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9095|回复: 13

[聚会活动] [06.19][国内各媒体对宝贝回家活动的相关报道]

 关闭 [复制链接]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广州志愿者拯救乞讨儿童

国内各媒体对宝贝回家活动的相关报道

国内各媒体对宝贝回家活动的相关报道
6月2日,一位志愿者在广州街头散发“拯救乞讨儿童”的宣传单。当日,“宝贝回家广东群”爱心义务活动组的志愿者在广州开展“拯救乞讨儿童”宣传活动。他们请求市民看到乞讨的儿童时与该组织联系,为这些儿童群体尽可能提供帮助。
  新华社记者 壮锦/摄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宝贝,回家!——佛山日报

广州网友走上街头,发起“拯救行乞儿童”爱心活动,志愿行动将延伸到佛山

你曾施舍过路边的乞讨儿童吗?目前,城市街头“乞讨军团”越来越壮大,不少本应天真可爱、在父母身边撒娇顽皮的小孩却被无情地带到了乞讨的路上。而据媒体报道,不少乞讨儿童背后实际是被人操控的“职业乞丐”。今天,在广州天河城广场和中华广场,有一群网友自愿地相聚在一起义务向路人派发宣传单,倡导大家来关注身边的这群弱者。他们的活动有个温暖的名字,那就是:拯救乞丐儿童——“宝贝回家”。

  一切从何起源有太多的故事和说法,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有群志愿者牺牲了自己的时间、精力、金钱,尽自己的能力去帮街头流浪的乞儿回家。他们的行动闪耀着人性的善和美。

1

  以QQ群联络

  网友达成共识

  

  

  5月18日,一个平常的日子。任职广州某教育设备公司的郭太勇像往常一样从报摊买回一张报纸边走边看,一个小男孩双手被铁链栓着强制行乞的照片映入眼帘。“太可怜了、太震撼了。”看完报道后的他久久不能平静。按照报纸上的内容,他搜索加入了一个名叫“宝贝回家广州群”的QQ群。许多素不相识的网友在群内讨论着现在城市中被迫受控行乞的儿童。一些丢失了孩子的父母的呼唤也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热心的网友就出点子,我们能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身边的人,让大家都来关注这一弱势群体?我们想办法帮助那些被迫受控行乞的儿童重回亲人的怀抱?一个拯救乞讨儿童的共同想法在网友之间达成共识。

  大家开始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分担起该负的责任。郭太勇因为社会阅历、工作等关系成了本次活动的“军师”。接下来网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大家商量出了对付“职业乞丐”的招,并把这些建议放在了网上;会设计的网友将活动的主题设计成几款海报;有印刷资源的网友负责印制海报……一个个网友都在默默无闻地尽自己的努力做着贡献。大家准备要做的就是在6月2日这天,在广州天河城、中华广场人流密集的地方宣传关爱身边的这群孩子,尽自己的力量来阻止行乞团伙迫害孩子。活动的名字很温暖:拯救乞丐儿童——“宝贝回家”。

2

  网友报名踊跃

  救助计划周详

  

  

  郭太勇告诉我们,大家所倡导的也很简单,市民在看到行乞儿童后不要给他们现金,尽量给一些食物或衣物、书籍、玩具等;看到疑似受控的乞儿,劝导他们向有关部门求助,对疑似受虐待或被胁迫的行乞儿童,在保障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拍照存证或报警等。他说,“其实也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操纵儿童背后的黑手得不到钱财而放弃迫害乞儿。”

  按照活动计划,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资料整理组从全国的网站上把丢失儿童的资料整理出来,建立了数据库,再把网友拍到的乞儿照片和丢失儿童做对比,找出有相似的照片联系丢失孩子的亲人;行动组在不断探讨着使此次活动更加完美的细节;热心报名的网友人数在不断增多。同时,爱心接力也在全国蔓延着。北京、上海、吉林、深圳等城市也在组织着类似活动。

