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搜索
查看: 580|回复: 0

[调查探讨] 从"失孤"看打拐为何难 人贩子买家难获严惩

[复制链接]
战士 发表于 2016-11-26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拐为什么难?
庞大的买方市场一直存在

由刘德华、井柏然主演,于3月20日上映的《失孤》,素材来源于真实的社会事件。故事讲述1998 年两岁的儿子丢失后,雷泽宽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艰辛寻找,途中认识了四岁时被拐的修车小伙曾帅,两人在寻亲之路上建立了父子般的情谊。去年国庆档期,同样改编自真实事件的《亲爱的》,曾引爆一轮全民热议打拐潮,如今该话题尚未冷却,《失孤》又将它新一轮加温。

按照官方的说法,中国每年约有一万名被拐卖的儿童。根据第三方机构的估计,则达到7万人之多。不论哪个数据为实,这些丢失的孩子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回到父母身边。骨肉分离,是多少父母终生萦绕心头、无法言说和抹除的彻骨之痛。今天,我们就聚焦这两部热门电影背后共同的现实,关注打拐这个全民关心的话题。

相比其他形式的犯罪,拐卖大多数没有犯罪现场,线索比较少,很容易形成积案。从不少案例可以发现,人口流动性强、人际关系疏远的大城市,往往是拐卖儿童案件的多发地。而对孩子有需求的,通常是偏远的山区。孩子一经被拐,会在短时间迅速转移到外省,地理上的跨度为公安机关办案增加了难度。

根据警方数据,绝大多数丢失儿童的年龄在10岁以下,其中3-6岁的达到总数的7成。因为孩子年纪小,容易被控制,记忆比较模糊,也利于在新家庭重新培养感情,是买卖双方都乐于成交的对象。时下通讯发达,打拐形势吃紧,人贩子也在升级作案手段,过去是先把孩子拐到手,再寻找买主,这期间很容易暴露,现在则是先找到买家,再根据其要求物色孩子,一旦得手,交易很快就能完成,更加高效隐蔽。

多年来,庞大的买方市场一直存在。随着中国贫富差距的加大,加上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依然成风,拐骗儿童、偷窃婴儿的案例非但没有得到遏制,还有愈演愈烈之势。买孩子的家庭,很多是没有男孩,或是不能生育的。在农村,有儿子的家庭才能不受欺负,传承下去,村民出于家族兴旺、地方保护等考虑,往往出现全村人都知道某户人家买了孩子,可没人举报,还阻碍警方查案的局面。

许多偏远地区的村民法律意识单薄,愚昧无知,根本不觉得花钱买孩子是犯法的。曾经出现孩子被解救后,买家认为自己是替代抚养了孩子,堂而皇之向亲生父母索要补偿费。买家如此,连很多人贩子也觉得这是正当行业,有的人贩子还荒唐地认为自己是在帮忙。如今在网上有各种帮拐卖孩子洗白身份的中介,钻了有关部门对出生证明的管理的漏洞,经过他们的处理,拐来的孩子就可以顺理成章去公安部门上户口。

根据心理学知识,孩子的认知能力要到6岁后才逐渐发展成型,对人和事能有清晰的记忆和定位,3岁之前的记忆更多是一种感觉和氛围。如果被拐时年纪太小,就会像《亲爱的》里小田鹏一样,把养母认为母亲,把解救当成了被拐,不愿与亲生父母相认。在很多解救孩子的现场,买方真的把孩子当作亲骨肉,抱着哭成一团,在孩子的衣兜里缝上住址、联系方式等信息,希望孩子将来回去找他们。

中国的网络打拐第一人邓飞指出,现在打拐的最大困难在于,即使孩子找到了,很多买方家庭并没有虐待孩子,相反在与孩子的相处中产生了真感情,导致社会舆论对买孩子的人宽容甚至同情。一直到去年,法律才能对买家追究刑事责任,在此之前,甚至无法对买孩子的人予以处罚。


