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搜索
查看: 25017|回复: 13

[一般新闻] 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当选《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事迹及颁奖词

  [复制链接]
河北悠闲 发表于 2016-2-15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当选《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事迹及颁奖词




    “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宝贝回家,路有多长?茫茫暗夜,你们用父母之爱,把灯火点亮。三千个日夜奔忙,一千个家庭团聚,你们连缀起星星点点的爱,织起一张网,网住希望,网住善良。”
    这是2016年2月14日,《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颁奖盛典视频:来自通化的大爱夫妇张宝艳、秦艳友发布的颁奖词。这一刻,他们与屠呦呦、阎肃、郎平、官东等10位人物以及抗战老兵、爱国侨胞这一群体,共同书写了2015中国人的年度精神史诗,感动了中国,感动了你我。短短几行文字,浸透苦辣酸甜,浓缩了为人父母的夫妇二人近十载“一网情深”的寻子征程——不是为了自家,而是为了天下所有苦苦找寻丢失亲骨肉的父亲母亲。
  1389,这是随机选取的,2016年2月2日这个时间节点,“宝贝回家”寻子网累计收获的成功案例;数字与日俱增,它意味着,经由“宝贝回家”的大爱护航,越来越多被拐、走失、流浪儿童与家人团聚,那些曾经伤痕累累的家庭随之走出阴霾,重见阳光。