  5月31日,短短2天时间,已有200多名网友报名参与此次活动。郭太勇和几位牵头人的网友商量了一下,考虑到各方面的因素,只通知了报名前50名的网友参加活动。他们还在当晚举行了一个培训会。

  “培训主要是讲解一下活动的注意事项,虽然我们统一在身上挂了印有此次活动的主题语肩带,但当你把宣传单递到别人手中也有可能遭遇不理解受人白眼;可能遇到行政执法人员被误会等等。我们要把这些预计到的困难讲给网友听,让他们有心里准备。当然,我们用了半个月筹划此次活动,这只是个起步,以后我们会逐渐扩大活动的范围。”郭太勇说到。

3

  爱心接力行动

  计划走向佛山

  

  

  网络无界限。虽然是广州举办的活动,同样牵系着佛山热心网友的心。22岁的“猪头**小可爱”(网名)就是其中的一位。昨日从网站上看到这个消息后,想到佛山街头平日里的乞讨儿童的身影,她同样深深受到了震撼。网上搜索,找到“宝贝回家”广州群,然而很遗憾的是活动的报名人数已经超额,只能等下一次了。

  而在佛山某大型陶瓷集团工作的邓先生从网上看到这个活动的消息后,也迫不及待地加入了报名的队伍。不仅如此,他还发动了身边的同事一起关注这个活动。

  虽然因为受名额的限制,佛山的网友参加此次活动的不多,但他们有着同一个心愿,就是有一天这个拯救乞讨儿童的活动也会传递到佛山,让在佛山街头乞讨的儿童能回到父母身边,和别的孩子一样享受童年的乐趣。

  “军师”郭太勇说,今天在广州举办的宣传活动只是序幕,以后会逐渐把活动的触角延伸到周边城市。虽然说这样的宣传活动不能马上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多宣传、多倡导,政府多加强干预,还是有希望制止强制儿童行乞现象的。“我们以后一定会把志愿活动延伸到佛山的,佛山的网友这么热心, 流浪佛山街头的乞儿一定有希望重回父母身边的。”郭太勇说。

  [记者手记]

  助人的感觉也很好

  网络是冰冷的,它使人们的关系变得冷漠;网络又是温暖的,它能让有共同心愿的人走到一起。以拯救街头流浪乞儿为目的,网友发起的这次志愿活动,将人们的视线吸引到了关注小乞儿身心健康的角度。或许你曾经对伸出手乞讨的稚嫩脸孔充满厌恶,或许你对操纵小乞儿背后的黑手充满憎恨。但无论怎样,孩子是无辜的,他们只是一群无法掌握自己命运而被大人操纵的“赚钱机器”。他们过早地见识了人间冷暖疾苦,他们过早地承担起了社会白眼和不理解,但除了同情,你还可以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此次活动的“军师”郭太勇告诉记者,平时自己身处商场面对的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紧张、压力大,平时无暇顾及生活细微的感动。但网友的这次志愿行动让他重新认识到了生活的美好。原来向身边的人伸出援助之手的感觉也很好。

  文/本报记者 王晓丹

  图/本报记者 温庆强

 楼主|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扫街搜寻“铁链儿童”
金羊网 2007-06-02 09:15:40

外企白领妈妈发起寻找解救乞讨儿童的“宝贝回家”计划

新快报讯 (记者 林菁 实习生 石珂)“六·一”儿童节是孩子们的节日,可是在我们的城市里,有许多特殊的儿童,他们被迫冒着酷暑跪在地上,或者被铁链紧紧拴住沿街乞讨,在无奈和绝望中度过这个原本应该属于

他们的节日。为了拯救这些可怜的孩子,广州一群热心的爸爸妈妈,今天将前往天河城和中华广场,向广大市民派发传单,呼吁关注乞讨儿童的生存状态。

在过去的一个月,数百名来自广州四面八方的陌生网友,因为共同关注乞讨儿童而聚在一起,他们上街巡城搜救乞讨儿童,甚至建网站写博客。虽然目前搜救“铁链儿童”仍无明显进展,但这些热心的爸爸妈妈们表示,“宝贝回家”计划将会一直做下去,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采取有力的措施解救这些可怜的孩子。

