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73|回复: 0

[宝贝成果] (第1008例)微信转帖助力宝贝回家——张平回家

[复制链接]
微信转帖助力宝贝回家

——张平回家

编 辑:拈花微笑

       2017年9月27日,宝贝回家志愿者卫兵接到一个帮助被拐孩子寻家的任务,寻亲人现在的名字叫张平,他被拐的时候大概七岁,有一些不确定的记忆。他记得家里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家里当时很穷。家乡冬天会下雪,有很多山,山上有蛇、老鹰、松鼠和野猪、熊这样的野生动物。记得家门口有大片的竹林,竹林边有猕猴桃和枇杷树,家门口种着几棵李子树、一棵核桃树。在家的时候都是用背篓背东西,自己还背过煤,吃过折耳根,还挖折耳根卖钱。村子都分散在山里,邻居之间都离得很远。自己被拐的时间大约是1997年,那个时候自己家刚通上电。自己看过一些关于贵州的图片,感觉和自己记忆里的很多景象都很相像,而且刚到养家的时候,他们都叫他贵州仔,他怀疑自己是从贵州被拐来的。

       卫兵耐心的启发下,寻亲人回忆起家乡的名字中好像带个“水”字,自己的大哥当时上初中或高中,是翻过家后面的山去上学,哥哥的学校或平时赶集的地方好像叫“龚毅水”。记得曾和二哥一起去上学的地方叫“甸里坝”。父母和家里其他成员的名字记不得了,只记得家里人都管他叫乃幺。小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掉在火堆上,在头上留下个疤痕。

       卫兵在和寻亲人沟通的过程中,根据他记忆中家乡的一些特点,利用卫星地图查找了一些疑似地方:贵州的习水、温水和六盘水,但是寻亲人都不能确定。

       经过两天的沟通,卫兵在网站发帖:
       约1990年出生1997年夏季疑从贵川渝被拐或送到福建甫田的张平寻亲
       帖子发出后,广大志愿者进行了转发。很快四川志愿者风的传说对帖子里提到的“甸里坝”进行了查找,觉得正确的地名应该是“典礼坝”,并且风的传说把查找到的典礼坝村领导的电话发给了卫兵卫兵随后拨打了电话,两个电话中一个提示是空号,另外一个接通后却说卫兵打错了。

       帖子同时在贵州群引起了志愿者的关注,有志愿者很肯定的说寻亲人就是遵义范围的。在基本确定寻亲人是贵州遵义附近,特别是习水一带后,卫兵成立了一个讨论组,在讨论组里,大家提到在典礼坝附近有个温水镇,当地有“赶温水”的说法,在当地方言中“赶温水”很类似于张平记忆里的“龚毅水”,通过这个推断,大家都觉得现在寻亲方向应该是对的。

       同时卫兵让寻亲人把记忆里的家、上学的学校、赶集的地方大概方位画出来,随后寻亲人提供了一张自己记忆里的一些地方的方位图:
                                                   
       10月6日,志愿者风的传说制作了适合在微信转发的寻亲模板给卫兵卫兵将模板在贵州群进行了转发。

                                                                 

       风的传说制作的寻亲图片经过志愿者们微信转发后,10月6日和7日两天的时间内就有70多个热心人提供了信息,在这两天中卫兵几乎没有离开过电脑,一直在接待提供信息的热心人,并对信息进行汇总梳理。

       遵义习水县的习水生活网也对寻亲信息进行了转发。网站编辑宏宇还提供了一个名叫夏兴建的跟帖人的联系方式。卫兵和对方取得联系后,对方表示张平应该是自己丢失多年的堂叔,并提供了疑似张平大哥和二哥的电话。卫兵拨打电话后,大哥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二哥的电话打通后表示他现在人不在老家,当年确实有个弟弟不见了,但是具体情况他也不是很清楚,大哥现在人在老家,可能更方便提供信息,山区电话信号不好,希望卫兵能第二天再联系大哥。

       这时,典礼坝的袁书记也用QQ和卫兵取得了联系,在卫和袁书记进行电话沟通的时候,卫发现之前拨打的典礼坝村干部的电话就是袁书记的电话。袁书记解释说,当时自己正准备开会,听到电话里卫兵是外地口音,同时觉得自己村里没有这样的事情,当时怀疑卫兵是骗子,所以没有进行更深入的沟通。这一次袁书记详细了解了寻亲人记忆里的情况并看到了寻亲人画的简单地形图后,觉得寻亲人说的甸里坝应该就是典礼坝,他表示会把寻亲信息转发到村干部的工作群中,看看能不能有人提供关于张平家人的信息。

      第二天,袁书记提供了张平疑似父亲的情况和电话。同时,疑似张平的堂姐也看到了张平的寻亲信息和卫兵取得了联系,经过沟通后,觉得张平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堂弟。

