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5583|回复: 115

[打拐成果] 寻找1995年出生1997年失踪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李太屯 郭振(郭新振)3602

  [复制链接]
大树 发表于 2009-2-20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甘霖 于 2019-10-18 21:39 编辑

本网站不保证寻子家长酬金承诺的有效性,知情人如需要有偿提供线索,请亲自与寻子家长联系确认,本网站及志愿者提供的寻人服务均是免费
登记信息


  • 寻亲类别:家寻宝贝
  • 宝贝回家编号:3602
  • 姓    名:郭新振(郭振)
  • 性    别:男
  • 出生日期:1995年4月4日
  • 失踪时身高:90cm
  • 失踪时间:1997年9月21日
  • 失踪人所在省:山东省
  • 失踪地点: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李太屯
  • 失踪者特征描述:郭新振丢失时,身高约90厘米,穿带蓝边的黄色毛衣、蓝裤子、小球鞋。左脚脚面曾被烫伤,留有明显的疤痕。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孩子脚上的疤痕现在仍然会非常明显。
  • 是否报案:
  • 是否采集DNA:
  • 其他资料:郭刚堂经常带儿子去公园,所以郭新振应该知道“公园”,以及“西板桥广场”。除此之外,“百货大楼”、“武松打虎”、“东昌新闻”、“聊城新闻”……应该在郭新振脑海中留有记忆。孩子应记的家里有拖拉机爸爸拉沙子,记的百货大楼西侧武松打虎,还知道有五哥,还记的家中父母的名字。 1997年9月21日,下午6时,郭振(又名郭新振,小名小六)在家门口玩耍时被拐骗,该拐骗犯为一女姓,20多岁,身高1.65左右,眼较大,眉较浓,耳垂上穿过孔,未带耳坠。
  • 注册时间:2008-04-09 09:58:05  
  • 站务电话:0435-3338090(吉林通化)
    宝贝回家志愿者唯一QQ接待群:1840533
    宝贝回家寻子网 咨询信箱:
    baobeihuijia@yeah.net
    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宝贝回家寻子网  http://www.baobeihuijia.com/
    公益网站 宝贝回家志愿者为寻亲者免费服务 重点帮助16岁以下失踪儿童


    寻郭新振视频
    http://v.ku6.com/special/show_3267214/cyRckOGPyNsA3Fzb.html
    相关链接:
    山东失子家长郭刚堂,单骑摩托寻找失踪儿子郭新振(郭振)
    http://www.baobeihuijia.com/bbs/ ... 17271&star=1&page=1
    网易博客:http://zhangxu000926.blog.163.co ... 220200951874224716/
    搜狐博客:最伟大的父亲,请人贩子把儿子还给我http://beijing-lawyers.blog.sohu.com/119002679.html
    寻山东聊城97.9被拐的2岁多的男孩郭新振http://www.baobeihuijia.com/bbs/ ... 13428&star=1&page=1
    苍天泪洒 郭刚堂单骑摩托万里寻子在泰山 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在山东举办“关注和救助被拐、卖艺、流浪、乞讨儿童”活动纪实
    http://www.baobeihuijia.com/bbs/dispbbs.asp?boardid=3&id=18697
    郭刚堂单骑摩托车又出发 不畏艰辛万里寻子再启程
    https://bbs.baobeihuijia.com/view ... =%B9%F9%B8%D5%CC%C3

八方客:
2015.1.27查询已入库,双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点评

峰峦叠嶂跟进  发表于 2017-6-26 13:36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冷月亮 发表于 2009-2-27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

 
核心提示:
 
    1997年9月21日18时许,聊城经济开发区李太屯村。
    一个小男孩跟随一名20多岁的女子走出村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男孩叫郭新振(又名郭振,小名小六),当时两岁半。
    半个小时后,邻居们赶来询问,郭新振的爸爸郭刚堂跪地哀求:“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随后的十余天中,几百人跑遍了聊城及周围地市的车站、宾馆等人贩子可能藏身的地方。均一无所获。
    不过,郭刚堂一直没有放弃。12年来,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大陆的所有省份,花费约20余万元。
    目前,虽然仍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他仍然在路上……

郭新振儿时的照片

郭刚堂

 

 

 

    “莘县的岳随民找到生身父母……”
    “莘县的李永刚寻亲之路有了重大进展……”
    “我的儿子在哪里?我找了他12年,他是否能感受到?”
   