张宝艳 秦艳友
  创办公益网站,寻子信息共享,助力“宝贝”回家
  主人公心声:“孩子是家里的小 太阳 ,有孩子才有阳光和欢乐。想想那些丢了孩子的家长,日子是怎样的煎熬?建个网站,就算只能找到一个孩子,就没白办。”
  春节前夕,位于通化市和平路685号的“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张宝艳、秦艳友正与7名网站专职管理人员一起忙碌着,上网沟通、电话联络、录入比对登记信息,键盘敲击声、电话声不绝于耳。张宝艳说:“对于丢孩子家长来说,最难挨的日子就是年节,别人在过节,他们在 过关 啊!”
  失子之痛,张宝艳感同身受。这也是“宝贝回家”寻子网诞生的缘由。
  时间回溯到1992年,张宝艳看到一篇揭露拐卖儿童罪恶的报道,令人触目惊心!没想到几天后,4岁的儿子随姥姥逛商场时竟意外走失了!“当时感觉五雷轰顶,天都要塌了!”张宝艳回忆,“幸好3个小时后,孩子找到了。不然我们真不能活了。”事后,如获重生的张宝艳开始关注失踪儿童的信息,并经常为寻子家长提供安慰与帮助。
  张宝艳发现,很多家长的寻子渠道非常匮乏:要么贴寻人启事,要么全国到处跑,还有的家长组成互助联盟,带上孩子的资料一起寻子。面对茫茫人海,想找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很多家庭为了寻子花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有的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张宝艳对此痛心疾首、夜不能寐。她和丈夫秦艳友商量:能不能建一个网站,把有价值的信息共享,利用网络来寻找被拐儿童?秦艳友在通化师范学院网络信息中心工作,对网站建设并不陌生,夫妻俩一拍即合。
  2007年4月30日,经过多方努力,张宝艳、秦艳友自费创办的“宝贝回家寻子网”正式开通,这是国内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面对被拐、流浪乞讨儿童的公益寻子网站。秦艳友负责技术,张宝艳负责信息,网站主要栏目是“家寻宝贝”和“宝贝寻家”,设立24小时线索举报热线。他们从网上、报纸上找信息,去街头寻找、打探、拍照,再把资料整理后传到网上。
  为了全身心投入寻子网管理,张宝艳毅然辞去典当行经理的职务,成了一名全职志愿者。她每天早上六七点钟上线,维护网站内容,搜集发布求助信息。每天接打电话的时间就有好几个小时,每个月的电话费从四五百元到一两千元。很多熟人不理解他们,连一些受害家长开始也不相信公益寻子。夫妇俩虽然感觉有些“吃不消”,但还是咬牙坚持。一天凌晨两点多,张宝艳接到一个丢失孩子父亲的电话,他痛哭不止,说自己不能当着父母和妻子的面哭,只能一个人偷着哭。张宝艳说,如果那天不接他的电话,他很可能就会从楼上跳下去。面对这位痛苦的父亲,张宝艳、秦艳友更加坚定了办好网站、寻子打拐的决心。
  苦心人,天不负。2007年6月21日,内蒙古警察职业学院的学生志愿者在呼和浩特公园发现一位老人领着一个孩子乞讨,形迹可疑,上前询问,老人神色慌张。志愿者马上联系了“宝贝回家”,并将他们带往派出所。经查,男孩名叫张东,8岁,是甘肃民勤县人,十几天前被老人拐骗出来乞讨。随后,内蒙古警方将男孩送回家中。初次告捷,张宝艳夫妇喜极而泣,信心大增。
  紧接着,“宝贝回家”相继又找到被拐的孩子云飞、李圆开、张仕林、莫金昌……
  “梦”是“宝贝回家”一位专职网管,她说:“在这里工作太有意义了。我们站长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寻亲上,成功的案例越来越多。每看到一个家庭团聚,都感动得想哭,能看到寻亲人一生中少了遗憾,挺有成就感。”
  随着一个个被拐孩子回到父母怀抱,“宝贝回家”声名鹊起,社会各界给予网站的支持和关注越来越多。公安部提供了1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支付房租、购买设备,通化市委市政府帮助解决了办公场所、车辆和5个公益岗位,爱心企业和个人主动上门赞助……
  “宝贝回家”则一直恪守初衷:无论成功与否,不花寻亲者一分钱,各项相关收支在网站上公示。
  网络+志愿,民间+警方,建“绿色通道”,布天罗地网
  主人公心声:“志愿者是 宝贝回家 最重要的力量;警民合作,搭建 绿色通道 ,创造寻子奇迹,一年找到一个,一个月找到一个,一星期找到一个,一天找到一个。”
  2008年1月18日,张宝艳在通化市民政局注册了“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专门救助被拐与流浪乞讨儿童。
  从最初只有三四名志愿者,到现在志愿者队伍达到17万多人,“宝贝回家”利用志愿者遍布全国各地的优势,核实收集信息,反馈案件线索,并以QQ群为交流平台,管理规模庞大的志愿者团队。网站除了30多个各省市志愿者联络群外,还按寻人需要,分成100多个工作群,各项寻亲及救助工作都能有序高效地运行。
  基于寻亲的多方合作不断拓展。宝贝回家栏目和国内多家知名网站建立联系发布寻亲信息,和多地政府机构、媒体栏目、公益群团合作开展寻亲活动。央视大型寻亲栏目《等着我》在“宝贝回家”设立了通化工作站,已经联手帮助了几百个寻亲人。长春工作站也于不久前成立。
  最让张宝艳自豪的,是公安打拐部门与“宝贝回家”建立的合作打拐机制和“绿色打拐通道”,公安部门还给志愿者提供专业培训。公安部打拐办也经常听取志愿者们对打拐工作的意见建议,张宝艳提出的“建立打拐DNA数据库的建议”,被公安部采纳。全国DNA数据库为侦破案件、帮被拐儿童准确找到亲人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警民联手,布下了寻亲打拐的天罗地网。