      10月7日,寻亲人画出了第二张比较详细的地形图,并隐约记起自己姓夏或者肖,把他带到福建的疑似人贩子叫阿德。
                                            
      这时,张平的疑似大哥也和卫兵取得了联系,在和卫兵沟通后,他也觉得张平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弟弟,卫兵告诉他如果想确定的话可以带着父母去当地公安部门采血进行DNA鉴定。当地的大坡镇派出所的一名王姓工作人员也和卫兵取得了联系,答应可以帮张平的疑似父母采集血样。张平的疑似大哥以联系不到父亲为由只带着母亲来到派出所进行采血,但是就在即将采血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平的疑似大哥和母亲却对卫兵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在卫兵提供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同时经派出所查验证实、多次电话沟通后,张平的疑似大哥和母亲依然拒绝采血回家了。

       在这个时候,在提供线索的热心人中,也有人说怀疑当年是孩子的父亲把自己的孩子卖了或者送人了。但是有个曾在典礼坝做老师的名叫陆远友的人告诉卫兵,张平应该就是大坡镇建筑村沟底组夏某中的儿子,原来叫典礼坝管理区建筑村,小地名叫黑桃湾,当时是父亲带张平赶集丢失的。陆远友老师说,孩子的爸爸是个憨厚人,不会是父亲把儿子卖的。

       很多线索都指向了夏某中一家很可能是张平的家人,但是,无论多少人都觉得张平就是夏某中的儿子,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没有DNA的验证,所有的认亲都是不科学不严谨的。然而,张平的家人在面对寻亲这件事的态度,却让寻亲难以再进行下去。

       卫兵在讨论组里就这个局面和大家展开了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既然有父亲的联系方式,可以尝试和父亲进行交流,看看能否可以进行双亲采血比对。

       随后卫兵和疑似父亲进行了电话沟通,可是父亲的反应却出乎卫兵的意料,疑似父亲非常不信任卫兵,一个劲只强调,孩子这么大了,如果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人,自己会回来的,他本人拒绝做任何鉴定。

       卫兵和父亲的沟通失败,讨论组的志愿者觉得可能找个贵州当地的志愿者沟通会好一些。贵州志愿者山哥随后和疑似大哥进行了沟通,山哥和疑似大哥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家人仍然拒绝采血,他们坚持寻亲人去当地采血鉴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事情似乎很难向前发展了。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习水县大坡镇卫生院的曾玫医生看到信息后与卫兵取得联系,告诉卫兵,夏某中正在她所在的卫生院住院治疗,感觉孩子的信息与夏某中家的情况非常吻合。卫兵将现在夏家人拒绝采血进行DNA鉴定的事情告知了曾医生后,曾医生答应帮忙做做父亲的思想工作。第二天,曾医生反馈,疑似父亲还是拒绝采血鉴定,但是做通了疑似大哥的工作,可以采集母亲的血样进行单亲比对。

      为了不出现其他意外,尽快采血比对,卫兵在征得网站同意后,与贵州遵义志愿者邻水独行联系,由她邮寄采血卡给曾医生,请曾医生协助采血并邮寄到网站与寻亲人血样进行比对。10月17日,母亲的血样采集并邮寄网站。
与此同时,卫兵向网站申请将寻亲人的血样邮寄网站。

       在这个过程中,还不断地有人来联系卫兵,都表示张平很可能是夏某中的儿子,还有网友表示寻亲人张平的本名应该是叫夏阳海。

       2017年12月7日,张平与疑似母亲的单亲对比DNA比中。

       在鉴定复核的过程中,卫兵没有放弃,一直在努力通过曾医生说服父亲采集血样。2018年1月17日,经过疑似二姐和曾医生的劝说,父亲终于答应采血。1月18日,血样采集后邮寄网站。
   

       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最终的DNA结果证实了张平就是夏家丢失多年的儿子夏阳海。在志愿者和热心网友的帮助下,张平终于找到自己的家,找回了记忆里的亲人。感谢志愿者们的努力和付出,也感谢许许多多提供线索的热心人,让张平圆满了寻家的心愿。
等着我播放地址链接:http://tv.cctv.com/lm/dzw/jcsp/index.shtml#time=20180527&videoid=VIDEHrZAE1w7djV8o3BnBkGb180527













编后记:
       宝贝回家的每个成功案例都是全体志愿者以及各界爱心人士的功劳,是大家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结果,我们在这里,向每一位参与案例的志愿者致敬。许多志愿者默默无闻的做了很多工作,而在案例编写过程中,因编辑无法亲身参与案例,而案例的编写时间要求相对紧迫,难免会对案例的细节或参与的志愿者有所遗漏。为进一步完善总结的内容,确保案例能够真实还原寻找过程,如发现有遗漏或是偏差,欢迎了解和参与案例的志愿者随时提出修改意见,案例总结如有不妥,可随时与文江(739194768)网站管理彤(2022399556)或者依依(539683555)联系,我们将随时修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8-9-26 05:31 , Processed in 0.013074 second(s), 9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