    近日,李太屯的郭刚堂来到本报编辑部,讲述了他的寻子历程。
   
    陌生女人 拐走我儿
   
    1997年9月21日上午,李太屯村来了一个陌生女子(姓名不详,以下姑且称之为小A)。
    小A年龄不大,20多岁的样子,身高约1.65米,扎独辫,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眉毛较浓,耳垂有孔,但未戴耳坠。
    还有一个细节是,小A穿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说普通话。
    上述情况是在郭新振失踪后,综合十几名目击者的讲述获得的信息。
    那么,小A究竟是什么人?
    这要从一名叫李相花(化名)的妇女说起。她原籍江苏,后嫁到高唐,当时租住在李太屯,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
    1997年9月21日早晨,李相花和小A在聊城城区的一个早市上相遇,遂把她带到家中。
    两人究竟是怎么认识的,不得而知。不过据郭刚堂说,李相花的精神有些异于常人。
    小A来到李太屯村的当天,便带领李相花的女儿频繁接触本村两三岁的男童。
    18时许,她们来到郭刚堂家附近。
    此时,郭新振正在家门口玩,孩子的妈妈张文革则在厨房做饭。
    小A凑上前去,用手绢给郭新振擦了一把脸。随后,李相花的女儿、郭新振跟随小A向村西头东环路(现在的光岳路)走去。
    这一幕被一名四岁的小女孩看到了,她当时正在和郭新振玩。
   
    两岁孩子 这些记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儿子踪影,郭刚堂慌了。
    于是,他立即跑到村支部,通过高音喇叭发布寻子信息。
    邻居们开始向他家聚拢,同时也带来了他最为担心的消息——儿子郭新振被一个20多岁的女子带走了,这个女子就是小A。
    据目击者讲,小A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东环路与东昌路交叉口(现开发区转盘南),把李相花的女儿撵回去,只带着郭新振走了……
    那么,两岁半的郭新振对家庭会有哪些记忆呢?
    当时郭刚堂跑运输,所以当有人问郭新振:“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他会回答:“我爸爸开拖拉机拉沙子。”
    另外,郭刚堂经常带儿子去公园,所以郭新振应该知道“公园”,以及“西板桥广场”。
    除此之外,“百货大楼”、“武松打虎”、“东昌新闻”、“聊城新闻”……应该在郭新振脑海中留有记忆。
    郭刚堂还介绍说,郭新振丢失时,身高约90厘米,穿带蓝边的黄色毛衣、蓝裤子、小球鞋。
    一个最为关键的印记是,郭新振左脚脚面曾被烫伤,留有明显的疤痕。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孩子脚上的疤痕现在仍然会非常明显。
   
    寻子脚步 踏遍全国
   
    看到家里的邻居越聚越多,郭刚堂突然跪地哭求众人:“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与此同时,他们报了警。当晚,李太屯村组织几百人赶赴聊城及周边地区的车站、路口围堵人贩子,展开撒网式堵截。
    根据目击者的供述,警方立即控制了李相花,并在她家搜出小A留下的一些物品——一本《袖珍中国交通图册》,一件浅粉色高领薄毛衣,还有唇膏、脂粉盒、口琴、玩具汽车、糖块等。毛衣上还有一些头发。
    后来,郭刚堂将上述物品从公安部门拿回家,至今还保留着。
    十余天过去了,几百人走遍了聊城及周边地市,如泰安、莱芜、济宁、德州、淄博、青岛、济南、邯郸、邢台……一无所获。
    但郭刚堂一直坚信,儿子一定能够找回来。于是,只要听到一点线索,他就立刻组织人赶过去。
    一个月后,他瘦了45斤;两个月后,他的头发花白了;当时他还不到30岁。
    1998年的一天,他悄悄收拾行李,准备再次外出。这一次,他暗暗下定决定,如果找不回来儿子,他也不回家了。
    为了能让他稳定下来,亲友把他安排到聊城城区一家大型企业工作,但仍然没有阻止他寻子的步伐,“挣点钱就请假出去找”。
    2000年,郭刚堂离岗,但他仍然重复以往的生活——挣钱、寻子。
    12年过去了,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中国。为此花去的费用超过了20万。他亲眼看到的女性人贩子有200多个,可惜没有小A。
   
    骗子骚扰 险遭殴打
   
    寻子路上充满了艰辛,还有可恨的骗子。
    在儿子丢失一个月后,郭刚堂就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我知道你儿子的下落,他被莘县张寨乡街上一个叫张继成的人收养了。”
    当晚,郭刚堂带领亲友赶赴张寨乡,发现确实有张继成这个人,可是已经去世三年。
    第二天,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棉纺厂附近的一户人家,但他提出条件,要想知道确切地址,需要拿4000元线索费。郭刚堂自然满口答应。
    随后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县石佛镇。这一次,与郭刚堂同行的是聊城警察,骗子虽被抓获,但郭刚堂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为找儿子,他屡次遇险。
    1998年春天,他听说临沂市沂水卷烟厂附近有一户人家抱养了一个小男孩。
    一般情况下,郭刚堂只要听到有人买卖、抱养孩子,或某地破获拐卖儿童案件,他都要立即去打探消息。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匆匆赶到沂水。在路上,他遇到一个男子,遂上前打探消息。
    不巧的是,这名男子正是抱养孩子的男主人的哥哥,他故意指给郭刚堂错误的方向。
    事情并没有结束,就在郭刚堂在一个小餐馆吃饭的时候,包括这名男子在内的一帮人带着武器向他扑来。
    见势不妙,郭刚堂撒腿就跑。足足跑了五六公里,鞋子都跑掉了,才摆脱了险境。
    危险,郭刚堂不怕。两个月后,他再次去了沂水,结果证实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
   