“铁链儿童”照片引关注

5月9日,网友“阳光下的小草花”在广州妈妈网和天涯社区上发了一篇名为《救救被乞丐弄瞎眼的哭泣的宝贝!!》的帖子,照片中被铁链锁着的瞎眼儿童正在无助地哭泣。“阳光下的小草花”呼吁网友们共同关注,救出这位可怜的儿童。

一石激起千层浪。帖子发出后,许多广州的爱心妈妈们开始自发自愿地组织起来,一起来寻找这个被铁链锁着的瞎眼儿童,他们为这次活动取了一个名字———“宝贝回家”活动。

广州妈妈全城出动寻找

5月14日,广州妈妈网的数百位热心网友拿着“阳光下的小草花”发上网的照片,带上手机,从广州的四面八方走到了一起。他们从天河棠下、员村到越秀东山、白云新市,从大街走到小巷,开始她们的搜索之旅。

家住番禺的“珠宝妈”在员村工作,每天下班后,她不是像同事们一样赶楼巴回家,而是在员村二横路、三横路附近到处“闲逛”,寻找乞讨儿童的身影,并用带摄像功能的手机偷偷拍下任何可疑人物。“珠宝妈”告诉记者:“每次上街看到一些乞讨儿童的身影,就会想到如果自己的孩子也被拐卖去街头流浪乞讨,该多揪心啊!”

一个月来,广州妈妈网和天涯社区上的众多网友,展开了不眠不休的搜救活动。广州妈妈网客服高小姐透露,只要有网友发帖反映看见了铁链儿童,不管外面是风吹雨打还是烈日当头,只要有时间,这些网友们就会自觉加入到寻找铁链儿童的队伍中。随着活动范围的扩大,网友们表示,这个活动已经不仅仅是要寻找铁链儿童,还要扩大到关注每一个未成年的乞讨儿童。

网友多次寻找无果

尽管网友们多方努力,但自从“铁链儿童”的照片曝光后,就再也找不到“铁链儿童”的踪影了。5月14日,有网友在三元里发现了“铁链儿童”照片中的那个残疾老头,“但是老头身边被锁的小男孩却不是原先的那个”。热心妈妈们赶紧报警,但是令她们没有想到的是,残疾老头一口咬定说,孩子是他自己的,警察只好将他放走,这让妈妈们感到很无奈。

5月27日,记者接到报料称,上午10时30分左右在海珠区上冲菜市场内有人看到老乞丐和“铁链男孩”。记者与一班网友赶到现场寻找,结果因暴雨被迫停止搜救。在场的保安向记者证实,当天上午确实有一个老乞丐带着一个被铁链锁着的小男孩在菜市场行乞,但是不是照片中的“铁链儿童”,他也难以证实。

上图:王云涛/绘

[1] [2]
下一页
活动发起人“阳光下的小草花”:

“瞎眼男孩无助的表情让我下定决心”

网友“阳光下的小草花”是第一个在广州妈妈网上发帖呼吁救助“铁链儿童”的热心妈妈。出人意料的是,这位热心妈妈并不是广州人,而是一位上

海妈妈。

“阳光下的小草花”姓陈,是一位上海外企白领。她告诉记者,5月份她在天涯社区浏览一条名为《重庆黑心保姆偷走男婴》的帖子时,看到了一位叫“长沙美容师”的广州网友发的两张图片,图片内容触目惊心,一个瞎眼的小男孩被一个老头用铁链锁着在街上行乞。陈女士说,“铁链男孩”无助的表情让初为人母的她下定决心:呼吁社会各界人士关注未成年乞讨儿童。

陈女士说:“虽然‘宝贝回家’计划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但是没想过广州市民对社会公共事务如此热心,这让我很感动。”

工程师张先生从天涯社区上看到相关帖子后,便主动请缨成为“宝贝回家”计划的组织者之一。从巡城扫街搜寻“铁链儿童”到写印宣传单,都是张先生和一班陌生的网友一手一脚做起来的。

