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搜索
查看: 2054|回复: 12

(第1787例)DNA,打开生命记忆的钥匙——罗光才回家

[复制链接]
山东燕儿 发表于 2017-1-10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贵阳依依 于 2017-1-13 19:08 编辑

DNA,打开生命记忆的钥匙


——罗光才回家

编 辑:流浪天涯、王 涛       整 理:燕 儿


      时至今日,已经被拐离家近二十五年的小娄都牢牢地记住自己被拐前的名字是娄恭彩,父亲叫娄恭会,母亲叫宗黛英。尽管不确定这几个人名是否准确,但从被拐之后的每天晚上,他都要默念着这些名字入睡,他害怕自己会忘记,而名字就是他找家的希望也是他在孤单的夜晚温暖的慰藉。刚到养家那些年,小娄常常回忆被拐前的那些事,他想要记起自己的爸爸妈妈,想起自己的家在什么地方,他甚至用头去撞墙壁,但能回忆起的始终都是零碎的片段,他记得被拐那天是和爷爷赶集,遇到陌生女人带自己去买东西,就被这人领着坐火车、汽车、摩托车,从此远离了家乡、亲人。印象中,妈妈曾用竹子编的背篓背着他,家门口垫脚的石头能砸饼,看到过家人养蜂蜜,家乡下雪的时候会拿雪去火炉边烤等等。

      这些零星的记忆和妈妈的背影反复出现在每一个午夜的梦中,残存着家的温暖也伴随着离开亲人无奈挣扎和害怕。时间越来越久,留在小娄心底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他甚至无法确定这些事情是否是真实存在。他曾打听到经莆田中转的人贩子住址,听说此人几年前被警方抓获。很多次,他鼓起勇气想去人贩子家打听身世,却临阵退缩,他害怕重提被拐的伤心童年,他尝试放下这段往事等到自己有能力的一天再去寻找亲人。

       2015年6月,小娄听从朋友意见到宝贝回家网站登记寻亲,志愿者王涛跟进任务并发帖。因顾虑养家感受并且有些记忆太模糊,小娄不敢贸然提供寻亲信息。小娄告诉王涛,自己是被拐孩子,离家时大概5-6岁,由于被拐前记忆不多,他不记得自己当年是怎么被人拐到福建莆田养家,只记得到养家不久过的端午节,隐隐约约只记得家里有父母还有哥哥姐姐,当时自己是最小的一个,但对于这一点,小娄也不敢确定。
       约1988年出生1992年端午前被拐卖至福建莆田的娄恭彩寻亲128039

        仅凭这这些寻亲信息想在茫茫人海中寻亲无异于大海捞针。王涛与寻亲人小娄反复沟通后,一方面让小娄继续回忆、打听身世来历,一方面整理发帖,同时与四川省厅打拐处蒋处长联系,将小娄寻亲一事告知,蒋处长立刻决定接收小娄的血样入库。发帖后,王涛在各个网站搜索,期望能找到符合的家寻贴,但输入端午等关键词后没有查到高度符合的。

      一年多的寻亲路,王涛始终陪伴着小娄,细心地挖掘小娄的回忆,倾听他的故事并认真记录,小娄也慢慢打开心扉,将自己所能记得的故事全都说给王涛听。小娄由于多种原因未能采集血样,在王涛多次督促和下调下,小娄于2016年3月采集血样,7月,在蒋处长的帮助与督促下,小娄血样顺利入库。

       而此时,网站的其他志愿者也在也依然努力帮助每一个寻亲人,陪伴在每一个孩子回家的路上,贡献自己的温暖。每一个志愿者都深切的感受到父母和孩子之间伟大的爱,彼此永远相牵挂。 2016年8月,志愿者流浪天涯接到罗光才亲人的寻亲登记信息。加入宝贝回家一年了,这是他接到的第32个寻亲任务,宝贝回家志愿者已经遍布全国各地,可是依然有那么多漂泊的孩子,等待的父母等着帮助,作为万千志愿者中的一员,流浪天涯一直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每一个家庭。

