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551|回复: 0

十三 小钢蛋儿被拐卖

[复制链接]
狂野思想 发表于 2010-5-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钢蛋儿被拐卖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5月08日21:52  

  “轮到我了,启姐。”
  “好,你准备讲个什么呢?”
  “刚才你说让我们向纪念哥哥学习,所以我也讲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故事吧。我也想给自己起个纪念的名字,可刚才已经有人起过了,所以我不能再起了,我只好再换一个了。我讲的这个故事主要是说一个叫做钢蛋儿的小男孩儿的,为了纪念他,我就像小红姐姐那样,给自己起个钢蛋儿的名字吧。”
  “那你就是所有名字里面最结实的一个啦。”
  “好,你只要认为好,那就是好的。我们来叫他一声吧?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叫,好不好?”
  “好——”
  “一二三!”
  “钢蛋儿——”
  “唉——”
  “当我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我本应该很高兴,可当我想到钢蛋儿小弟弟的时候,我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还有,我问大家,你们听我的声音,像不像一个小男孩儿的?不对,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像不像钢蛋儿的?唉,可惜你们都没见过他,也没听到过他的声音。所以,我问你们也是嘴上抹石灰——白问。不再唠叨了,我开始讲吧。我要再唠叨一会儿,你们肯定就会烦我了。我的意思是,自钢蛋儿小弟弟丢了以后,我因想念他,我的声音就变得和他一模一样了。你们听到我的声音,就只当是又找到他了。
  “钢蛋儿小弟弟是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儿,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才两岁。他刚过三岁的生日,就失踪了。后来他妈妈秀英也想他想疯了,再后来,一家人都不知道上哪儿去了。
  “话还得从N市劳教所说起。为什么呢?一会儿你们就明白了。N市劳教所建在N市北边靠近太行山的地方。过去它在城市的外面,近些年来,随着城市的扩建,它就和N市连到了一起了。劳教所离太行山大约有一公里的样子。过去那里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干警们要上山,就得顺着那条小路走上去。后来,市里为了发展旅游,沿着山脚修了一条旅游线路,又把市里的一条大路向北延伸,和那条旅游线路连接起来。这条延伸的道路经过劳教所的门前,所以干警们以后上山干什么,就有了一条便捷而宽阔的大路了。前面命运哥哥讲财神爷的故事时,讲到小吕哥哥的孩子吕龙,讲到阎河村的庙会,就是在劳教所通往太行山的这条路上设的。
  “自有了这条路以后,劳教所的干警们就可以轻轻松松地上山了。上山干什么呢?因为政府又在山上修了个公园,业余时间,他们就去公园里活动和游览。不但是干警们,市民们上山,也都便利多了。说了劳教所,就该说说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杨政委了。杨政委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值班的时候,早上都要上山去锻炼身体。他有时跑着上,有时走着上,走的时候有时唱着歌,有时背诵着他喜欢的诗文。碰到了老领导老朋友老伙计,就主动地跟他们打招呼。那时,我就藏在他的口袋里面。
  “杨政委过去是在市政府办公厅工作的,由于表现特别出色,在政府换届的时候,领导在实在找不到回报他的办法的情况下,就把他安排到了劳教所政委的位置上。杨政委年轻的时候,由于父亲的右派问题,想当兵没当上,现在当胡子一大把的时候,竟穿上了制服,在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圆了年轻时的梦。而且,他所在的劳教所,就是他的父亲过去当右派时被劳动教养的地方。真的是历史和他及他的家庭开了个极大的玩笑。更让他难以想象的是,过去他在农村时,那个迫害过他的民兵营长,只因修练法轮功,而被收容到了这里,成了他的阶下之囚。你说这有意思不?