  1995年11月28日,3岁的万双健与5岁的姐姐万艳同时在广东被拐,家人悲恸欲绝,父亲化血泪为诗:“呼天唤地欲西去,高堂幼仔托付谁?” 2015年4月,张宝艳与家长交谈时,得知被拐的万双健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她突然灵光一现:能不能通过公安部门人脸识别系统,用兄弟的照片来找出万双健?她当即与公安部门协调。警方从户籍系统中成功搜索出身在广东的万双健!双胞胎兄弟20年后再相聚,老父亲热泪长流。
  2009年1月26日,四川的王启浩和山东的岳随民,做梦也不会想到,分别27年的父子,会在大年初一相见。岳随民5岁时被拐,20多年他时刻都在渴望回家。2008年11月,小岳向“宝贝回家”寻子网求助。几个月后就是春节,湖北的志愿者“笑语盈盈”大年初一仍然在网上进行着资料比对,她突然发现有一份寻子资料与小岳相似,经过认真的核实比对,确定属实后,她分别告知寻子家长王启浩和小岳。当天,两人通过视频相认。4天后,岳随民带着妻儿回到四川老家,全家人照了第一张全家福。
  这是一组令人惊叹的数字,从2012年开始,“宝贝回家”大约每两天找到一个被拐孩子,每年找到200多个,持续3年。2015年,更是一年找回405个孩子。
  “宝贝回家”志愿者的“最快寻亲纪录”,由早期的3小时缩短到1小时,直至以分钟计。网友小梅被誉为火眼金睛的“神探”,她完成了90余个寻亲任务。2011年9月18日,小梅所在的QQ群接到这样一条信息:寻找1998年在广东省从化市失踪的杨婷婷。小梅立刻想起2009年登记过的一份“宝贝寻家”资料,马上联系了寻亲家长。证据表明,资料的主人正是家长要找的孩子。这次寻亲,从收到信息至反馈信息,前后花了不到1分钟。
  每一个成功案例,都凝聚着“宝贝回家”众多志愿者的心血、汗水、责任感和集体智慧。
  与时间抢跑,盼万家团聚,愿“天下无拐”
  主人公心声:“我们并不希望网站越办越大,而是希望登记的信息越来越少,直到有一天万家团聚, 天下无拐 。”
  “宝贝回家”做公益没有间隔点,随时随地接受求助。作为“宝贝回家”的掌舵人,也是付出心血最多的“大姐”,张宝艳特别忙,一年365天不休息,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因为一年中有大部分的时间在路上,为此她练就了超强的“睡功”,只要不上网,抽空就能睡着觉。已经54岁的她,驾驭着爱心网络专列加速向前,宣传、协调、寻亲、打拐,每天处理大量相关事务,经常“开夜车”,志愿者们总要“监督”她注意身体。因过度劳累,她患上了高血压和严重的颈椎病。秦艳友看在眼里,很是心疼,无奈的他只能尽力多分担一些。
  寻子路上,张宝艳在与时间抢跑,与生命赛跑。她60多次南下北上,奔赴解救孩子第一现场,历经过很多撕心裂肺、阖家团聚的时刻。她心急如火,“咱们得加油了,有的被拐儿童父母不在了,有的连寻家的孩子都等不及了。”
  二娃就是其中之一。2016年1月3日,罹患肺癌的二娃永远闭上了双眼。1982年出生、6岁时被拐卖的他,终其一生没能再见到日思夜想的父母。在二娃生病期间,“宝贝回家”志愿者们给予他亲人般的关怀,并帮他料理了后事。当天,张宝艳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二娃,你是 宝贝回家 的孩子,我们永远是你的亲人。”
  1982年,7岁的罗长美随母亲探父途中与母亲失散,20多年后,志愿者根据她记忆中家人的姓名、被拐路线,经过分析和走访,找到了她的家人,此时,父亲遭受打击病故,母亲患上精神病。女儿回来的瞬间,母亲清醒了,她拉着女儿的手跑到山上丈夫的坟前大呼:“美美回来了!”
  1990年,4岁的四川男孩周雪刚在家门口被拐,被人贩子以800元的价格卖给河北邯郸一农户。买主怕他逃跑,不让他读书识字。刚满6岁,就让他在荒山上放羊,直到13岁进城打工。20年后,通过“宝贝回家”,周雪刚找到了亲生爹娘。回家后方知,在他被拐的那些年,父母痛不欲生,四处找寻。
  张宝艳说:“其实找到1300多个孩子不是 宝贝回家 的最大亮点,隐形的社会效应在于普及了打拐知识,营造了打拐氛围,使社会上拐卖犯罪得到遏制,更多孩子避免丢失的伤害,更多家庭少了骨肉分离的痛苦。”
  随着公安机关始终保持对拐卖儿童妇女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拐卖儿童案件的发案率在不断下降,破案率和解救率在显著提升。“宝贝回家”网站的信息统计也是一张全国打拐形势的晴雨表,过去找到孩子的速度远没有登记丢失的速度快,2014年以来,情况得以逆转,找到孩子的速度反超登记丢失的速度。
  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秦艳友说:“如果每个人每个家庭关爱别人都像关爱自己家人一样,就不会有儿童拐卖、家庭离散的惨剧发生了。”张宝艳也说,“虽然我的孩子已平安长大,但是未来我们还有下一代,他们都需要一个平安环境,我们今天做的,既为别人,也为自己。”
  为“宝贝回家”倾注满腔心血的张宝艳,先后获得了“12.4十年法治人物”、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吉林省道德模范等荣誉称号。
  尽管“战功赦赦”,张宝艳仍然只争朝夕,她说,和那些找到孩子的少数幸运家庭相比,还有更多的寻子父母和被拐孩子经受着煎熬,在“宝贝回家”登记的求助信息还有4万多条,期待着人们的帮助。(文中被拐儿童均为化名)(记者 韩雪洁)