作为一个两岁女孩的父亲,张先生说,“我们进行这样的活动,最终的目的就是呼吁保护这些未成年人的权利”。虽然目前搜救仍无进展,但张先生仍信心十足地告诉记者,“宝贝回家”活动会一直做下去,希望能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注意,出台相应的措施阻止未成年人上街乞讨。

专家说法

职能部门应配合解决儿童行乞问题

广州华科律师事务所代月强律师告诉记者,《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已经有规定禁止儿童乞讨,所以目前这个问题实际是一个相关部门执法力度不够的问题,也与社会意识不高有关系。执法部门如公安机关遇到乞讨儿童问题时,本来就有义务去调查其来历,弄清楚这些乞讨成人与儿童的关系,并依照《义务教育法》送乞讨儿童到教育部门接受教育。

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社会学博士谢建设教授则表示,杜绝利用被拐的儿童行乞这一现象,关键在于法律的完善和社会各个职能部门的配合。解决的最好的方法,是由政府特别是公安部门出面,对这些乞丐进行鉴别,通过社会团体的救助,解救受控儿童。

网友心声

“可爱阳光宝贝”:政府应该组织一次行动,把街上那些乞讨的小孩子及控制他们的乞丐全部带到救助站,对那些声称孩子是自己的人要求他提供身份证、家庭住址及孩子的出生证。那些孩子的照片及DNA要放上一些寻子网站,说不定这样一次行动,就能让多少孩子重新回到父母的身边。

“莫兰妹妹”:前天看到了篇报道,是一个打入丐帮的记者写的,说这些街上带着小孩乞讨的,孩子都是拐骗来的,为了博得同情心,也为了更好控制,这些小孩都会被打残,要不就是给药他吃,让他变傻!

“阳光下的小草花”:我们遇到的困难很多,市民打电话报警,警察一般只是把乞丐赶走,受虐儿童得不到救助。而且,恶乞只要说是孩子的亲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被迫乞讨儿童身心备受摧残。

宝贝回家QQ群:5624826

网页: www.baobeihuijia.com www.taiyc.com

(日京/编制)

 楼主|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失实”帖子改变孩子命运 

2007-05-31 09:08:52 南方都市报 丰鸿平

  他不用在垃圾堆里寻找吃的了,他还有了个名字——蒲恩


    
  帖子的标题很惊人:《被割掉了舌头和生殖器的孩子的生活》。帖子的图片很震撼,一个衣不蔽体、头上有伤的孩子在垃圾堆里找吃的。当地政府看到帖子后积极救助,现在孩子住进了福利院,有衣穿,有饭吃。

  帖子的内容后来被证实与事实有出入,孩子的身体其实没有被摧残。不过,正是这篇“失实”的帖子,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

  人们正在越来越多地把寻找失踪儿童、救助流浪儿童的希望寄予网络。
      
  有全国影响的天涯社区和当地的赤壁论坛联动,警方和政府第一时间积极介入,让“网络寻找救助流浪儿童”的命题有了一个不错的成功案例。
  
  让人揪心的帖子

  5月25日网友饰水年华在天涯社区发帖,描述了湖北省赤壁市赵李桥镇前进街一位流浪儿童的悲惨遭遇。耸动的标题《被割掉了舌头和生殖器的孩子的生活》很快吸引了网友的注意并被编辑置顶。

  原帖中写道:“小孩在去年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被丢在这里。冬天孩子只能在雪地里躺着,虽然还是有好心的人送饭给他。但是没人送饭的时候却只能蹲在垃圾堆里捡煤球吃。头上的伤口是被货车撞的,绷带是我们这个地方卫生院的黄医生给包扎的,可怜的孩子头痛得厉害时,每天晚上都可以听得到他哭声。”文字后贴出的图片让人不忍细看。

