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635|回复: 3

[寻亲线索] 女子寻子25年哭至视力下降 丈夫郁郁寡欢离世(图)

[复制链接]
小禾 发表于 2012-8-9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寻子25年,母亲哭干眼泪
  接力寻亲,妹妹找哥泪花流
  陈新建,可知你父亲4年前的遗言:“我先走一步,一定要把新建找到”
  25年前,年仅10岁的儿子离奇失踪,夫妻俩走遍南京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有得到儿子的一点信息。这些年来,妻子伤心过度,哭坏了眼睛,丈夫也因为儿子的失踪始终郁郁寡欢,于2007年去世。临终前,他抓着妻子和女儿的手,嘱托她们一定要找到儿子。面对年迈的母亲,女儿毅然接过了寻找哥哥的接力棒。
  从2008年至今,她加入了多个寻亲团体,利用媒体、网络等多种形式寻找哥哥的讯息。她一直把自己的QQ挂在线上,期待着有一天,会有哥哥的讯息在上面出现。
  启事
  蹊跷
  寻35岁的人
  登5岁小孩照片
  现代快报 (微博)2月10日B5版综合信息广告中,一条寻人启事的照片相当惹眼。照片上,是一个五岁的清秀男孩,宽宽的额头,大大的眼睛,微微咧开的小嘴让人感觉充满了童真。这是谁家的孩子又走失了?看了寻人启事的内容,却不禁让人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孩子并非新近走失。他名叫陈新建,1976年生,到今年应该是35岁的人了。走失那年是1986年,他才10岁。
  失踪25年的孩子,怎么家人到现在又登起了寻人启事?这是不是意味着孩子的家人已经寻找了25年,但还是一无所获?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拨通了寻人启事中留下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后,响起的是一个年轻女性的声音。当记者说出自己心中的疑问时,对方告诉记者,她叫陈新丽,是陈新建的妹妹。“我找的人是我哥哥,我爸爸妈妈已经找了他20多年了,我现在还要接着找。”陈新丽的声音中略有哽咽。
  陈新丽告诉记者,她出生于1981年,哥哥走失时,她才5岁,还不是很记事。“我只记得当时在我奶奶家的天井里,爸爸妈妈说哥哥找不到了。”陈新丽说,哥哥到底是怎么走失的她也说不清楚,甚至她的父母也搞不清楚。这么多年来,她的父母也只是毫无头绪四处寻找。陈新丽接受了快报记者的采访,“我也想通过你们的报道,让我尽快找到哥哥,圆我父亲的遗愿和母亲的心愿。”
  时间
  闪回
  1986年,10龄童离奇失踪
  昨天,记者来到陈新丽家中,探访这个两代寻亲的家庭。
  陈新丽的家在南京武定门外,房子还是上世纪80年代的老房子,她和母亲王玉莲住在一起。两室一厅的老房子仅五六十平米,室内陈设相当简陋。一间屋内放着父亲的遗像,“爸爸是2007年去世的。”虽然已经过去4年,但陈新丽依然神色黯然。
  瘦小的王玉莲,脸上满是皱纹,一提起失踪的儿子,她泣不成声。但是哭了半天,却不见眼泪。“哥哥失踪后,母亲20多年来经常以泪洗面,后来眼睛就坏了。”陈新丽说,做了几次手术后,眼睛倒是能看清了,但视力大不如前,而且眼泪也少了。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儿子是怎么不见、在哪里不见的。”老人叹息着回忆起了往事。王玉莲是河南开封人,她和丈夫陈宏叶是在新疆相识的。“当时我们都是支边青年。”王玉莲说,在新疆生下两个孩子后,上世纪80年代,丈夫和她先后调回南京,和公公婆婆挤在位于夫子庙姚家营的老房子里。
  王玉莲回来后,被安排到了位于仙林的牛奶厂工作,因为上班地点较远,她经常要到深夜才能到家,陈宏叶则在南京玻璃厂工作。夫妻两人因为工作忙,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就把孩子给孩子奶奶带。到了1986年5月,陈宏叶夫妇从母亲家搬了出来。但是,陈新建可能是跟奶奶亲,并没有跟他们回家。“不久之后,我们便没再见过孩子。”王玉莲说,连什么时候不见的都不知道,问婆家人,也说不知道孩子在哪里。“那么可爱的孩子,竟然说没就没了。”说到这里,王玉莲再次泣不成声。
  陈新建的二叔陈宏彬证实了王玉莲的说法,“孩子确实是不知道怎么不见的,等我们知道消息,孩子可能已经失踪了7天。”陈宏彬说,但是孩子究竟是自己跑了,还是被人拐走了,一点线索都没有。
  此前
  被拐
  小新建被指使偷窃
  王玉莲告诉记者,陈新建在失踪前,就曾不见过好几次。“因为父母不在身边,孩子也没人管,常常不去上学,逃课。”王玉莲说,陈新建原来在建康路小学上课,后来班主任来到家里,让孩子退学,说他经常不去上课。“我是跪下求,老师才同意新建继续去上学的。”王玉莲说,孩子第一次不见就是有一天没去上学。“后来,我丈夫在外面找了一天,才在一处拆迁的废墟处把孩子找到。他还把书包埋在了废墟里。”