http://www.mnw.cn/news/shehui/1103252.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战士 发表于 2016-2-15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吉林省张宝艳秦艳友夫妇获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
  一个志愿者就是一把泥土,
  但我们存在的意义,
  不是被淹没,而是与无数把泥土聚集在一起,成就一座山峰、一条山脉、一片群峰。
  这样的山峰,可以改变风的走向,可以决定水的流速。这风,就是社会风气,这水,就是文明进程……
  但我们存在的意义,
  不是被淹没,
  而是与无数把泥土聚集在一起,
  成就一座山峰、一条山脉、一片群峰。
  这样的山峰,可以改变风的走向,可以决定水的流速。
  这风,就是社会风气,这水,就是文明进程……
  2月14日,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来自吉林通化的大爱夫妇张宝艳、秦艳友,与屠呦呦、阎肃、郎平、官东等10位人物以及抗战老兵、爱国侨胞这一群体,共同荣获“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
  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吉林省通化市人,2007年4月30日,自费创办的“宝贝回家寻子网”,先后荣获“中国影响力100人”、“全国首届网媒感动中国人物”、“中国十大法治人物”等殊荣。
  “儿子你知道我日夜在等你盼你想你吗,你十多年在外一切可好?我心在泣血你可知?但愿上天仁慈,我们一家相聚的日子能早日到来,在外一定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在宝贝回家网站上,这样声声血、字字泪的呼唤有很多很多,留下这些字句的,都是被拐孩子的父母,从孩子被拐的那一刻起,他们就踏上了一条不知终点在何处的找寻之路,而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创办的宝贝回家网站,提供给他们的,不仅是一个情感发泄的通道,信息交流的平台,更是一盏照亮被拐宝贝回家之路的明灯。
  1月29日,记者来到位于吉林省通化市和平路685号的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虽然不过8点,小小的一间办公室里已经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打电话核实情况,看群里的案例分析,刷新全国救助寻亲网上的信息……
  “我和丈夫做宝贝回家网的初衷很简单,就是希望帮助被拐的孩子回家。”衣着朴素留着短发的张宝艳说出的话和她的人一样,朴实无华却干脆利落。“我们当初想的是,只要能找到一个孩子,网站就没白办。后来,目标水涨船高,一年找到一个,一月找到一个,一星期找到一个,一天找到一个。现在已经有1384个孩子通过我们宝贝回家找到了家。”负责网站技术工作的秦艳友说,虽然现在网站规模大了,志愿者多达17万人,但他和妻子最大的心愿却是网站能够早日关闭,“到那个时候,就是丢的孩子都找到了,没有新丢的孩子了,天下无拐了。”
  一场虚惊 成就全国第一家公益寻子网站诞生
  “我们也是普通人,普通人做点普通的事。”“给孩子创建安全的成长环境,是所有志愿者的最大愿望。”
  “1992年,我儿子四岁,有一天,他跟姥姥逛街的时候走散了,我知道消息的时候,心里就一个念头,孩子是不是被拐了?如果孩子找不到,那我也不活了。”说起创建宝贝回家网站的初衷,张宝艳说,那次儿子短暂的走散,给她和丈夫留下了太深的记忆,秦艳友就以这段经历写了一个剧本,在写的过程中,他们开始接触到现实生活中那些被拐儿童的家长。“他们找孩子的方法就是印寻人启事,有的人家花了五六十万,在街上贴了又贴。”张宝艳说,还有一位家长曾无意中跟她说起,在找寻自己孩子的过程中,他找到了100多个被拐的孩子,但因为不知道怎么帮助这些孩子,只能不了了之。
  这些寻子故事对张宝艳、秦艳友夫妇触动极大,“我爱人就是搞网络的,我就和他商量,咱们能不能创办一个寻亲网站?把这些寻亲信息放在一起,这样,至少寻亲的人之间还能互相帮助。”张宝艳将自己的想法一说,秦艳友当时就同意了,与几个同事学生组成了一个网站创建小团队,就这样2007年4月30日,宝贝回家网正式开通,这是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面对被拐、流浪乞讨儿童的公益寻子网站。2008年1月18日,宝贝回家志愿者组织也在吉林省通化市民政局成功注册。