  众多网友跟帖表示同情希望能够帮助这个不幸的孩子,更有人找到了当地有关部门直接反映问题,据说赤壁民政局的电话几乎被打爆。与此同时身在当地的好心人也纷纷采取行动。
  
  让人安慰的结局

  当地的赤壁论坛很快跟进。5月27日赤壁网友寻舞与雪舞斜阳清早便来到原帖所说的地点寻找未果。

  “大概10分钟不到,公安局110的同志看到这篇帖子,亲自跑到我家里来问清楚情况。”雪舞斜阳说。警方看到帖子并介入救助,让事情很快得到进展。最终孩子被发现并立即转送到了赵李桥派出所,医生为其检查身体时,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也赶到了现场。

  当天下午网友美丽妈妈还接到了赤壁民政局长和赵李桥镇长的电话。局长告诉她,孩子现在在医院,并说舌头和生殖器并没割掉,随后会送他去当地的儿童福利院。参与此事的几位好心网友将事情的进展即时发布,天涯社区许多一直关注此事的朋友们看到后都长舒了一口气。

  28日晚,两位网友去福利院看望了这个幸运的流浪儿童,“他的智商估计有点问题,口中一直鼓泡沫,不会说话,只会含糊不清的喊叫,这也许就是在垃圾堆里被人误以为舌头被割去的原因”网友裤子说。

  裤贴出照片,照片里的孩子似乎对新生活还有些茫然,不过他确实并不缺少身体的任何部分。

  福利院的孩子都姓蒲,他们也帮他取了个美丽的名字——蒲恩。
  

  寻找失踪儿童寄望网络


  一边是多家寻人网站倒闭,一边是网友继续努力办网站寻人
  
  宝贝回家寻子网:

  www.baobeihuijia.com

  搜人网:www.souren.net

  寻人启事网:www.xrqs.com
  
  人们对流浪街头的儿童们的热心,借助网络的力量得以扩大开来,人们甚至希望,网络能够解决丢失儿童的问题。
  
  寻找丢失儿童非常难

  4月份,网友“阳光天使”开始做一个叫“太阳城寻子联盟”的网站,把被拐儿童的信息放到她的网站上去。后来为了支持广州妈妈网“宝贝回家”的活动,阳光天使把她的网站改名为“宝贝回家寻子网”。

  现在她的网上已有600多个被拐儿童的信息,都是有照片、联系方式的,这些信息大都是她通过网络搜索所获得,还有丢失儿童的家长向她提供。“阳光天使”说她的资料还没有健全,她估计她能找到的丢失儿童的信息,至少是2000人。

  现在,阳光天使把每天除吃三顿饭和睡觉的13个小时的时间全部用在这个网站上。“宝贝回家”网站开通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还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要找到一个丢失儿童是如此之难。

  这一点“寻人启事网站”的沈浩深有体会。他的网站开通6年时间,他说至今找到400人,其中儿童40人。为了寻人,他走遍全国18个省。
  
  前公安局长办网站寻人

  在鹰潭、昆明、东莞、贵阳、郑州等地已经自发地形成了区域性的寻子联盟,但“阳光天使”发现他们之间的信息交流并不畅通,而在寻找孩子的过程中,每个家庭都掌握着不少孩子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可能对于其他的寻亲家庭来说是极其重要的。“阳光天使”希望她的宝贝回家网站能够帮助寻找失踪儿童及一些流浪乞讨的孩子找家,为孩子家长及志愿者提供一个信息沟通的平台。而沈浩的愿望,是像“寻人启事网站”这样的民间组织,能够组织化、机构化和规范化。

  但是沈浩遇到了他不能克服的困难。用他的话说是:“民间组织、志愿者遇到的所有问题我们都遇到过。”事实上,他们就是一个民间组织,成为一个经过注册的合法的民间组织是他的愿望。但当他想要这样做的时候,他找不到主管部门,也就不能申请注册。

  如果他是一个公安局长,事情就会好办得多。湖北麻城的朱伯儒就轻易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这位麻城公安局的前局长,曾经数次面对向他求助的丢了孩子的家长们流泪的脸,却无能为力,不再担任局长后他投身于网络寻人事业。
  