    携子寻子 坚定希望
   
    12年过去了,在寻子路上,郭刚堂结识了很多与他同病相怜的人。
    目前,他们搜集彼此的资料,如果听说哪里有拐卖孩子的信息,首先由距离最近的那个人去打探消息,然后再通知情况相似的人去寻找。
    “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大家联合起来,不仅能掌握更多的信息,还能节省一部分费用。”郭刚堂说。
    2008年春天,他还加入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这是一个公益网站,热情的志愿者让他找到了家一样的感觉。
    不仅如此,郭刚堂还把自己的二儿子带上了寻亲路。
    “儿子丢了之后,第二年年底我们又生了一个儿子。”郭刚堂说,二儿子四岁半的时候,就开始跟他踏上了寻亲路,他们第一站去的是天津塘沽。
    郭刚堂说:“如果不是老大郭新振丢了,我们就不会要老二,所以即使我这辈子找不回儿子,也要把这种寻亲的意念潜移默化地传给老二,让他把哥哥找回来。”
    现在,郭刚堂的二儿子已经读小学五年级了,课余他会经常上网浏览网页,搜寻哥哥的信息。
    而郭刚堂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费用寻子,开始给一家工艺葫芦厂家推销产品,“我寻子的脚步走到哪儿,就把产品卖到哪儿,这样才能维持我的正常花费”。
    郭刚堂坦言,截至目前他仍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他永不言弃。(文/图 记者 孙克峰)

[此贴子已经被大树于2009-2-27 14:59:15编辑过]
 楼主| 大树 发表于 2009-2-27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大树 发表于 2009-3-11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后续:寻子父亲的五封公开信

                                              2009-03-10 10:59:24 来源:聊城晚报 
 
 
 
儿子被拐走之后,郭刚堂就踏上了漫漫寻子路。
    他的执著感动了很多人,但没有带来儿子的任何消息。于是,他开始反思——被拐的孩子、养父母、人贩子、敲诈勒索者以及任何一个见证人,如果能够良心发现,悲剧是不是就能避免?
    “给他们发一封公开信,告诉他们我寻子的经历和感受,也许能够打动他们!”3月6日,郭刚堂说。
    就这样,五封公开信出炉了。近期,郭刚堂准备带上写有公开信的展板到全国各地寻子。
    这些信是一位丢失儿子的父亲的真实表白——真诚、坚毅、感人。
 
 

我的孩子,爸爸非常非常想你

 

      在《致被拐骗孩子的公开信》中,郭刚堂写到——
苦命的孩子,你在他乡还好吗?你的养父母对你好吗?你周围的小朋友欺负你吗?你在他们家要乖巧懂事,有什么委屈自己要多长个心眼,不要与小朋友闹矛盾。奶奶常教育爸爸吃亏是福。孩子,你不在爸妈身边,也要记住吃亏是福。
都怪爸爸妈妈没有尽到监护责任,让你两岁多就与我们天各一方。
爸爸妈妈没有能耐,找了你十几年还是没有找到你。但爸爸妈妈和咱们家的所有亲戚朋友都不会放弃找你的。我坚信有一天,我们会团聚的。
孩子,不管你的养父母待你如何,不管咱们父子能否相认,你都要尽孝,毕竟人家养育了你。爸爸找你不图别的,就是想让我们忘记过去,不再受骨肉分离之苦,不再过心如刀绞、度日如年的日子。
孩子,你回来吧,给家里报个平安,告诉爸妈你没事,你过得挺好的。

 

大哥大姐,丢孩子的家庭痛苦啊

 

      《致被拐骗孩子养父母的公开信》,郭刚堂是这样写的——
我来自山东聊城开发区李太屯,孩子被拐后,我寻遍了全国的各个省市,至今未果。
孩子刚丢的时候,我的老父老母整天以泪洗面。而孩子的姥姥得知外孙被拐卖后,抑郁成疾,不久就含恨离去。我岳父也因此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几位老人已行将就木,只盼着再看郭新振一眼。
那段日子,我妻子已经神志不清,天天抱着孩子的衣服哭,不吃也不喝,全靠打点滴维持生命。每当有人到家里来,她就给人磕头,不断重复那句话:“帮帮我吧!帮我把孩子找回来!”
尽管我们有辛酸、痛楚,但是我想对抚养我孩子的家庭说,这都是人贩子造成的,首先我们真诚地感激你们,毕竟是你们帮我们养育孩子十几年。
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当你们买了来路不明的孩子,同孩子其乐融融之时,正是所有丢孩子的父母以泪洗面、肝肠寸断的开始。
如果你们告诉我孩子的消息,我愿做牛做马,为你们家打工十年来报答你们抚养孩子十几年的恩情。

 

人贩子,你们也为人父母

 

      是人贩子拐走了他的孩子,郭刚堂有满肚子话要说,《致人贩子的公开信》他是这样写的——
拐走我孩子的女人,你有美丽的外表,但你的行为却无比残忍。
1997年,你把我的孩子骗走后,我们家没有过一天正常人家的日子。
人贩子们,你们为了得到卖孩子的几千元钱,把一个个家庭推向了痛苦的深渊。有的家庭为寻子而夫妻离异,有的因此患上精神病,甚至自杀。
你们也会为人父母,假设你们的孩子被偷、被抢、被拐,你们会怎么样?将心比心,我奉劝你们这些人贩子醒醒吧,告诉我们孩子的消息,让愧疚的心灵得到点补偿,好吗?
请放下你们的屠刀,干什么工作都能混碗饭吃,何必做拐骗孩子的缺德事儿。
拐卖我孩子的女人,如果你看到这封信,希望你能良心发现,告诉我孩子的下落,别让我们再为找孩子四处奔波。跪求!!!