  “杨政委来到这里以后,还作过一首《 不不歌 》哪。那个歌是这样的:
  离家不远不近。
  工作不忙不闲。
  单位不大不小。
  管人不多不少。
  工资不高不低。
  做人不卑不亢。
  对上不巴不结。
  对下不欺不侮。
  朋友不多不少。
  酒摊不稀不稠。
  荣誉不大不小。
  廉政不惊不怕。
  “杨政委早上起来,上山的时候,一开始不太在意,后来,他渐渐地注意到了一家人,这家人就是我说的钢蛋儿和他的爸爸妈妈。钢蛋儿的爸爸妈妈是拉煤球卖煤球的。他们也是每天早上,在设在北边山根儿的煤球场里装上一车煤球,然后往南,拉到市里去卖。杨政委往北走,钢蛋儿的爸爸妈妈拉着一车煤球往南走,这样,他们就经常碰面。钢蛋儿的爸爸妈妈家是农村的,他们来到这个城市有好几年了。他们没有什么特长,也不会什么手艺,就跟着老乡学习,买了辆平车,做起了拉煤球卖煤球的营生。他们来的时候,才刚刚结婚,后来他们就有了个小男孩儿。过去,他们在其他地方做,后来这条路修通以后,他们就来到了这里。在路边老百姓那儿租了间房子,住了下来。过去没有钢蛋儿的时候,钢蛋儿的爸爸财生和妈妈秀英可以无忧无虑地去做他们的事。后来就不行了,有了钢蛋儿了,他们出去拉煤球的时候,钢蛋儿怎么办呢?总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吧。于是,他们就只好把小钢蛋儿也带上。他们在煤球车的前边留出一小块地方,上边垫上了棉垫,把钢蛋儿放在上面。财生驾着辕,妻子秀英扶着车杆,照看着坐在车前面的小钢蛋儿。小钢蛋儿的手里有时是一块糖,有时是一块饼干,有时是一根冰糕,他香甜地吃着吮着。杨政委碰见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是以这么一个面貌出现的。
  “杨政委最早见到他们时,小钢蛋儿才一岁多的样子。他头上的发式是个‘铲锅刀’,就是留着一小片头发。后面是个小辫子。辫梢处还拴着根红头绳。他穿着一身很时髦的外衣。要不是他的父母亲,他和城里的小孩子没有一点区别。冬天还很冷,早上寒风刮得呼呼的,可他们一家人就拉上煤球出发了。小钢蛋儿坐在车上,也坐在寒风里,小小年纪就和他的爸爸妈妈一起走上了艰难的人生道路。夏天的时候,财生和秀英怕太阳晒着了他们的孩子,就想了个办法。他们在车子的前面焊了个小铁管,在铁管里插上了一把红色的小遮阳伞,来挡住小钢蛋儿上面灼热的太阳。冬天的时候,则把一床小被子盖在小钢蛋儿的身上,去抵御刺骨的寒风。杨政委和他们见面,开始时只是相互点点头,后来,见得多了,他们就会相互寒暄两句,逐渐成了熟人。
  “一个春天的傍晚,杨政委到山上的公园里去散步。下山回来,走到半路,忽然听到从路边门面房的后面传出来了一阵优美的音乐声。仔细听去,原来是葫芦丝演奏的《
  月光下的凤尾竹 》的曲子。杨政委开始以为是播放的音乐,仔细一听,没有伴奏,才弄清是人在演奏。驻足倾听,杨政委竟被那优美的音乐所感染,不由循声走去。绕过门面房,在一所小房子的前面,杨政委远远看到了小钢蛋儿的妈妈秀英抱着他坐在门口,正在逗着他玩。房间里的音乐仍在忘情地演奏,成为那母子俩玩笑的背景音乐。门口停放着他们的生产工具——那辆拉煤球的平车,门前还放着两盆盛开着的月季花。秀英看到了杨政委,就要打招呼。杨政委摆摆手,制止住了。钢蛋儿却从他母亲的怀里挣扎着下来,跑到了杨政委面前,奶声奶气地叫着政委爷爷,杨政委弯下身子答应着,将钢蛋儿抱在了怀里。这时屋里的音乐声停了,财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见到了杨政委,赶忙问好。杨政委问财生,那葫芦丝是你吹的?财生说,瞎胡玩哩。吹得真不错,你还有这把花哩,令我刮目相看。财生把杨政委让到了屋里。杨政委见那屋面积也就十几平方的样子,放了一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台电视机,墙角放了一个简易衣柜。虽然东西不多,面积不大,却收拾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给杨政委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那个半旧的竹门帘。那个门帘每隔两个空当,就有一道两指宽的白布条从上而下穿下来,而且,两边也是从上而下用白布包着。虽然光线不是太好,可他还是看到了白布上密实的针脚,一针一线缝得极认真。单从这一点,杨政委就可以判断出财生娶了个好媳妇。