  1年时间24家网站倒闭

  “如果把丢失人口的照片都能放在网上,而家属都能上网看到这些照片,还不能把他们找回来吗?”前公安局长朱伯儒对网络力量寄予厚望,他甚至理想地认为,网络能够解决全部的问题。

  朱伯儒更寄希望于政府,寻人网站把社会上丢失人口的信息汇集起来,也许能够引起政府的关注,而政府对公益事业的投入,是民间力量不能比拟的。

  2004年,朱伯儒建了“麻城搜人网”,现在改为“搜人网”。据搜人网联络员丰红梅介绍,已经找到了20个人。不过面对无以计数的走失人口,朱伯儒承认,个人的力量是很微弱的。

  像“寻人启事”、“搜人网”这样的网站,还在运作的有70多家,在2005到2006年1年的时间,有24家寻人网站倒闭。“没有一家是盈利网站,都是公益性质的。”沈浩说,他的网站95%的内容提供的是免费服务,很少一部分才是收费服务,以让网站能够继续运作下去。

  “现在这些网站都处在散兵游勇的状态。”沈浩说,当他们的资源枯竭的时候,就成了需要被救助的对象。沈浩说,志愿者所做的事情是应该由政府来做的,“街上流浪、被强制乞讨的那些儿童,他们离开父母后,对他们有监护权的是谁?有让他们得到教育、救助责任的,又是谁?”
  
  网友上街救助儿童面临困境
  
  广州妈妈网的网友们对寻找救助被拐儿童很热心。上次寻找“铁链儿童”的行动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六一儿童节就要到了,她们希望能够帮到可能正在受罪的那些孩子。但她们也遇到了看起来不能解开的结。
  
  警方很难介入

  “找这些孩子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不能确认他们是否是老乞丐的孩子,不知道他们是否是被拐卖的。”笑红,广州的一名网友,在广州救助乞讨儿童志愿者的qq群里,她提的意见相对理智而成为群里的意见领袖。

  笑红第一次上街寻访的乞讨儿童是在杨箕村,她看到一个老人带着一个10来岁的女孩在乞讨。她走上去,和他聊了起来。老人说女孩是他女儿,他说他还有一个大女儿,留在河南老家。

  “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父女关系,一个农村的70岁老头,怎么可能有一个10岁的女儿呢?”笑红发现了更多的疑点,她背着老头问小女孩的姐姐在哪,小女孩告诉她是在广州,而不是老乞丐所说的河南。当笑红问小女孩老头对她如何的时候,她看到小女孩在发抖。

  笑红向110报了警,一会儿来了一辆警车,警车上下来一个保安,保安对老头说:你们走吧。笑红不甘心,她上去拉住警察,说了她对这一老一少两乞丐的怀疑。警察说,我们知道了。

  后来笑红咨询了法律界的人,她得知除非老乞丐或者小女孩和刑事案件相关,否则警方不会轻易立案。
  
  从乞丐手里买下孩子?

  有网友说去把她抢过来,这是违法的事情,没有得到响应。那买过来可以吗?广州妈妈网的不少网友有这样的想法,并且准备这样做。但她们也知道,这种方式可以解救一个孩子,更多的被强制儿童怎么办呢?并且买孩子,也是违法的。

  她们希望能够立法救助流浪儿童,这也是很多关注流浪儿童的人们的目标。“猪肉涨价温总理都关心,流浪儿童他没理由不关心吧。”笑红说。已有网友在网上给温家宝上书,以期引起关注。

  “我们在关注着广州妈妈们的下一步活动,希望她们能够找到打开这个结的办法。”沈浩说的结,包括孩子由谁来找、怎么找、找到了怎么办、由谁来监护这个孩子等问题。

  沈浩希望中国能够建立一个儿童失踪预警体系。这个体系类似美国的“安珀预警”机制。

  安珀预警”(AmberAlert)。该系统是根据一名在1996年被绑架及谋杀的9岁德州女孩而命名的。“安珀预警”系统依赖公众的协助,在儿童失踪最初关键的数小时内,警方期望民众提供线索。