 

敲诈者,别往我的伤口撒盐

 

      郭刚堂说,人贩子固然可恨,但借这个事敲诈勒索的人更可恨。
在《致敲诈勒索者的公开信》中,郭刚堂写道——
在我孩子被拐骗后,说不清有多少个“朋友”给我打电话,“好心”地告诉我孩子的消息,骗取钱物。我代表所有丢孩子的家长对你们的“热心”表示唾弃。
像我们这个群体,为了找孩子,已经债台高筑,双方老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棺材本儿,我们能有什么油水可骗?
这些年来,你们给我们丢孩子的家庭带来的是从悬崖上伸下一根稻草,而接着又把我们推下了悬崖。将心比心,你们于心何忍?!
我真诚地奉劝那些有诈骗想法的人,不要再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了,好吗?我们久经伤痛的心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跪求!!!

 

好心的人,请留心身边的孩子

 

      同时,郭刚堂也向社会发出了求助,写出《致全体同胞的公开信》——
我代表所有丢孩子的家庭向每个有良知的朋友衷心地说声谢谢!
寻子十几年,我得到了全国数以万计的热心人的帮助,这也让我更坚定了寻找孩子的信念。
我们不敢奢望再麻烦大家,只希望您能帮忙注意一下您身边有没有来历不明的孩子,如果有的话请留心一下他们是不是被拐骗的,并及时到派出所报警。
2008年,我从网上认识了宝贝回家寻子网的站长张宝艳和网站的志愿者,并得到了他们的热心帮助。他们无私地帮助失散家庭重温天伦之乐,在此谢谢他们。
最后,希望大家好好看管自己的孩子,警惕陌生人同他们接触,以免遭受像我一样的失去孩子的痛苦。 (记者 孙克峰 见习记者 黄惠妮)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9-3-11 21:09:37编辑过]
匿名  发表于 2009-5-12 13:58

拐卖儿童的利益链

拐卖儿童的利益链

《齐鲁周刊》2009年5月15日10-11版

近日,英国《卫报》披露了一份“限制级”文件:伦敦希思罗机场附近的一个儿童之家被人贩子利用来贩卖中国儿童。这些孩子多被逼迫在英国从事卖淫或者毒品交易。2007年3月至今,至少有77名华裔儿童从这个收容所失踪。

视线转回国内。我们突然发现,一个专业化的拐卖儿童网络正在形成:从城市到乡村,从沿海到内地,经常有孩子面临危险。全国每年记录在案的失踪儿童数以千计,他们或被贩卖他乡,或被致残行乞,或因伤病中途夭折。

他们都经历了什么?谁有权利改变他们的人生?拐卖儿童的利益链条是如何一步步向他们伸出魔爪的?

 

□本刊记者   吴永强

 

职业化的拐卖网络

 

   1997年9月21日下午6点,聊城经济开发区李太屯村。

一名20多岁的女子领着一个大约两岁半的小男孩走出村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男孩的父亲郭刚堂没有想到,从此之后他的人生永远定格在了那个早秋的下午,生活彻底改变了。

时间回到那天早晨,租住在李太屯的江苏人李相花在聊城城区的一个早市上与这名女子相遇,遂把她带到家中。两人究竟是怎么认识的,不得而知。“李相花精神有些异常,”有村民说。

等到孩子失踪后,综合十几名村民的回忆,女子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年龄不大,20多岁的样子,身高约1.65米,扎独辫,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眉毛较浓,耳垂有孔,但未戴耳坠。还有一个细节是,她穿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说普通话。

女子来到李太屯村的当天,便带领李相花两岁多的女儿乐乐在街巷里来回穿梭,频繁接触本村两三岁的男童。村民们以为她喜欢孩子,并没有在意。下午6点,她们来到郭刚堂家附近。

此时,郭刚堂的儿子郭新振正在家门口与小朋友玩耍,妈妈张文革则在厨房做饭。再过几分钟,一家人就要吃饭了。

女子凑上前去,用手绢给郭新振擦了擦脸,逗他开心。随后,乐乐、郭新振跟随女子向村西头东环路走去。这一幕被一名四岁的小女孩看到了,她当时正在和郭新振玩。

女子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东环路与东昌路交叉口,然后撇下乐乐,只带着郭新振走了。

从此以后,郭刚堂再也没有见过儿子。12年过去了,除了新疆、西藏等少数偏远省份,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中国,为此花去的费用超过了20万。他亲眼看到的女性人贩子有200多个,可惜没有当年那个女子。