  “杨政委在屋子里坐下来,和他们夫妇俩说了会儿话。问财生的音乐本事是从哪儿学来的?吹得这么好。有这样的特长来干这活似乎有点明珠暗投了。他说他上学时是个音乐爱好者,曾跟着音乐老师学过吹笛子。到这里以后,秀英听人家吹葫芦丝好听,他就买了个葫芦丝来学,却没有投过师,全是自学的。自学能吹成这样可不简单。杨政委夸奖道。这时秀英插嘴说,他们村的学校让财生去教音乐,他不愿去。宁愿出来打工,也不想去干那份受人管束的活。财生两口子还告诉杨政委,他们是农村的,两人是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他们的婚姻完全是自由恋爱的。坐了一会儿,杨政委就离开了。临走时,他对财生两口子说,你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就可以到劳教所来找我。好的,少不了麻烦你。财生说。跟政委爷爷说再见。秀英教钢蛋儿说。政委爷爷再见。钢蛋儿奶声奶气地说。好,再见,钢蛋儿乖。杨政委握住钢蛋儿胖乎乎的小手说。
  “夏天的时候,一天早上,杨政委又碰到了正拉着煤球往市里走的财生夫妇俩,意外的是,在那个平时钢蛋儿坐的座位上,却没见到钢蛋儿。杨政委就问他们钢蛋儿怎么没来?就好像钢蛋儿也是这个工作中必不可少的一员似的。财生夫妇俩见杨政委问,就赶快停下车来,告诉他,钢蛋儿的奶奶来了,留到家里了。哦,那你们俩人就可以轻松点,一心一意地做生意了。
  “此后不久,劳教所要创省级文明单位,需要一个打扫卫生的人,杨政委就想到了财生的爱人秀英。他相信,要是那个女人来干这个工作,她一定会干得非常出色。而且这个活也不太重,待遇也不低。最主要的是不用到处跑,能较好地照顾钢蛋儿。晚上的时候,杨政委又来到了财生的家,给他们说了这个事。并把上班的时间、每天的工作量以及待遇等都讲了。那话说得也很活,想做就来,不想做也不要紧。你们决定了,就尽快给我个信。财生夫妇俩不停声地说着谢谢的话。在那里,杨政委见到了财生的母亲,那是个约有六十多岁花白头发面色红润身子骨硬朗的老嫂子。
  “第二天,财生就来了,他对杨政委说,他和秀英商量好了,她同意来。财生还说,秀英还表了态,说来了以后,一定好好干,不会给政委丢脸的,让政委放心。就这样,秀英来到了劳教所,承担起了办公楼卫生的打扫工作。果然不出杨政委所料,秀英每天早来晚走,把那楼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包括那几个存在着老大难问题的卫生间,都收拾得一尘不染。她把挂在卫生间的布帘洗得干干净净。还将卫生球放到便池里,用来消除异味。把挂在楼厅墙上的荣誉牌抹得一尘不染。过了几天,她的婆婆也把钢蛋儿带到这里来玩儿。政委从办公室里拿来了别人送的喜糖给钢蛋儿吃。谢谢政委爷爷。钢蛋儿长大了,不用人教,就会说这些客套的话了。钢蛋儿要来杨政委的屋里玩儿,财生的母亲怕影响杨政委的工作,不让他来。他就扯着奶奶的手往这里扯。财生的母亲被扯得没有办法,只好顺从孙子,来到了杨政委的办公室。杨政委赶快给她倒水让座,很是客气。杨政委问财生的母亲,说钢蛋儿快三岁了吧。要是三岁就可以上幼儿园了。谁知财生的母亲说,那天就是钢蛋儿三岁的生日。
  “秀英在劳教所干着,财生照样做着他的煤球生意。财生的妈妈不时带着钢蛋儿来所里玩,他们又开拓了一个新的生活空间。在这里,他们又认识了不少干警,扩大了交往圈子,生活的道路似乎比过去宽多了。能为财生一家人办点事,杨政委感到很欣慰。特别是,他能更多地见到那个讨人喜爱的小家伙,他的心里特别畅快。
  “真的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时隔不久,一场令人难以想象的灾难突然降临到了财生一家人的身上。
  “秋天的时候,一天下午下班,杨政委步行回家。他回家的路穿过人民公园,从公园北门进去,南门出来,就基本到家了。杨政委像往常一样,坚持步行上下班。也像往常一样,从公园里穿行而过。那一天,他走到公园西门内的那一片小广场时,突然听到了声嘶力竭呼叫孩子的声音。钢蛋儿——