  寻亲的平台搭建起来了,怎么才能让大家知道和了解这个网站?“最开始,我们就是在网上、报纸上找那些寻人启事,可电话打过去,一说我们免费帮他们找孩子,家长们根本不相信,有情绪激动的家长甚至把我们当骗子。”张宝艳说,那时候,不只丢失孩子的父母不信任他们,就连身边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是在炒作,“每天宣传网站,被从QQ群里踢出来过,邮箱被封过……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张宝艳说,那时候她在一家典当行当经理,为了把这个网建起来,干脆辞了职。
  “我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天凌晨2点多,我接到一个失踪儿童父亲的电话。他在电话那边痛哭不止,说如果那天我不接他的电话,他很可能就会从楼上跳下去。”张宝艳说,这样的电话和来信,后来她接到了很多很多,这样的痛苦她感同身受,帮助他们的心愿,也越来越强烈。
  2007年6月24日,内蒙古志愿者郭俊发现一老一小在公园乞讨,老人说男孩是他的孙子,但神情慌张。郭俊及时与秦艳友进行了沟通,在第一时间找到警方。经查明,男孩是甘肃民勤县人,十几天前被乞丐老人拐骗出来乞讨的,内蒙古警方将被拐男孩送回甘肃。“消息传回来,我们心里有底了,”张宝艳说。
  就这样,从成功解救第一名被拐儿童开始,宝贝回家网站从每天数十人次、数百人次的浏览量,逐渐增加到上万人次,高峰时间甚至达到了5万人次。网站影响力越来越大,目前注册登记的志愿者人数达17万余人,网站与腾讯网合作建立的各类QQ群就有一百多个,有寻家宝贝群,有家寻宝贝群,有公安部工作群,有媒体群,每个省份也都有自己的寻亲群……
  集思广益 志愿者的努力让失散20年的母子再次团圆
  “我们就是搭建了一个平台,没有志愿者们的付出,仅靠我们两个人能做成什么事……”
  获评为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却说,这个荣誉不属于他们俩,这个荣誉属于网站所有的志愿者,“我们就是搭建了一个平台,没有志愿者们的付出,仅靠我们两个人能做成什么事?”秦艳友说,“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发现很多家长及寻亲的孩子都不会上网,所以当他们登记了寻亲资料后,都需要志愿者一对一地为他们进行寻亲指导及后期资料跟进。”特别是对寻亲的孩子来说,他们被拐走时年纪都很小,对家乡、父母的记忆很模糊。“我们登记的时候,会问寻家宝贝,你有什么特征,很多人都会说没有特征,其实头发有几个旋,是不是左撇子,身上有没有胎记或是痣,这些都是寻亲时候很重要的特征,我们的志愿者得启发他,反复询问。”张宝艳说,跟进志愿者会从气候、地理环境、家人姓名、成员、动植物、饮食习惯、方言等各方面启发寻亲孩子的记忆,缩小寻亲范围。
  在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里,记者也看到了张宝艳的一组秘密武器——建国以来的全国铁路旅客列车时刻表和部分省公路交通地图册,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途呢?
  “像是1990年,五岁的罗刚被拐走,2012年他在网站登记了自己的信息,凭着自己儿时的记忆,画出了家乡的地形图,”张宝艳说,因为20年间乡村变化很大,志愿者们特意从网上买来了1990年的交通地图,按照罗刚的记忆进行排查,经过180天的努力,终于帮他找到了家人。从志愿者拍摄的视频里能看到,罗刚回家的那天,村子里敲锣打鼓、鞭炮齐鸣,吃一碗妈妈煮的面,罗刚说,还是记忆中小时候的味道。“大家都很熟悉的电影《失孤》,里面井柏然饰演的曾帅,原型就是罗刚。”张宝艳说,没有志愿者集思广益,半年多的付出,仅凭一张记忆中的地形图,罗刚的寻亲之路还不知有多漫长。
  科技引路 帮助更多宝贝寻亲 让更多家庭团圆
  “一想到很多家长后半夜还守在网上,盼着下一条信息就是自己孩子的,就觉得这个网的责任很重。”
  在秦艳友眼中,妻子张宝艳是个和工作拼命的人,“自从网站建立后,她就基本都是凌晨一两点钟才睡,早晨五六点钟就起来了,无论走到哪儿,手机不能离,因为随时要关注寻亲的信息。缺觉让她在哪儿都能睡着,就这么说吧,我们一起出差坐飞机,飞机在跑道上加速她知道,因为那时候要关了手机,等到起飞她就睡着了。”秦艳友说,每天催张宝艳多休息一会,已经成了他的重要工作。