孩子都是如何得救的?
最主要的是依靠公安机关解救

从数据来看,丢失的孩子大多只能通过两种途径回家,最主要的是依靠公安机关解救。2000年,江苏的徐氏夫妇丢失孩子后,经当地警方获取了DNA,2014年5月9日,顺德区公安局发现一名福建男子的DN A与徐某夫妇吻合,果然林某正是当年被拐的儿子小腾。西安的小燕琳走失后,父母找遍整个西安城也毫无结果,后来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原来孩子被送入了福利院,在别人收养时经过DNA检验确定了身份。

另一种团聚途径是等孩子长大了,自己找回老家。而像《亲爱的》那样,真正依靠父母亲自救回的,凤毛麟角。但尽管希望渺茫,还是有许多父母甘愿抛弃一切,追逐着细若游丝的希望。内江的兰明秀丢失孩子后,抱着寻人启事走遍码头、车站,写好求助信寄向她所知道的任何政府部门。只要听说哪里有人贩子,她就冒险前去,曾化装成人贩子的朋友打听消息,深夜趴在人贩子窗台前偷听。兰明秀还与许多丢失孩子的父母组成联盟,互相鼓励。

在台州打工的贵州人陈林冬和赵福敏夫妇也怀有同样的信念,孩子丢失后,他们每天开着破旧的面包车,装着寻子启事四处游荡,贴遍台州和邻近的义乌、金华,并打算前往邻省进一步寻找。他们提供线索的赏金从5万到10万一直提高到20万,20万是他们所有的积蓄,包括老家的家产和房子,只要孩子能找到,一家人牺牲一切无怨无悔。然而,令人心碎的事实是,尽管付出了巨大的辛劳和牺牲,兰明秀苦寻26年毫无结果,最后还是依靠公安机关才救回孩子,而陈林冬的孩子至今没有音信,父母仍在煎熬中度日。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媒体日益发达,许多充满爱心的志愿者涌现,成为打拐的一支生力军。除了上面提到的网络打拐第一人邓飞,吉林的张宝艳于2007年创建宝贝回家网,为寻子和寻亲的人免费发布消息,网站吸引了大量的志愿者,协助寻子者采血、比对信息、实地走访等。广州的打拐明星"仔仔"从2007年开始自费打拐,不但进行信息搜集,还亲身侦查、跟踪、"钓鱼",至今已配合公安机关解救了100多名被拐儿童。


失孤给他们带来的影响?
孩子父母家人心理折磨常人难以想象

《亲爱的》中丢失孩子的田文军以泪洗面,寝食难安,不辞辛劳奔走四方,以命相搏,甚至孩子找回后,留下了出门一定要背着他的后遗症。《失孤》中,雷泽宽的母亲弄丢孩子后,一直活的谨小慎微,生怕遭来怨恨,他的妻子也处处小心翼翼,一家人虽然活着,却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上述影片细节,都是非常现实的描述。失去孩子的父母,混杂悲痛、躁郁、悔恨、绝望、疯狂,如同生活在炼狱中,其心理折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据青少年心理学家李春漫分析,孩子被拐后,父母的反应会经历3个阶段:第一是应激期(几小时到几天),可能是强烈焦虑,也可能是麻木的;第二是痛苦期(几周到半年),这是最痛苦的阶段,悲伤、愤怒、焦虑、失望、思念……各种情绪交杂;第三是恢复期,此前的情绪仍然存在,但已经逐渐接受现实。《亲爱的》中田文军就是卡在第二阶段向第三阶段的过渡期,要不是一家团聚,他可能面临全面崩溃。而现实中,很多父母因过不了这一关而崩溃、自尽。

那些寻亲父母刚毅顽强的外表之下,是无法为人道的沉痛心伤。兰明秀坦言,寻子26年,儿子被拐这事她几乎不对任何人说起,但每次在地铁上看到和儿子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就会仰望天花板,努力不去看。丢孩子之前,陈林冬胃口很好,而现在吃饭只是煮点清汤、面条,放上一片菜叶就吃,意志消沉,形容消瘦。在佛山,因看管失误导致孩子走失的梁妈妈,选择用一种方法惩罚自己的失职:在橡胶厂里搬运每件30公斤重的橡胶,每天工作超过8个小时;她晚上经常失眠,伤心了又不敢哭出声,害怕吵醒正在睡觉的老公以及熟睡的女儿。