12年里,郭刚堂结识了很多与他同病相怜的人。他们搜集彼此的资料,如果听说哪里有拐卖孩子的信息,首先由距离最近的那个人去打探消息,然后再通知情况相似的人去寻找。2008年春天,他还加入了“宝贝回家网”,这是一个公益网站,将全国各地丢失孩子的父母聚集在一起,互通有无。

与各地寻子联盟初步沟通、交流之后汇总的信息让郭刚堂大吃一惊。此前,他从未想过儿童贩卖已经成为如此严重的社会问题。

经办此类案件多年的于警官告诉记者,山东受传统观念影响,一些地方至今仍有“买孩子”的陋习。有儿无女,有女无儿及没儿没女的家庭会设法买进孩子。

在全国范围内,人口贩卖链条逐渐严密,人贩子之间讨价还价开始形成一整套“暗语”。在南方,对被拐儿童以“货名”相称,一般将男孩、女孩分别称为“正品”、“副品”,婴儿年满一月称“一两”。在北方,男孩、女孩则分别被称为“大货”、“小货”。

“被拐卖的孩子倒卖多次是肯定有的,每次的价格逐渐增加,孩子就和商品一样。但是,生命怎么能成为商品呢?”宝贝回家网山东志愿者张群告诉记者。

一些被拐卖的孩子在恶劣、漫长的长途运输中生病或者死去,增加了贩卖成本。据记者调查,孩子被拐卖之后,大部分被以高低不等的价钱迅速异地出卖,有些被控制之后,沿街乞讨、卖艺,甚至被打残之后卖艺。

 

前半生被人拐,后半生拐别人

 

“那年,我才18岁。”被逮捕后,项流先说。

23年前,项流先从贵州仁怀被拐卖到河南,嫁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2005年9月,她认识了一个叫何聪的四川男子,一见钟情。两人随即跑到贵阳。

颠沛流离的生活使他们开始谋求新的生财之道,两个人开始贩卖儿童。项流先先是与河南的两个姐妹熊雪梅和赵文彩取得联系,这两人与项流先是仁怀老乡,多年前被拐卖到河南,与项同在一个村。3人一拍即合,一个分工明晰的拐卖儿童团伙就这样成立了。

项流先在贵阳油榨街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做“根据地”。何聪负责在外“组织货源”,她在家接应“送货”。一旦何聪“得手”后,项便去接应,然后带着孩子从二戈寨经龙洞堡上贵新高速公路,拦车远去。

项流先把自己当成了慈祥的母亲,“我喜欢孩子,虐待人家其实是很缺德的行为。”

到了河南安阳火车站,她会提前通知“二拐”熊雪梅或赵文彩来接站。这个时候,她们已经把买家联系好了。

二拐联系买家时往往说是自己在贵州亲戚家生的孩子养不起才带过来的。一个小孩可以卖到一到两万元,“二拐”可以从中得到500至1000块钱中介费。

在回到贵州的一年多时间,项流先先后和姘夫、老乡等人一起拐卖了10名儿童到河南。她忘记了自己经历过的伤痛,却将骨肉离散的悲剧复制给了更多无辜的家庭。

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利益压倒一切?前半生承受被拐卖的痛苦,后半生拐卖别人制造痛苦,项流先的行为在人贩子中具有一定代表性。

一个职业化的拐卖儿童网络正在形成,产业链式多人负责,偷、抢、运输、寻找买主高价出来,各道“工序”进行得游刃有余,甚至出现了对拐的现象——两地的人贩子将手中拐来的小孩集体互卖。

等到交易成功后,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会获得数额不等的报酬。如果某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其他人迅速脱身,出现问题的环节迅速由别人顶替。贩卖活动并不受太大影响。

“拐卖儿童罪犯以妇女为主,70%的作案人员都为女性。因为妇女带着儿童时不易被怀疑,而且她们经验丰富,懂得如何去控制孩子;专业化趋势也出现了。现在的人贩子懂得如何去哄骗孩子,不让其哭闹,懂得如何瞒住警方,躲过搜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大伟教授说。

 

“一年一大肚,一年成个万元户”

 

如今,越来越多的犯罪分子开始运用新方式、新思维,开创贩卖人口的“新式道路”。他们开始明目张胆地抢夺孩子,而不是像从前一样趁人不备将孩子骗走。

2008年5月27日, 5名男子来到茌平县博平镇北街村,走进该村某理发店,当店主赫某给其中一男子洗头时,这名男子突然起身,一拳打中赫某面部,另外两名男子用钢管狠狠打向赫某头部,将赫某打晕。另一男子趁机从床上抱起赫某5个月大的儿子冲出店外,钻进停在店门口的一辆面包车,另外4人也窜进面包车疾驰而去。

与这种公然抢夺相反,有些人开始考虑如何降低风险,控制利益链条的源头,直接从孩子的母亲下手。

近日,山东齐河警方破获了一起“另类”拐卖儿童案件。六七个南方女子来到齐河一些窑厂、煤矿打工,与她们在当地找的一些“男朋友”住在一起。她们主要的生财之道不是所谓的打工,而是一年怀孕一次,一年卖出去一个自己的孩子。

她们每个人都盼着生一个男孩子,因为男孩可以卖一万多,甚至几万,而女孩只能卖几千。司法机关准备给她们定罪时遇到了麻烦,“她们的行为实在太特殊了,估计进入不了法律程序,”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

