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用新浪微博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搞定

搜索
查看: 67|回复: 0

[寻亲线索] 七旬老父独守恩施深山待儿归

[复制链接]
爱的供养 发表于 2017-2-9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文:七旬老父独守恩施深山待儿归
2017-02-09 02:57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楚天都市报讯图为:代小弟童年照片
图为:代绥成经常拿着儿子的照片坐在屋前发呆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黄士峰
在鄂渝交界处海拔1600米的深山里,70岁的代绥成独住在简陋的砖房内,默默地等待一个人。
那个人,是他的儿子代小弟。1998年农历八月,5岁的代小弟在家被人拐走,在外打工的代绥成4个月后回家过年,才得知此消息。
此后十载,代绥成走遍全国各地,打工寻儿未果,还受伤致脚趾残疾,只得回家。但是,寻儿的念头从未放弃。4年前,一个打进恩施市板桥镇政府的神秘电话,让代绥成再生一线希望。可惜,线索因故中断。
如今,代绥成的妻子和3个女儿居住在十堰、武汉等地,他却固执地留守老家,等待儿子归来。
中年得子五岁时却在家中被拐
代绥成的老家在恩施市板桥镇穿洞村大树组,位于鄂渝两地交界处,群山环绕,平均海拔1600多米,信息闭塞。
代绥成和妻子田世香结婚后,陆续生下3个女儿。1993年,幺子代小弟出生,此时代绥成已有46岁。为了养大儿女,代绥成曾远赴河北邯郸,下煤矿干活。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外出打工时,家中遭受巨大变故。
1998年农历八月十三,3个女儿均在外念书,妻子带着5岁的代小弟留守家中。当天下午,一陌生男子突然上门,自称在邯郸和代绥成一起打工,受代绥成所托,替他探望一下家人。
见对方能说出自己三个女儿的具体情况,田世香逐渐卸下防备。男子还拿出方便面和糖果,逗代小弟玩耍。
眼看快要下雨,田世香赶去地里掰玉米,待她返回时,男子和儿子同时不见了踪影。
田世香急坏了,满山遍野地呼喊代小弟的名字。她跑到山另一头的娘家得知,附近村里有个姚姓女子曾带一男子多次到娘家去过。那个男子,跟儿子一起失踪的男子十分相似。
儿子失踪后,田世香寻遍附近各个村子,还跑到镇上的客车站打听,也到派出所报了警,但一无所获。那时通讯不畅,田世香又不会写信,没法通知远在邯郸的丈夫。
当年腊月二十六,代绥成冒着大雪赶回家里过年,却不见小儿子可爱的身影。此时,离代小弟被拐,已有4个多月。
打工寻儿十年未果又落得残疾
代绥成永远记得那个除夕,一家人围坐在冷风嗖嗖的土坯房,谁也没有心思动筷子,想起代小弟,人人哽咽不止。
那夜,代绥成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把儿子给找回来。不久,他再次走出深山,一边打工,一边打听儿子的消息。
从河北到河南,再到四川、广东……代绥成的足迹几乎遍布全国各地。每到一处,他就打听那里有没有跟儿子特征相似的小孩。身上没有盘缠了,就打工挣钱,下煤矿、挖铁矿、做建筑工,什么脏活累活他都干过。一想到下落不明的儿子,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有一阵,代绥成在广东东莞的建筑工地做工时,遇到一个来自贵州的年轻小伙,他暗自观察,觉得很像自己的儿子代小弟。直到打听到对方的年龄,才知道自己弄错了。“小弟还小,应该也没到出来打工的年龄吧。”代绥成心里默念着,也祈祷儿子能够过得好一点,不要受苦受累。
61岁那年,代绥成在河北邢台一金矿打工时,遭遇山石崩塌身受重伤,失去了右脚的两个脚趾。年事已高又落下残疾,代绥成只好回老家务农。
四处漂泊没存下几个钱,儿子依旧音讯渺茫,十载打工寻子路似乎到了尽头。
神秘电话让家人看到一线希望
儿子被拐,让代绥成对妻子始终耿耿于怀。在外打工寻儿时,过年他也极少回家。后来回家重新务农后,两人也常因儿子一事争吵不休,感情逐渐破裂,“一想到小弟,我就没办法原谅她。”
由于在一起老是吵架,妻子田世香便搬到武汉与大女儿同住,之后又去恩施与小女儿为伴。代绥成独自守在老家,随着年岁变老,尽管内心无比渴望找寻儿子的下落,但早已力不从心。
2013年农历大年初一,一个神秘电话打破了代绥成日趋平静的生活。当日上午,一男子打进板桥镇政府的值班电话,自称来自重庆,询问穿洞村有没有一个叫代绪河(音)的老师,自己是他失联近20年的亲人。值班人员很快转告了穿洞村的郭书记,郭书记根据发音判断应该是找代绥峨,但代绥峨的手机无法拨通,便让其亲戚帮忙传话。代绥峨几日后才得知此消息,赶到板桥镇政府查询,得知对方未留下姓名和联系方式。
代绥峨正是代小弟的亲叔叔,在穿洞村小学任教多年。那么,这个来自重庆的神秘电话是谁打的呢?会不会是代小弟呢?
代绥成的大女儿艳艳分析,弟弟失踪时已有5岁,应该有记忆了。那时候,只要弟弟不听话,家人就会用叔叔代绥峨的名字来吓唬他,说他是老师,要请他来管教代小弟,也许弟弟因此记下了叔叔的名字。
本月6日,楚天都市报记者在板桥镇政府找到了4年前的值班记录本,上面清楚地记录着上午8点10分,一重庆男子询问穿洞村大树组有没有名叫“代绪河”的人。值班人员也将处理情况登记在册,并记录了代绥峨的手机号码。但是,该男子没有再来电话。
尽管无法确认打电话男子的身份,但代绥成想来想去,觉得它肯定就是代小弟打来的。只是,他为何没有再次来电?
不管怎样,代绥成和家人都认为,代小弟目前仍好好地活着,找到他又有了一线希望。
独守深山古稀老父执着待儿归
艳艳获悉,当年那个可疑女子姚某,在云南因拐卖儿童获刑,出狱后改名换姓并未住在老家。记者陪同艳艳来到板桥派出所,该所李所长称,会根据艳艳最新提交的资料进行调查。
艳艳说,弟弟被拐后,一家人过年就没齐整地团聚过。因为只要聚在一起,就会想起代小弟。她和姐妹们约好,每年轮流回老家陪父亲过年。或许是打击太大,母亲始终不肯再回老家。“好好的一个家,就这样破裂了。”艳艳说,父亲年已古稀,身体大不如前,一个人独守老家,她很不放心,但父亲却不愿随她到武汉住。
4年前,破旧的土坯房四处漏雨无法居住。代绥成请人将砖头和砂石运上山,自己再从路边背回家,盖起一栋简陋的小砖房。
代绥成对楚天都市报记者说,儿子也许有了自己的家庭,他并不想打扰儿子的生活,只是想知道儿子现在身在何方,过得怎么样?如果愿意,可以回来看一看。只要他活在世上一日,便会守在老家,等着儿子归来。
读者朋友,如果您有代小弟的相关信息,请联系本报“帮到底”热线:1890713203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GMT+8, 2017-2-21 09:09 , Processed in 0.274810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