      像往常一样,他在接到任务后第一时间便联系了寻亲人。登记罗光才信息的是表哥,他帮助寻子多年的姨妈登记了信息。但是表哥对罗光才的失踪信息没有太多的了解,于是流浪天涯又尝试联系罗光才的大姐,仔细询问了孩子失踪情况及孩子特征,以及对罗光才可能拥有的记忆做了进一步的收集。
      寻找1987年出生1993年失踪贵州省遵义市鸭溪镇上  罗光才210103

      帖子发出去不久,家寻汤伟欣便给流浪天涯发来一组照片对比,细心的汤伟欣用红色标注了2个极其相似的五官和伤疤。流浪天涯惊喜地看到对比照片,心情也跟着激动起来,于是立即和汤伟欣进行原帖编号为154697寻亲人的对比。除了五官,伤疤太相似,和爷爷赶集时失踪。汤伟欣建议流浪天涯立即联系寻亲人父母进行血样对比,第二天流浪天涯便联系上了罗光才的大姐,让她带上父母去采血。但是父亲远在江苏打工,无法赶回家中,甘霖了解案例后建议父母各自采血后邮寄到深圳。罗光才的父母寻子心切,时隔三天后罗光才大姐告诉流浪天涯父母的血样已经寄出去了,他一直悬着的心也慢慢的安稳了下来,安心地现等待DNA结果。

      2016年11月中旬,若邻郎发信息告诉流浪天涯罗光才DNA比中了,听见这个好消息,流浪天涯心情又一次随之激动,但是比中的并不是他们之前对比的帖子,而是也在一直在寻找亲生父母的娄恭彩,与此同时,四川省厅胡警官也通知王涛,小娄DNA比中了罗光才父母。

      事情到此就一切明了,也解开了小娄的身世,原来娄恭彩就是罗光才,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于农历1993年5月21日失踪。失踪当日父母一早出门上班,留下11岁的大姐照顾兄弟姐妹们。当天是鸭溪镇赶集的日子,爷爷背着背篼赶集路过罗光才家门口,他就跟着爷爷去赶集,大姐没有阻拦弟弟。下午父母下班回家没有看见罗光才才得知罗和爷爷赶集一事。可是爷爷告诉父母,孩子在镇上走丢了。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家人迅速组织亲朋好友到镇上寻找,可整个镇被找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报警后也没能获取到任何线索。从此以后的23年的时间,罗光才都与家人分隔两地。

      骨肉亲情是冥冥之中的一根看不见的线,线的两端分别牵着翘首期待的父母,一段牵着飞的再远也要回家的孩子。这根线绵延不断,也坚韧如磐,贯穿人生。那些期待的眼神,追寻着孩子的脚步。在孩子的记忆中,始终抹不去的是父母的背影啊。而生命的记忆的门锁上,DNA拥有着永远改变不了的那把钥匙。

编后记:  
      宝贝回家的每个成功案例都是全体志愿者以及各界爱心人士的功劳,是大家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结果,我们在这里,向每一位参与案例的志愿者致敬。许多志愿者默默无闻的做了许多工作,而在案例编写过程中,因编辑无法亲身参与案例,而案例编写时间的要求相对紧迫,难免会对案例细节或参与志愿者有所遗漏。为进一步完善总结的内容,确保案例总结能够真实还原寻找过程,如发现有遗漏或偏差,欢迎了解和参与案例的志愿者随时提出修改意见。案例总结如有不妥,可随时与案例编辑或网站管理暖(732951903)或者依依(539683555)联系,我们将随时修改。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山东燕儿 发表于 2017-1-10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贵阳依依 于 2017-1-10 15:01 编辑

案例分析:

1、标  题:DNA,打开生命记忆的钥匙——罗光才回家

2、链 接:
http://bbs.baobeihuijia.com/thread-359701-1-1.html

3、案例综述:1993年,6岁的罗光才和爷爷赶集时被陌生女子拐卖,从此家人一直寻找。罗光才父母在2016年8月到网站登记,流浪天涯对比出疑似案例并进行DNA确认,DNA未比中两个案例,但是在信息库中比中了娄恭彩。对自己有被拐记忆的娄恭彩渴望找寻自己的父母并已于2015年6月在网站登记寻亲并采集血样。

4、经验分析:出现高度疑似时,首先考虑的还是DNA,不管信息如何雷同,最终,DNA才是检验至亲骨肉的唯一标准。

 楼主| 山东燕儿 发表于 2017-1-10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山东燕儿 于 2017-1-10 14:33 编辑