“山西,河北有些贫困村庄,一些人自己生了孩子自己卖。我去当地的时候听到一句顺口溜:‘一年一大肚,一年成个万元户’。”郭刚堂告诉记者,孩子的主要输入地即为山东、河南等地。

网络交易也开始流行。诸如“本人有一男孩准备送人,需要一定补偿。”这样的信息经常闪烁于各大论坛,信息后面会跟一个QQ号码。

2008年,宝贝回家网志愿者仔仔通过QQ,以收养者的身份与人贩子聊天,打入敌人内部,并通知警方,人贩子最终在胶州被抓获,警察同时解救出一名仅出生几天的婴儿。

深陷失子之痛的家长们通过宝贝回家等寻人网站谋求自救。该网站几千名志愿者和家长实行“分片包干制”,各自在自己的区域内搜寻信息,然后通过网络、电话分享交流。而海外打拐专家称,即使在美国,孩子失踪也主要依靠政府解决,私人和社会力量只能发挥辅助性的作用。

中国警方规定:儿童失踪不足24小时,警方可以判断是走失、迷路而不能立案。24小时后,家属还必须提供被拐卖证据,否则仍不能立案。有家长称,这一规定没有考虑24小时正是寻找失踪人口的关键时期。很多愤怒的家属由此上访控告。

警察也在抱怨:每解救一个被拐儿童,平均花费3万到5万,现实情况是谁去“打拐”谁垫资。就是找到了孩子,如果找不到父母,孩子将无处安置。(本刊13版刊登了山东失踪孩子信息)

[此贴子已经被大树于2009-5-15 10:03:57编辑过]
宝宝是天使 发表于 2009-6-18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来。

 

希望被拐的宝贝早日回家。

 

在父亲节来临之际,向这位伟大的父亲致敬!

杏花村夫 发表于 2009-6-18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匿名  发表于 2009-7-3 09:58
希望被拐的宝贝早日回家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是聊城的看到后我很是同情 可怜天下父母心 祝愿郭振能早日回到聊城老家也希望郭爸爸不要放弃寻子的一切 老天会感动的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助]寻山东聊城97.9被拐的2岁多的男孩郭新振

    1997年9月21日18时许,聊城经济开发区李太屯村。
    一个小男孩跟随一名20多岁的女子走出村子,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男孩叫郭新振(又名郭振,小名小六),当时两岁半。
    半个小时后,邻居们赶来询问,郭新振的爸爸郭刚堂跪地哀求:“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随后的十余天中,几百人跑遍了聊城及周围地市的车站、宾馆等人贩子可能藏身的地方。均一无所获。
    不过,郭刚堂一直没有放弃。12年来,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大陆的所有省份,花费约20余万元。
    目前,虽然仍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他仍然在路上……

郭新振儿时的照片

郭刚堂

 

 

 

    “莘县的岳随民找到生身父母……”
    “莘县的李永刚寻亲之路有了重大进展……”
    “我的儿子在哪里?我找了他12年,他是否能感受到?”
   

    近日,李太屯的郭刚堂来到本报编辑部,讲述了他的寻子历程。
   
    陌生女人 拐走我儿
   
    1997年9月21日上午,李太屯村来了一个陌生女子(姓名不详,以下姑且称之为小A)。
    小A年龄不大,20多岁的样子,身高约1.65米,扎独辫,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眉毛较浓,耳垂有孔,但未戴耳坠。
    还有一个细节是,小A穿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说普通话。
    上述情况是在郭新振失踪后,综合十几名目击者的讲述获得的信息。
    那么,小A究竟是什么人?
    这要从一名叫李相花(化名)的妇女说起。她原籍江苏,后嫁到高唐,当时租住在李太屯,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
    1997年9月21日早晨,李相花和小A在聊城城区的一个早市上相遇,遂把她带到家中。
    两人究竟是怎么认识的,不得而知。不过据郭刚堂说,李相花的精神有些异于常人。
    小A来到李太屯村的当天,便带领李相花的女儿频繁接触本村两三岁的男童。
    18时许,她们来到郭刚堂家附近。
    此时,郭新振正在家门口玩,孩子的妈妈张文革则在厨房做饭。
    小A凑上前去,用手绢给郭新振擦了一把脸。随后,李相花的女儿、郭新振跟随小A向村西头东环路(现在的光岳路)走去。
    这一幕被一名四岁的小女孩看到了,她当时正在和郭新振玩。
   