  2009年,张宝艳提出“建立打拐DNA数据库的建议”,被公安部采纳。全国DNA数据库为侦破案件、帮被拐儿童准确找到亲人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如今,在张宝艳的电脑上,点开“公安部工作群”,可以看到来自各地300余名打拐警察参与其中。张宝艳说:“公安打拐部门与‘宝贝回家’建立了绿色打拐通道。”
  2015年,“宝贝回家”又率先将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到寻亲领域。“我在网站上看到一位父亲写的诗,内容是思念被拐走的女儿艳艳和儿子健健,特别感人。”张宝艳说,通过交谈,这位写诗的父亲告诉她,被拐走的健健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张宝艳立刻联系了警方,将健健弟弟的照片放到了人脸识别系统中进行搜索,果然,在广东找出了一个相似度98%的孩子,DNA比对结果显示,通过人脸识别系统搜索出来的那个孩子就是1995年被拐的健健。
  随着一个个被拐孩子回到父母身边,社会各界给予宝贝回家网站的支持也越来越多。2009年,公安部提供了10万元经费用于支付房租、购买设备;通化市为“宝贝回家”解决了办公场所、车辆,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为网站设立了5个公益岗位;还有企业主动上门提供赞助。而张宝艳、秦艳友夫妇也一直恪守着宝贝回家网站成立之初便立下的死规矩,就是无论成功与否,都不收寻亲者的钱。各项相关收支都在网站上公示。
  “现在已经有1384个孩子通过我们宝贝回家找到了家,特别是2015年,宝贝回家登记失踪孩子892名,已找到405名,除去意外死亡、离家出走、恶意登记的,未找到的孩子为105名,找到孩子的速度反超登记丢失的速度。”张宝艳说,其实,从2009年4月份起公安部开展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的专项斗争,并规定儿童失踪报案即立案,且将操纵流浪乞讨儿童犯罪纳入打击的范围之后,拐卖儿童的情况已经得到了扼制,这从最近几年网站的发帖情况就能看出来,“现在我们处理的急件很少了,多数都是十几二十年前的积案。”
  张宝艳说,“其实找到1300多个孩子不是‘宝贝回家’的最大亮点,隐形的社会效应在于推动了公安部门打拐专项行动,普及了打拐知识,营造了打拐氛围,使社会上拐卖犯罪得到遏制,更多孩子避免丢失的伤害,更多家庭少了骨肉分离的痛苦。”
  在宝贝回家网站首页,有这样一组数字,时刻提醒着张宝艳、秦艳友夫妇,目前还有家寻宝贝23912人,宝贝寻家18895人,“觉得肩上的担子还是非常重,还有这么多人在寻找亲人,如果不抓紧时间,他们中很多人,可能再也见不到亲人的面了。”张宝艳说,他们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尽快帮助他们找到家和家人,能尽早实现天下无拐的梦想。
蝶恋花 发表于 2016-3-22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宝贝回家,路有多长?茫茫暗夜,你们用父母之爱,把灯火点亮。三千个日夜奔忙,一千个家庭团聚,你们连缀起星星点点的爱,织起一张网,网住希望,网住善良。”
为大姐大姐夫点赞!
寻找陈静 发表于 2016-4-11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无疆,为我们无私奉献的大哥大姐点赞,真的很伟大,帮助了那么多家庭。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重庆雨玹 发表于 2016-5-17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无疆!
青扬 发表于 2016-6-5 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姐姐和姐夫!!!
a551012 发表于 2016-6-25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谁可以帮我找下妈妈,10年前妈妈丢下我不知去向,我一直在外面流浪,如今20了 身份证户口都没有,谁可以帮帮我呀!不想在这样下去了
 楼主| 河北悠闲 发表于 2016-6-29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愿望是天下无拐”