家庭的召唤 儿子的呼喊
                                                                            —— 一个被拐寻家儿子的辛酸记忆


   我叫娄恭彩,男,来自于福建省莆田市,在19945月份的时候,我彻底失去了原本温馨的家庭,那一年,我大概5岁时被人贩子给拐卖了。记得孩童时代,小小心灵中的唯一记忆,就是想家,脑海里总是不断浮现母亲用背篓背着我的画面,对我来说,那不单单是一个背影,那是我唯一能记得起母亲的身影,也是我一生都无法抹去的心痛,那个身影无时无刻不在我脑海中闪现,如影随形,每一次闪现,都是温情中掺杂着绝望的痛。每当想起这一幕,我就会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角落哭泣,在每晚睡觉的夜里,我总要想着这些画面,默默的念着自己及父母的名字,才能慢慢入睡,因为我怕,我怕我忘记,怕自己一觉醒来,再也想不起这些画面,想不起自己叫什么名字,更怕这点记忆都会慢慢忘记,因为这是我找家唯一的记忆,唯一能让我想起家的温暖,体会到家的感觉,谁能理解一个被拐孩子那种刻骨的辛酸和无法言喻的痛楚。小时候为了能多记起点家里的事情,我就会拿后脑勺去拼命地磕墙壁,真希望能再想起些来,可是我当时真的太小了,无法承载那么多的记忆,我怎么也想不起。我总是憧憬着,真希望有一天,睁开双眼醒来,父母就站在我的床边,轻抚我的额头,对我露出慈爱的笑容,看到我记忆中的完整的家。

       记得当时被拐前,我是跟着爷爷去街上玩,路上爷爷遇见一个朋友,就跟她聊了起来,一会儿,那阿姨看着我就说带我去买点东西,就这样离开了爷爷身边,在爷爷不注意的时候人贩子就把我拐走了。那是的我太小了,只记得一直在坐车,不知道做了多久,等知道的时候是因为自己因晕车难受醒来的,后来还吐了一身。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又难受又害怕,又委屈又无助,我就哭,想要回家,人贩子不让我哭,就不停地打我,还拿刀子出来吓唬我,当时我很害怕不敢出声,只能自己憋着。换了几趟车后就被人贩子带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被关在房间里,在那我不敢哭,不敢说话,饿了也不敢叫,我很怕人贩子再过来打我拿刀吓唬我。好像过了几天,我就被买家带走了,当时买我的养家还有一个儿子,在我去没几天后他家儿子就出意外摔死了,养家觉得我不吉利就把我送回人贩子那里去了。在人贩子那里又待了几天,就被我现在的养家带走了,我记得那天应该是端午节,到养家后还吃了两个鸡蛋。

       每次回想起家,就会想起那些零碎的记忆,美好的画面。记得我家厨房门内那块石头翻过来有个槽,在槽里面可以砸饼;家里好像还有下雪,自己还出去捏雪球拿到火炉边玩;还有用叶子把蜻蜓包起来烤着吃;记得家里有七口人,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家里好像还有养蜜蜂。这些含糊的记忆,很多时候也会在梦里出现,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已经不敢确定这些画面是自己印象的家还是梦里的。当时我为了自己把名字记住,每天都要背好几遍,心里默默的念着娄恭彩、宗黛英、娄恭会。真怕会忘记,因为他是我找家的唯一希望,如果我忘了,这辈子我再也回不去了。

       有一次因为太想家,在等养家都睡着得时候,我一个人偷偷跑了出去,跑着跑着便没有了方向,天黑又很害怕不敢往前跑就往回走当时门被我关了进不去,困了只能在外面睡觉,后来他们就说我会梦游。在我大概读二年级的时候,养家有个邻女孩居,在快放暑假的那天,有两个陌生人来看她,那时我才知道他跟我一样也是被拐卖的,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但她比我幸运,她的父亲和姐姐来找她了,看到他们一家团聚抱在一起温馨的一幕,真希望自己也有那么一天,自己父母也能找到我,抱着我带我回家。有一次看电视,电影名字叫:《一个都不能少》,看到里面老师为了找她的学生,费劲了所有办法,后面就去电视台里面报道,寻求帮助,这一幕真希望能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父母在找我,这样我就知道他们在哪里,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了。