  孙儿——钢蛋儿—— 孙儿——杨政委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钢蛋儿的奶奶展开双臂,像赶小鸡一样,飞快地旋着圈儿奔跑。她的脸吓得变了形,脸上原有的红润荡然无存,花白的头发像斗架的老母鸡的鸡毛,在风中狂乱地飞舞。钢蛋儿——我的钢蛋儿——她声嘶力竭疯狂地跑着喊着。谁见俺孙儿来?谁见俺孙儿来?钢蛋儿——我那小孙儿来,你跑哪儿去了?哎呀,杨政委一听是钢蛋儿丢了,吓得魂都没了。他赶快跑过来,截住钢蛋儿的奶奶问情况。谁知,老太太已被吓蒙了,她不去回答杨政委,只顾自己像赶小鸡一样,或是像个张开了翅膀的老母鸡一样,旋着圈儿奔跑,号叫:钢蛋儿——钢蛋儿——我的孙儿,你跑哪儿去了?杨政委不再去问那个已丧失了理智的老太太,也到处跑着找钢蛋儿,问公园里的人,见没见一个三岁上下的小男孩儿。问了半天,却没人见到。杨政委随即打了110,又打电话,让所里所有没下班的干警,除值班的,立即全部到公园西门口地方来帮助寻找。所里的干警飞一样来了,110的人也来了。杨政委和公安的领导迅速向他们布置了任务。劳教所干警们全部撒了出去,110的干警也全部撒了出去,先把住几个进出口,剩余的到公园的各个角落去寻找。在找不到的情况下,迅速扩大搜寻范围,从几个门口出来,到大街上去寻找。秀英来了,她吓得站不起来了,也说不出话了,像泥一样,瘫在了地上。天快黑的时候,财生也来了。他在人们喊过无数次的地方一声声地呼喊着他的儿子。就这样,一直到天昏地暗,也没找到钢蛋儿的影子。
  “大家没有放弃,到汽车站、火车站去找。公安又出动了百十位警力,帮助搜寻,却再也没搜到钢蛋儿的影子。后来,那位老奶奶清醒过来的时候,她说出了钢蛋儿走丢时的情况。她说,她领着钢蛋儿在那个小广场处玩,来了十几个老太太,她们在那里放起了音乐,跳起了健美操。她完全被那从没见过的舞蹈吸引住了,当她回过神来时,就没了钢蛋儿的影子。就那么一会儿,就那么一会儿!我对不起你呀秀英,对不起你呀财生,我咋真迷来,我不活了。她用手扇着自己的脸,哭成了泪人。
  “在此后的几天里,杨政委动用他公安的关系,仍全力以赴搜寻孩子。劳教所的生产教育也全部停下来,干警们几乎全部出动,帮助搜寻。几天过去了,没有结果。公安制作了寻人启事,迅速到处张贴,在电视和广播里一遍遍地播放。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十天过去了,半月过去了……几个月过去了,在那个城市里,再也见不到那位可爱的小孩子了。
  “此后,杨政委上山散步,路过财生家的时候,听到的再也不是那悠扬的葫芦丝音乐,而是秀英那令人肝肠寸断的哭声。杨政委不忍心走进那个家门,去安慰那对可怜的夫妻,他含着热泪,走开了。
  “再后来,钢蛋儿的母亲秀英就神经失常了,她披头散发到处跑。见到了别的小孩子就去抱,叫着钢蛋儿的名字,哈哈哈地笑着。笑得人毛骨悚然,叫得人肝肠寸断。再后来,杨政委出去散步时,连秀英的哭声也听不到了。那天,他走到他们家门前,却发觉那门不知何时早就锁上了。经常停放在门前的那辆平车,也无了踪影。那两盆月季花儿,也早已枯萎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个头顶上留着一小片头发,后面留条小辫子,有着苹果一样的小脸蛋,黑葡萄一样眼睛的小男孩屡次出现在杨政委的脑际。他似乎听到了钢蛋儿叫政委爷爷的声音,似乎又摸到了那双肉乎乎的小手。他还想到了过去财生家那美好和谐的生活气氛,又似乎听到了从他们那个虽小却干净整洁的小家庭里飘出来的动听的葫芦丝的音乐声。他还想到了秀英用自己的双手打理出的那片整洁的天地。他想对那些以牺牲别人的幸福为代价而换来自己一时快乐的人说,请你们不要伤害那个无辜的小生命。假如你们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就请你们发发善心,把他归还给他的父母亲吧,他的父母亲实在太可怜了。我这里给你们磕头了。
  “这就是我要讲的故事,一个曾发生在N市公园里的真实的故事。”
  “钢蛋儿小弟弟,你在哪里?你赶快回来吧,你的爸爸妈妈多么地想你呀!”不知是谁打着哭腔说。
  “是不是人贩子干的事?”
  “肯定是,恐怕早就盯上他们了。”
  “这些人贩子太可恶了,抓住他们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这奶奶当得太失职了,把自己的孙子看丢了,你说这算什么事呀?”
  “这样的事发生得太多了。丧尽天良,丧尽天良呀!”
  “啊啊—— 钢蛋儿小弟弟太可怜了,他的父母亲也太可怜了。”
  “你在哪儿呢钢蛋儿,你快回来吧,啊啊——”
  “啊啊——”
  一时,小小的储钱罐里响起了一片哭泣声。
新闻来源:http://www.chinawriter.com.cn/2010/2010-05-07/85208.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0-7-13 23:31 , Processed in 0.024941 second(s), 9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