    两岁孩子 这些记忆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儿子踪影,郭刚堂慌了。
    于是,他立即跑到村支部,通过高音喇叭发布寻子信息。
    邻居们开始向他家聚拢,同时也带来了他最为担心的消息——儿子郭新振被一个20多岁的女子带走了,这个女子就是小A。
    据目击者讲,小A带着两个孩子走到东环路与东昌路交叉口(现开发区转盘南),把李相花的女儿撵回去,只带着郭新振走了……
    那么,两岁半的郭新振对家庭会有哪些记忆呢?
    当时郭刚堂跑运输,所以当有人问郭新振:“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他会回答:“我爸爸开拖拉机拉沙子。”
    另外,郭刚堂经常带儿子去公园,所以郭新振应该知道“公园”,以及“西板桥广场”。
    除此之外,“百货大楼”、“武松打虎”、“东昌新闻”、“聊城新闻”……应该在郭新振脑海中留有记忆。
    郭刚堂还介绍说,郭新振丢失时,身高约90厘米,穿带蓝边的黄色毛衣、蓝裤子、小球鞋。
    一个最为关键的印记是,郭新振左脚脚面曾被烫伤,留有明显的疤痕。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孩子脚上的疤痕现在仍然会非常明显。
   
    寻子脚步 踏遍全国
   
    看到家里的邻居越聚越多,郭刚堂突然跪地哭求众人:“我的孩子丢了,求求大伙帮我找找他吧!”
    与此同时,他们报了警。当晚,李太屯村组织几百人赶赴聊城及周边地区的车站、路口围堵人贩子,展开撒网式堵截。
    根据目击者的供述,警方立即控制了李相花,并在她家搜出小A留下的一些物品——一本《袖珍中国交通图册》,一件浅粉色高领薄毛衣,还有唇膏、脂粉盒、口琴、玩具汽车、糖块等。毛衣上还有一些头发。
    后来,郭刚堂将上述物品从公安部门拿回家,至今还保留着。
    十余天过去了,几百人走遍了聊城及周边地市,如泰安、莱芜、济宁、德州、淄博、青岛、济南、邯郸、邢台……一无所获。
    但郭刚堂一直坚信,儿子一定能够找回来。于是,只要听到一点线索,他就立刻组织人赶过去。
    一个月后,他瘦了45斤;两个月后,他的头发花白了;当时他还不到30岁。
    1998年的一天,他悄悄收拾行李,准备再次外出。这一次,他暗暗下定决定,如果找不回来儿子,他也不回家了。
    为了能让他稳定下来,亲友把他安排到聊城城区一家大型企业工作,但仍然没有阻止他寻子的步伐,“挣点钱就请假出去找”。
    2000年,郭刚堂离岗,但他仍然重复以往的生活——挣钱、寻子。
    12年过去了,他寻子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中国。为此花去的费用超过了20万。他亲眼看到的女性人贩子有200多个,可惜没有小A。
   
    骗子骚扰 险遭殴打
   
    寻子路上充满了艰辛,还有可恨的骗子。
    在儿子丢失一个月后,郭刚堂就接到一名男子的电话:“我知道你儿子的下落,他被莘县张寨乡街上一个叫张继成的人收养了。”
    当晚,郭刚堂带领亲友赶赴张寨乡,发现确实有张继成这个人,可是已经去世三年。
    第二天,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棉纺厂附近的一户人家,但他提出条件,要想知道确切地址,需要拿4000元线索费。郭刚堂自然满口答应。
    随后这名男子又说,孩子在阳谷县石佛镇。这一次,与郭刚堂同行的是聊城警察,骗子虽被抓获,但郭刚堂心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为找儿子,他屡次遇险。
    1998年春天,他听说临沂市沂水卷烟厂附近有一户人家抱养了一个小男孩。
    一般情况下,郭刚堂只要听到有人买卖、抱养孩子,或某地破获拐卖儿童案件,他都要立即去打探消息。
    这一次也不例外,他匆匆赶到沂水。在路上,他遇到一个男子,遂上前打探消息。
    不巧的是,这名男子正是抱养孩子的男主人的哥哥,他故意指给郭刚堂错误的方向。
    事情并没有结束,就在郭刚堂在一个小餐馆吃饭的时候,包括这名男子在内的一帮人带着武器向他扑来。
    见势不妙,郭刚堂撒腿就跑。足足跑了五六公里,鞋子都跑掉了,才摆脱了险境。
    危险,郭刚堂不怕。两个月后,他再次去了沂水,结果证实那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
   
    携子寻子 坚定希望
   
    12年过去了,在寻子路上,郭刚堂结识了很多与他同病相怜的人。
    目前,他们搜集彼此的资料,如果听说哪里有拐卖孩子的信息,首先由距离最近的那个人去打探消息,然后再通知情况相似的人去寻找。
    “一个人的力量太有限了,大家联合起来,不仅能掌握更多的信息,还能节省一部分费用。”郭刚堂说。
    2008年春天,他还加入了“宝贝回家寻子网”,这是一个公益网站,热情的志愿者让他找到了家一样的感觉。
    不仅如此,郭刚堂还把自己的二儿子带上了寻亲路。
    “儿子丢了之后,第二年年底我们又生了一个儿子。”郭刚堂说,二儿子四岁半的时候,就开始跟他踏上了寻亲路,他们第一站去的是天津塘沽。
    郭刚堂说:“如果不是老大郭新振丢了,我们就不会要老二,所以即使我这辈子找不回儿子,也要把这种寻亲的意念潜移默化地传给老二,让他把哥哥找回来。”
    现在,郭刚堂的二儿子已经读小学五年级了,课余他会经常上网浏览网页,搜寻哥哥的信息。
    而郭刚堂为了能有更多的时间和费用寻子,开始给一家工艺葫芦厂家推销产品,“我寻子的脚步走到哪儿,就把产品卖到哪儿,这样才能维持我的正常花费”。
    郭刚堂坦言,截至目前他仍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但他永不言弃。(文/图 记者 孙克峰)