  王玉莲还记得,当天晚上,她给满身是泥的儿子洗澡,边洗边哭,告诫儿子不要瞎玩,要用心读书。可是儿子却说,有人教他要走得越远越好,最好让爸爸妈妈都找不到。王玉莲被儿子的话惊呆了,但她还是苦口婆心跟儿子讲道理。不过,因为儿子主要跟奶奶在一起,王玉莲经常看不到儿子,“所以儿子的行踪我一直不是很清楚。”
  到了1986年初的时候,“一天,公安局的电话打到我厂里,让我去认人。”王玉莲说,公安局的人告诉她,陈新建被人拐卖到了苏州当小偷,现在被苏州警方找到了。“我当时都蒙掉了,儿子失踪了我和丈夫都不知道。”王玉莲说。
  据公安局的人告诉王玉莲,陈新建在苏州偷东西时被一个中年人抓住了。中年人看他这么小一个孩子在偷东西,便疑心他是被拐卖的,便报了警。经过警方询问,陈新建说他被两个人从南京拐到了苏州,并指使他去偷东西。
  但是,当王玉莲夫妇到派出所去领孩子时,却被告知孩子已经被他奶奶领回家了。“当时,我就去我婆婆家要求看孩子,可是他们就是不给我看。”王玉莲说,这一次是她最后一次得到孩子的消息,后来孩子就离奇失踪了。“此后,我每年都会找婆婆、两个小叔子问孩子在哪里,但他们都说不知道。”王玉莲说。
  孩子放在奶奶那里突然不见了,这件事让陈宏叶心里也很不舒服,此后他们夫妻俩便和母亲家少了走动,踏上了自己的寻子之路。
  父亲
  遗嘱
  一定要找回新建
  知道孩子失踪后,王玉莲夫妇便在报纸、电台等媒体上发布了寻人启事,但是一直都杳无音讯。由于一点线索也没有,两人只能漫无目的在南京的大街上问人。
  此后的20多年,王玉莲和丈夫只要离开家,都会随身带着儿子的照片,见人就问。有时到外地旅游,也是走到哪儿问到哪儿。
  因为儿子的照片很少,20多年来,王玉莲夫妇始终拿着孩子5岁时的大头照。“我们也知道,就算有人见着我儿子,看我手里的照片也是认不出来了,他现在应该长大了。但是,我心里总是存着一份希望。”王玉莲说。每到逢年过节,她都会和丈夫、女儿抱头痛哭。
  在王玉莲家里,儿子的照片只有两张,一张是大头照,一张则是孩子9岁时照的全家福。“还记得那是一个礼拜天,我和爱人都休息,便带着孩子们到新街口玩。”王玉莲说,当时她提出来,家里也没什么照片,去照相馆照一张全家福吧。虽然这张照片仅花了1块钱,但却成为她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寄托。“看着上面的儿子,我的心都要碎了,每个夜晚我都睡不着,总想着孩子在哪里。”
  但是,没有线索的胡乱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20多年来,王玉莲夫妇的心越来越凉。2007年,一直郁郁寡欢的陈宏叶突然查出得了肠癌晚期,不到一周时间就去世了。“爸爸临终前,拉着妈妈和我的手,泪眼迷蒙。”陈新丽说,爸爸就说了一句话,“我先走一步,你们一定要把新建找到。”
  当时的陈新丽已走上工作岗位,她主动承担起了寻找哥哥的重担,“我想实现爸爸的这个临终遗愿,也让我妈妈在有生之年能母子团聚。”陈新丽说。
  QQ
  寻亲
  永不下线的希望
  父亲去世后,同样没有任何线索的陈新丽开始通过媒体、网络寻找哥哥。2008年,她看到报纸上报道,有一个吕大姐寻亲会在鼓楼举行,据称吕大姐已经帮助好多失散的亲人团聚。于是,带着试试看的心情,她和母亲去见了吕大姐,并加入了吕大姐创设的寻亲QQ群。
  “从那时开始,我的QQ就一直没有下过线,也许在下一秒就会有人在QQ上发出我哥哥的线索讯息。”陈新丽说,跟着吕大姐寻亲,倒还真找到了几个相似的。2008年时,吕大姐给了她一个QQ号,是个男的,当时身在河南,也是1986年左右在南京走失的,情况和陈新建很相似。陈新丽说,“当时我非常兴奋,觉得有戏,可是我和他聊起来以后,发现他已经快50岁了,年龄和我哥哥对不上。”
  陈新丽说,在经历了多次失望后,2009年,她的寻亲行动没以前那么热情了,但是希望总是存在于心里,任何一点点线索都会让她和母亲彻夜难眠。
  “前年给父亲上坟时,发现在他的墓地不远处的一座墓碑上,有一个立碑人名叫陈建新,和我哥哥的名字很像,我们也去查访了一下。”陈新丽说,可惜的是,虽然从墓地管理处了解到了那人的工作单位,但是因为该企业搬迁,这条线索也断了。“不过,我和母亲都希望那人就是我哥哥,每次看到那个名字都感觉异常亲切。”
  今年过年前,吕大姐又在QQ上给陈新丽带来了更多的寻亲信息。“这让我找回哥哥的信心之火再次点燃。”陈新丽说,过完年后,她便又到报社登了寻人启事,还准备去电视台。“虽然我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希望通过不懈的努力,能让我哥哥看到。”陈新丽说。
  面对坚毅的陈新丽和她的母亲,记者只能在心里祝福她们,能够找到亲人,实现愿望。快报也呼吁广大市民,如果有陈新建的任何信息,请和快报联系,帮助这对坚强的母女。