我们该如何防拐、打拐?
法律严惩人贩子和买家

如果你是孩子的父母,尽量让孩子穿色彩鲜艳、容易辨别的服装,有条件的可携带手机,外出时不要让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增强孩子的应变能力,从小让他们记住家庭住址、父母的电话;教会他们紧急情况拨打110,有机会就向警察或穿制服的人求助;还可以设立沟通喑号、密码等。

从警方侦破的案件情况看,拐卖儿童案件高发地段为车站、广场、商场、集市等人员密集区域,带孩子去往这些场所时要格外小心。另外,《亲爱的》关于"孩子失踪后24小时不立案"的描述是错误的,一旦发现孩子丢失,要第一时间电话报警,同时发动亲友从失踪地点向周边发散性寻找,并安排人员在失踪地点守候。

如今,我国执法部门在在打拐技术上有了很大提升。从2007年开始,公安部联合工信部发起"天网工程",在全国各个城市的高危场所安装监控,采集各类信息,《亲爱的》中,正是火车站监控提供了小田鹏行踪的一丝线索。在2009年,公安部已建立了全国打拐DNA信息库,丢了孩子的父母都可以把血样采集检测入库,费用由公安机关承担。截至2015年2月,通过这个数据库找到亲人的被拐儿童已 有 3508名。

有政协委员关注打拐问题,提交为新生儿建立脐带血、指纹和DNA库的提案。对此,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回应道,2岁之前的新生儿,指纹不稳定,提取之后难以比对,只要孩子被拐,立即采集DNA,跟广泛的采集效果是一样的。因此对所有孩子进行指纹和DNA的采集,目前暂时没有必要。

陈士渠还曾呼吁对于罪行严重的人贩子应该判处死刑,这一观点也在网友中引起热议。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在某网站进行的一项调查中,有近7成网友对此表示支持,认为人贩子造成丢失孩子的家庭家破人亡,如今对人贩子处理过轻,是造成人贩子犯罪行为仍旧猖獗的重要原因。

此外,一些嗅觉敏锐的商家,也借助先进的数码技术,开发出包含卫星定位、警报系统的儿童安全防护设备,协助父母们更好地监管孩子。目前这些产品还不够普及,效果有待市场检验。相信此类产品成熟以后,将成为抵御人贩子的魔爪伸向孩子的一道有力屏障。


国外如何打拐?
各国政府各有妙招民间力量很重要

绑架、拐卖儿童是一个全世界广泛存在的问题。在美国,每天有2000多起儿童失踪报告,其中97.7%的失踪儿童能和父母团聚。美国国会在1982年就通过了《少年儿童失踪法》,一旦儿童遭到诱拐或绑架,联邦调查局会立即介入,美国还设有"全国失踪与受虐儿童服务中心",搜救失踪儿童的民间力量也很强大。

英国儿童拯救报警系统和美国相似,一旦18岁以下的儿童失踪,警报马上传到电台、电视台及各类媒体。法国、德国、比利时、希腊都有类似系统。2008年4月,欧盟建立了泛欧洲的"儿童绑架信息热线",已有11万使用者,创办者是一位失踪儿童的父母。

印度每年会定期发布"儿童失踪警戒",散播失踪儿童的照片和数据。目前,该活动已拥有32万捐款人。

南非失踪人口局在2001年与美国冠群电脑公司合作建立了南非失踪儿童网站。据警方宣称,他们寻获失踪儿童的成功率可达八成。

泰国政府于1999年6月决定,将每年11月定为"停止对妇女儿童实施暴力"月,针对得到救助后的妇女儿童进行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治疗,为妇女儿童提供学习和工作机会,同时成立专门的基金会为救助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和弱势群体民众提供帮助。

http://ent.163.com/special/shigu/?_pc=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GMT+8, 2017-2-23 02:04 , Processed in 0.21330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