张宝艳、秦艳友是吉林省通化市人,夫妻俩一个网名为“阳光”,另一个网名是“天使”,合力创办了全国最大公益性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9年的坚守,为1500多名被拐孩子照亮了回家的路。

谈到这些成功案例,张宝艳感慨地说:“看到被拐孩子与亲人相拥痛哭的一幕幕,我们一家人都非常欣慰。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愿意贡献一点力量,带动更多有爱心的志愿者,通过‘宝贝回家寻子网’,让被拐走的孩子都能重回家庭温暖的怀抱。”

不让失子家庭“单兵作战”

去年年底,一篇题为《约2002年出生2015年9月从广东省澄海市走失的淮青豹寻亲》的帖子出现在公益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寻子网”上。


帖子一经发布,“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根据各种有效线索,迅速确定了这名走失3个多月的流浪儿童的家乡所在地。帖子发出后不到20天,淮青豹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平安回到了家中。 这是“宝贝回家寻子网”微信公众号发布的一个真实案例。开办9年来,“宝贝回家寻子网”已经帮助超过1500名像淮青豹一样与家庭失散的人成功寻亲。 在这些成功寻亲的案例背后,是一对普通夫妇默默的坚守和无私付出。 张宝艳说,当初开办“宝贝回家”网站的想法,源于自己儿子在商场内一次短暂的走失经历,虽然儿子走失的时间不长,但让自己和丈夫痛苦不堪。 儿子“走失”后,夫妇两人开始关注被拐儿童,寻找有效的寻亲方法。2007年,秦艳友和张宝艳商量后,自费创办了“宝贝回家寻子网”,免费帮走失、被拐、被遗弃儿童寻找亲人,帮助流浪、乞讨、卖艺儿童回归正常生活。 起初,这个网站并不受人关注,还有人提出了质疑。但他们对此很坦然,说自己创建网站的目的很简单,只要通过网站找到一个孩子就算成功。当时的张宝艳是通化市一家银行的信贷科长,秦艳友则是一名大学教师,随着网站越做越大,张宝艳于2006年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专职负责“宝贝回家”。 网站运行之初,各种花销成本高,张宝艳、秦艳友把家里的积蓄全都用在了网站上。此外,他们还经常加班熬夜,守在电脑前等待随时可能传来的寻亲消息。为此,张宝艳的身体也经受了很大考验。 每天,张宝艳夫妇不仅要面对网站上不断增长的寻亲帖子,还要紧盯着250多个QQ群、讨论组滚动更新的消息,接听、回复随时打来的电话和发来的微信。 让人欣慰的是,张宝艳夫妇并不是自己在战斗。从第一位志愿者加入“宝贝回家”,到如今遍布全国各地的20万名志愿者,越来越多人加入了帮人寻亲的队伍。 从最初一个月找到一个孩子,到如今平均不到2天就有人寻亲成功,“宝贝回家”寻亲的成功率和效率也在不断提高。 在“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张宝艳、秦艳友夫妇和他们创建的“宝贝回家寻子网”的事迹让很多人潸然泪下。 让痛苦思念变成相拥的泪水 过年回家,即便经历春运大战,即便相聚的时刻很短暂,依然是中国人最珍视的人生时刻之一。然而,一年又一年,寻子家庭却在此刻经历着不一样的欢喜或悲伤。 除夕,张宝艳通常是挂在聊天软件上在线值班。她有153个工作群,100个讨论组。采访那天她刚登陆,一下子涌出200多条新信息。 张宝艳说:“咱们是过年,家长是过关。什么春节、元宵节、中秋节,或者孩子生日、孩子丢的那天,对于这些家长来说真的都是特别难过的一天。很多家长在春节那天都不关家门,希望奇迹出现:也许孩子突然推门进来了。” 春节为孩子留的门,是寻子家庭空落落的心。 秦艳友对记者说:“每逢春节,家长群里的聊天记录,我和宝艳都不敢看,看了难受。有时候不一定哪天哪个家长就上来了,说今天是我孩子生日,我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他有没有蛋糕吃。” 电影里的重聚场面无数次在夫妻二人头脑中闪现:孩子失而复得,母亲已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大哭;画面中,一位还没找到孩子的父亲,看着别人的团聚,笑了。 现实中,这些哭声,张宝艳听过一次又一次。“虽然找到超过1500个孩子,但我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成就感,你看看我们的网站,还有将近4万个家庭没有团圆。有时候,我们找到了一个孩子,高兴地把好消息发到群里,会有其他家长说‘我们的孩子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喜悦瞬间就被冲淡了。” 带动20万志愿者无私奉献 “宝贝回家寻子网”能取得如今的成绩,完全依靠志愿者们的无私奉献,目前志愿者已突破20万人,遍及全国各地。 志愿者是“宝贝回家”不可或缺的主力。张宝艳夫妇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加入志愿者团队,原则上来说,只要年满25岁、热心公益的人即可加入。张宝艳对有志之士也有如下建议:不要仅凭一腔热情加入,你需要放弃你的业余时间,并拥有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除了免费发布寻子信息的网络平台,“宝贝回家”还有一个利器,就是庞大的DNA数据库。 经过3年探索,张宝艳跟公安部门建立了合作关系,她提出建立“打击拐卖儿童DNA数据库”的建议得到公安部采纳。DNA数据库为侦破案件、帮被拐儿童准确找到亲人提供了有力技术支持,而且,采集是免费的。 此前,做一次采集需要数千元,因为没有联网,寻亲者每到一地,都需要重复采集。仅DNA数据库建设的推动,就为无数家庭节约了高昂的寻亲成本。截至2014年底,这一技术已帮助3555名被拐儿童找到亲生父母。 DNA数据库和“宝贝回家”庞大的数据库,也将成为今后大数据打拐的重要数据源。但目前打拐寻子的主要工作还是依靠打拐民警和志愿者最原始的奔波跋涉。为此,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专门开辟了一条民间与警方共同构筑的寻人绿色通道。 在依托网站自身运转的同时,夫妻二人还积极寻求与各大网站的合作,一旦发布寻人信息,各大网站都能及时帮助推送。