       每次想家自己都有一种辛酸和无奈又迫不及待的心情,很难有准确的语言表达。我想要找回自己的家,如果不是自己有新的家庭要撑着,小孩要抚养,自己会像失孤里的一样付出所有的时间、精力、漫长的行程去找我的家。希望在他们有生之年能找到我的亲生父母,哪怕只让我见一次,告诉他们不要再为我牵挂,担心,悲伤,难过。让他们在晚年里能过一个安逸的日子,自己也尽一下做儿子的责任,哪怕是一声问候,一个拥抱,对父母来说都是最大的精神支柱,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付出再多也值得。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我自己现在也成家了,也有子女,更加深切地体会到,儿女就是父母的命。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不管寻家的路途多么艰难困苦,也不管是否能寻回我真正的家,我一定不避艰苦,不留余力的寻找下去。我挚爱的父母,亲爱的家人,你听到儿子的呼喊了没有,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儿子要回家在你们膝下尽孝,儿子要回家圆我的手足情谊,我要找家,这是我的一生,我的内心深处永远无法抹去的愿望。
        丢过孩子的家庭,被拐卖过的孩子,每一种悲痛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对孩子的牵挂却和孩子渴望家庭温暖的心却是是同样的。丢失孩子的坚强期待与支离破碎并存,没有任何语言能够诠释这种心痛,那是一种彻骨的痛和无法企及的奢望,也是一种无法名状的渴望。

 楼主| 山东燕儿 发表于 2017-1-10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燕儿 发表于 2017-1-10 14:32
家庭的召唤 儿子的呼喊                                                                            — ...

  之前和朋友聊起来宝贝回家网站,我告诉朋友,那些不能回家的孩子经历了太多的心酸,那些等待的父母望眼欲穿。朋友反问我,那么多的拐卖儿童和走失儿童,你们能帮得了几个呢。我想,我们也许无法帮助每一个孩子,也无法将他们童年的阴影记忆抹去,但是,回家,回到父母的怀抱可以慰藉未来日子的遗憾。对于想要回家的孩子来说,这就是希望啊,就像小时候读的文章,那些孩子和父母就如同搁浅沙滩的小鱼,这一条小鱼在乎。
一个暴风雨后的早晨,我来到海边散步。我发现,在沙滩的浅水洼里,有许多被昨夜的暴风雨卷上岸来的小鱼。小鱼被困在浅水洼里,虽然大海近在咫尺,但是它们回不去了。被困的小鱼有几百条,几千条……用不了多久,浅水洼里的水就会被沙粒吸尽,被太阳蒸干,这些小鱼都会死去。
  我继续朝前走,忽然看见一个小男孩,在一个个小水洼旁,不停地捡起被困的小鱼,并用力把它们扔回大海。我停了下来,注视着小男孩,看他拯救小鱼的生命。
  终于,我忍不住走了过去:“孩子,这些水洼里有成百上千条小鱼,你救不过来的。”
  “我知道。”小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
  “哦?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谁在乎呢?”
  “这条小鱼在乎!”男孩儿一边回答,一边拾起一条小鱼扔进大海。
  “这条在乎,这条在乎,还有这一条,这一条,这一条……”

若邻郎 发表于 2017-1-10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流浪的涛哥联袂登场!
重庆青哥 发表于 2017-1-10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人民发来贺电!
广东燕子 发表于 2017-1-10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广东人民发来贺电!
神舟廿号 发表于 2017-1-10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山东燕儿 发表于 2017-1-10 14:32
家庭的召唤 儿子的呼喊                                                                            — ...

被拐寻家儿子的辛酸记忆,让人怎能不泪垂?

桂江清泉 发表于 2017-1-10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广西人民发来贺电!
秦耕 发表于 2017-1-11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的记忆的门锁上,DNA拥有着永远改变不了的那把钥匙。
贵阳念念 发表于 2017-1-14 09: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州人民发来贺电!
乌蒙小子 发表于 2017-1-17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乌蒙小子 发表于 2017-1-17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贵州金沙人民发来贺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GMT+8, 2017-2-28 04:30 , Processed in 0.300096 second(s), 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