http://www.sqrb.com.cn/shehui/2011-02/13/content_1292004.ht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小禾 发表于 2012-8-9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南京两代人接力寻亲续:想去河南寻找陈新建
来源:现代快报 作者:陶维洲



      昨天,快报A16版报道了南京一家庭为了寻找25年前丢失的孩子,两代人接力寻亲的事情。昨天,失踪孩子陈新建的母亲经过努力回忆,又想到了一条线索,她觉得孩子可能在婆婆的老家河南。“我也想和妈妈去河南寻找,但是苦于不知道奶奶老家的亲人身在何方。”接力寻找哥哥的陈新丽说。

     陈新建的母亲王玉莲回忆说,自己带着陈新建从新疆回到南京后,有一次婆婆说起,她在河南老家有个亲戚,一直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当时婆婆就说,想把新建过继给那个亲戚,但是当时我和新建他爸都没有同意。”王玉莲说,后来婆婆便再也没有提起这件事,她也就将此事忘却了。“现在想来,孩子会不会真去了河南,并在那里长大。”王玉莲想到此处,不禁有些欣慰。“如果真在那里,能好好地活着,也好啊。”

    “我听妈妈说了这个情况,觉得哥哥很可能真的在河南。”这条线索对于屡屡失望的陈新丽来说,无异于沙漠中的绿洲。“我想和妈妈去河南找一次,但是河南那么大,我该去哪里呢?”陈新丽说,因为奶奶已经去世,自己家和奶奶老家的亲戚并无来往,连他们的姓名都不知道,更不要谈住址和联系方式了。

      陈新丽说,她听说三叔陈宏陵好像和奶奶老家的人还有来往,便向他打听。但是,三叔的反应让她诧异,“他说我哥哥肯定不在河南,让我不要去找。我问他那我哥哥在哪儿,他又说不知道。”陈新丽说,后来三叔说他来帮着找,从她那儿拿了哥哥的照片,说要放到网上。

       记者也联系了陈新建的三叔陈宏陵,对于侄子的下落,他也称不知道。但是,在他口中,孩子失踪的原因和经过却和王玉莲说的不一样。据陈宏陵说,陈新建是因为被父母打怕了才自己跑掉的。对于这一说法,王玉莲予以了反驳。“他今年过年的时候就在我家说过这种话,我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我说你哥哥都去世了,你怎么还敢这么说瞎话,他打不打孩子,我做妻子的还不知道吗?”王玉莲气愤地说。

     “现在就是这样,河南那边也是茫茫人海,毫无头绪。”陈新丽说,她希望看到报纸的好心人也能提供一些奶奶老家的信息。“我奶奶叫郭梅卿,爷爷叫陈耀祖,奶奶原来是河南洛阳的。”陈新丽说,过两天她准备到公安部门再去查查这方面的信息。“不管哥哥是不是在河南,这总是一条线索,有线索就有希望。”
对于陈新丽来说,任何蛛丝马迹她都不想放弃,因为也许线的那一头就是母亲和自己牵挂了20多年的哥哥。

http://news.ifeng.com/society/3/detail_2011_02/14/4652912_0.shtml

上海月月 发表于 2012-8-9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止水坤舞 发表于 2013-6-4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9-11-18 12:10 , Processed in 0.026414 second(s), 9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