某将自己的孩子交由他人看管时的场景让人有些心酸,但是相对于那些被拐卖儿童的父母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哪里而言,李某可谓是咎由自取。
  警方当时掌握,已有身孕的李某在最近一年时间里,先后帮助或单独贩卖婴幼儿近10名,多数卖与周边村庄的村民。
  23时30分,记者又跟随警方赶到了其中一户收买所拐卖婴儿的村民家中,对被拐卖儿童进行解救。
  “这个孩子明显应该是云南或者广西那边的。”当被解救的男孩文文(化名)被女警从屋内抱出时,同行的一名记者这样感慨。
  “孩子是一个月大的时候买来的,我们已经养了一年了。”在派出所,文文的“父亲”对记者说,妻子不能生育,以前听人说过可以买孩子,就花5万元从谭某处买回了文文。
  “当时谭某说是别人家不要的,也没有怀疑。”文文的“父亲”说,自己不知道买孩子的行为是违法的,前段时间还在想办法给文文上户口。大货小货区分性别
  “2012年9月24日,河南李村,张,大货,4.5万元;10月16日,山东王村,赵,小货,2.8万元……”在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谭某账本的一页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此类信息和数据。
  记者粗略数了一下,仅在2012年年初到2013年年中一年多时间里就有30余条。而最频繁的时候一个月往山东、河南、河北等地“送货”9次10个婴儿。
  “大货代表男孩,小货代表女孩,有的时候也分别用真货、假货对婴儿性别加以指代。”曾在当地一家窑厂当过会计的谭某称,他所在的窑厂在未关闭前雇佣了大量来自云南省文山等地的外来务工人员。
  “窑厂关闭后,留在这里的一部分文山人仍不时找我帮忙给孩子找人家,多是一个月大左右的婴儿。”谭某说,他的销售渠道主要是靠邻里乡亲们口口相传,谁家有需要就打电话给他,然后他再跟文山方面讲需求。
  中牟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沙龙介绍说,等谭某这边积累了三四个需求后,文山那边就会派专门的“送货人”将婴儿送到中牟交给谭某。而这种长途运送,对于年幼的婴儿而言,是一个充满痛苦和折磨的过程。
  “我们一般从云南坐车到广西南宁,然后换车到河南、河北、山东等地。”文山的一名职业“送货人”王某说,还有一种方式就是自行驾车从云南运送过来贩卖,这种情况是在一次运送多个婴儿时使用。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对记者介绍说,在拐卖婴幼儿案件中,多数犯罪嫌疑人为了逃避打击,防止在运送过程中因婴儿不停哭闹被人发现报警,往往会在婴幼儿的食物、饮水中掺杂一些镇静剂或者喂服安眠药,对婴儿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损害,不少婴儿将留下后遗症,甚至有婴儿因此死亡。巨额利润铤而走险
  “文山那边要求大货最低不少于2.6万元,小货不得低于1.4万元,至于在这边能卖多少钱就看自己的本事了。”谭某跟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大货出售在四五万元左右,而小货出售大概在两万多元。
  而这些巨额利润也成为不法分子泯灭人性的主要诱因。沙龙说:“随着公安机关打击力度的加强,婴幼儿的价钱也在水涨船高,对于犯罪分子来说利润丰厚。通过已掌握的情况看,人贩子每贩卖一个孩子仅一个环节就能获利一两万元,这无疑是一笔大收入。”
  在陈士渠看来,拐卖儿童犯罪活动屡打不绝,不仅是经济利益的驱使,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买方市场需求旺盛。“在坚持对人贩子严厉打击的同时,也要加大对买方的惩罚。要通过不间断的打拐行动,让群众意识到买孩子和卖孩子都是违法犯罪行为。”
  在本次行动中,记者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警方传唤了4名医务人员。
  “这几名医务人员均涉嫌为被拐儿童开具虚假出生医学证明。”沙龙告诉记者,按照有关规定,只有在医院出生的孩子才能开具出生证明,但是这几名医务人员因为金钱诱惑,违规为被收买儿童开具了出生证明,给公安机关查证、打击拐卖犯罪带来了一定的困难,警方将对其依法处理。
  “全国公安机关将始终保持对拐卖犯罪的严打态势,彻底斩断拐卖犯罪的链条。”陈士渠说,但由于滋生此类犯罪的土壤尚未彻底铲除,买方市场需求旺盛,实现“天下无拐”的目标任重道远。
为了孩子的明天 发表于 2014-11-23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一名户籍民警,工作中遇到非常多的"虚假"<出生医学证明>。说是真,确是假,证件本身是国家印制,医院开具,但内容是虚假的。实话实说,只要证件验核为真,就可入户,公安不会被追责,但我良心过不去,我所认识的同行都过不去,万一是拐卖小孩呢,一旦入了户就洗白了,亲生父母就找不到了,所以我们都有共识,来自某些地区的出生证一定要查。每年都有通过协查函的回复鉴定为假的案子,养父母拘留个十五日,把孩子DNA录入库中。但可惜现实有时很残酷,有些医院医疗卫生部门收到协查函,习以为常,置之不理,甚至联合造假。我们得不到内容虚假的鉴定答复,时时面对群众质疑:我的出生证是从医院正规拿的,凭什么不给办入户?确实,从法理上说,我们不得不办。心疼啊,我们公安再严格,再缜密,奈何不了这些缺乏监管更缺乏良心的卫生部门。一想到不知道有多少孩子
ysong 发表于 2015-3-24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才能杜绝买家呢。。。。。建议把所有流浪的,乞讨的,被拐的,被遗弃的都收集采血,录入DNA数据库,让更多人找到亲生父母,要让买家知道买孩子不容易善后,加大惩罚力度,仅仅是拘留几天估计没人会怕!可是dna数据库也有漏洞吧,买家都学精了,不给孩子上户口了, 那亲生父母一辈子也无法跟孩子在数据库里重逢了!人贩子不过是市场需求之下滋生出的社会毒瘤,要从根部斩草除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GMT+8, 2017-2-25 01:17 , Processed in 0.228016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