“为了让这些迷失的孩子,都能走上温暖的回家路,无论多苦多难,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张宝艳说。


http://finance.huanqiu.com/roll/2016-06/9097560.html

许丹 发表于 2016-7-5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无疆! 感谢姐姐和姐夫!
桂江清泉 发表于 2016-7-20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爱无疆,为我们无私奉献的大哥大姐点赞,真的很伟大,帮助了那么多家庭。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魏忠兰 发表于 2016-8-15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弟弟魏太平在1955年被河北旲桥人土领养 至今失去联系 请帮忙査找 谢谢热心人
chenlinca 发表于 2016-10-4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主人公夫妇的事迹我在电视上看过,他们帮了那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可能他们就是佛陀转世吧,受尽苦难帮他人渡河,但愿早日找到自己的宝贝,好人终有好报。

点评

呵呵,纠正一下,站长夫妇的孩子走失没多久就找回来了! 看原文: 失子之痛,张宝艳感同身受。这也是“宝贝回家”寻子网诞生的缘由。   时间回溯到1992年,张宝艳看到一篇揭露拐卖儿童罪恶的报道,令人触目惊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5 08:26
战士 发表于 2016-10-5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chenlinca 发表于 2016-10-4 11:31
主人公夫妇的事迹我在电视上看过,他们帮了那么多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可能他们就是佛陀转世 ...

呵呵,纠正一下,站长夫妇的孩子走失没多久就找回来了!
看原文:
失子之痛,张宝艳感同身受。这也是“宝贝回家”寻子网诞生的缘由。
  时间回溯到1992年,张宝艳看到一篇揭露拐卖儿童罪恶的报道,令人触目惊心!没想到几天后,4岁的儿子随姥姥逛商场时竟意外走失了!“当时感觉五雷轰顶,天都要塌了!”张宝艳回忆,“幸好3个小时后,孩子找到了。不然我们真不能活了。”事后,如获重生的张宝艳开始关注失踪儿童的信息,并经常为寻子家长提供安慰与帮助。
  张宝艳发现,很多家长的寻子渠道非常匮乏:要么贴寻人启事,要么全国到处跑,还有的家长组成互助联盟,带上孩子的资料一起寻子。面对茫茫人海,想找孩子无异于大海捞针。很多家庭为了寻子花费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有的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张宝艳对此痛心疾首、夜不能寐。她和丈夫秦艳友商量:能不能建一个网站,把有价值的信息共享,利用网络来寻找被拐儿童?秦艳友在通化师范学院网络信息中心工作,对网站建设并不陌生,夫妻俩一拍即合。

乔泽宇 发表于 2016-10-6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让我们这些痛失孩子的人,看到了一线希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GMT+8, 2017-1-20 15:43 , Processed in 0.283215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