[此贴子已经被通师小狼于2009-9-10 9:18:47编辑过]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雨兼程又一月一位家长的寻子日记

 

2009-07-14 09:39:50 来源:聊城晚报 

漫漫寻子路 一走十二年》追踪报道

    他叫郭刚堂,今年39岁,家住聊城市开发区东城办事处李太屯村,1997年9月21日,儿子郭新振被拐走,此后十二年,郭刚堂一直没有停止寻子的步伐(本报曾予以报道)。
    6月13日,他再次出发,踏上寻子路。不同的是,这次他决心骑着摩托车一直找下去,准备一边卖葫芦,一边寻子。
    天不遂人愿,在湖北发生意外的他腿部摔伤,于7月11日提前回到聊城,但仍然行程万里,感动了无数国人,引来中央电视台等几十家媒体的追踪采访。
    他的行程路线是山东-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安徽-浙江-江苏-山东,一路上,他一直在寻找一名左脚脚面有烫伤的14岁男孩,因为这是他儿子的特征。今天,我们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了郭刚堂近一个月的点点滴滴,看看吧。

 

这是惊险的一幕:与死神擦肩,我硬撑

 

详细内容请点击: http://www.lcxw.cn/news/liaocheng/pic/20090714/19832.html

 

[此贴子已经被大树于2009-7-24 19:50:38编辑过]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滨 发表于 2009-7-14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匿名  发表于 2009-9-6 00:38
我不想泼冷水,我是青岛的,每天早上上班在路上看到的一个腿部残疾的要钱的十几岁的孩子长的那么像这个孩子
匿名  发表于 2009-9-27 13:44

郭先生:你好!我是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城关一中政教处主任李建坤,我今天中午看到中央电视台为你安排的节目,我也留下了眼泪,因为我总是心太软,我想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我是教师出身啊,懂得孩子们的动向啊,你孩子到今年有14岁了,一般应该上8年级了,一般现在的孩子们都上网,用QQ聊天,何不尝试一下?我还很想在我们学校找到你儿子,可现在长得什么样呢?我明天就到学校班班查找。我把你儿子和你的照片都弄到手机上了。通过网络和学校找最好了、

    你看到我的来信也别激动,目的是找儿子。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在我们这里的河滩钓鱼,当时我忘了拿毛巾了,我就和同伴们讲,谁有毛巾,有的说:我有,不让你用。还有的说我就一条,得自己用。这是有个老头说:这里有,离我不远啊,有条裤子(大人裤子)上面有两条毛巾。我说:什么毛巾啊我不用。

    后来问大家才知道,在昨天早上有个人(早上4点),裤子脱了下水后,大概有10几米就不见人了,有人说好像(背影)是个14-15岁的孩子,好素......

   我走的时候(第2天晚上)(即昨天晚上10点多)裤子还在岸上,可能现在还在那里。就是没见人。

匿名  发表于 2009-9-30 21:23
听说河北故城县西半屯乡十二里庄在那个年间从德卅抱来一个小男孩、但不一定是、
匿名  发表于 2009-11-8 09:07
看了今天的<天下父母之宝贝回家>很感动,我痛恨那些拐卖他们的人,你们的良知呢?难道你们的父母把你们生下来就是要让你们做坏事的?你们没有好好的想想,你们把他们的宝贝拐走了,做家长的感受吗?我懂他们家长的感受,这样的遭遇我的妈妈也有过,呵呵,我想跟这些父母们一起寻找失去的宝贝!希望你们能给我机会,让我成为宝贝回家志愿者的一员!
匿名  发表于 2010-1-5 05:56
看完后我很感动以后我会留心的,我支持你。相信好人有好报。
匿名  发表于 2010-3-15 15:01
看来这个孩子还没有找到,祈祷吧!
头像被屏蔽
云晴 发表于 2010-4-18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明月清风 发表于 2010-4-19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求助]寻山东聊城97.9被拐的2岁多的男孩郭新振
http://www.cngongyi.com/bbs/viewthread.php?tid=460&extra=
中国公益论坛寻亲找人版
红黄凤凰 发表于 2010-5-9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笨建议:老郭不要放弃各地的初中中学。每到一处,各地的志愿者要把郭振的寻人启事广泛分发,尤其是各个中学。
静宇 发表于 2010-5-9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这位执着的、可敬的父亲致敬!红黄凤凰的建议具有很高的操作性,儿子今年16岁了,正常应该上初三或者高一了,不要放弃学校的宣传和寻找。
红黄凤凰 发表于 2010-7-18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犯罪嫌疑人留下的物品,能不能由警方鉴定她的dna?
匿名  发表于 2010-12-28 16:03
孩子依然没找到吗?希望你能早点的找到孩子。
霏凡 发表于 2011-2-13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愿宝贝早日回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10-26 10:25 , Processed in 0.044788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