(编辑:吴敏东)

 楼主|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击控制乞讨罪行,广州网友上街宣传
( 2007-06-03 11:19:32) 稿件来源:南方日报

 “拒绝儿童乞讨,宝贝回家”

新华网广州6月3日电(袁丁 欧阳少伟)街边时隐时现的乞讨幼童,究竟是为生活所迫还是被人控制成为赚钱工具?昨日上午,广州近百名肩披“拒绝儿童乞讨,宝贝回家”绶带的志愿者自发地走上街头,向过往的行人递上他们自制的宣传单,希望更多的人关注乞讨儿童的生存状态。

缘起??

乞丐链锁盲童震惊网友

事情缘起于5月9日的一个帖子,网友“阳光下的小草花”在广州妈妈网和天涯社区上发了一篇名为《救救瞎眼的哭泣宝贝!!》的帖子,照片摄于广州街头,画面上一名被铁链锁着的瞎眼儿童被抱在一个乞丐的手中,正在哭泣。帖子发出后,广州许多热心网友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希望能找到并救助这名幼童。 

此后一个月间,广州妈妈网和天涯社区上的众多网友展开了多次集中搜救活动。虽经多方努力,网友们始终没有再发现“铁链儿童”和那个被怀疑有强迫乞讨行为的乞丐。随着找寻行动的推进,志愿者发现,广州街头的乞讨幼童数量不少,他们的命运令人担忧,于是“拯救乞讨儿童,宝贝回家”行动应运而生。一群热心的网友在QQ上建立了“宝贝回家”广州群,并在天涯网、妈妈网和搜人网发帖,寻找志愿者参加昨天的志愿派发宣传单活动。

行动??

祖孙三代齐来做义工

“您好,请关注乞讨儿童,请支持我们的行动。”昨日上午10点,来自广州四面八方的近百网友分别来到中华广场和天河城两个集合点。他们向路人派发自费制作的宣传单,其内容一方面表达了对乞儿的怜爱,一方面也表达了对不法分子控制幼童乞讨的愤慨。

昨日来参加活动的网友不乏携亲带友者,龚女士就是其中之一。“当我看到那些可怜的乞讨孩童时,我感到说不出的心酸,所以我要用具体的行动来支持这次的爱心行动。”和她一起前来的还有其74岁的父亲和19岁的女儿,“当我告诉他们我来参加这个活动时,他们很支持,今天上午就和我一同前来。”而陈先生是一位1岁大的小孩的父亲,他是一大早从佛山赶到广州的。

活动在中午结束,志愿者们共派发了1万多张宣传单。“虽然并不是每个接过宣传单的路人都会仔细看,但是我觉得行动起来就是进步。”一名志愿者兴奋地说。据悉,最近网友们还希望能在网上发动签名,呼吁社会及有关部门关注儿童乞讨问题,打击控制乞讨罪行。

失望??

执法有难度警察也困惑 

记者昨日从法律界了解到,目前我国对于控制未成年人乞讨的法律制裁已相当明确。根据去年新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以强制手段组织残疾人或14岁以下儿童乞讨且情节严重者,可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从本月起开始实施的新未成年人保护法中,也明确规定禁止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违者将由公安机关给予行政处罚。几位志愿者均告诉记者,他们此前曾因幼童乞丐的问题多次报警,警员到场后往往只是让乞丐和幼童离开,让他们深感失望。

部分基层警员表达了他们的难处。在流花车站路段巡逻的陈姓民警表示,曾有市民当面向其指出附近的桥面有受控乞儿出现。在目前的体制下,巡警只能将信息反馈到当地派出所,由派出所民警调查。

在基层派出所工作10多年的李姓民警则告诉记者,这类案子处理起来难度很大,因为乞儿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交谈中多数不爱说话。乞儿的不配合,使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难度加大。也只能将乞儿送到民政部门救助站或福利院。“没有证据,谁敢长期扣留那些乞丐?如果小孩不举报、告发,又没有人站出来证明自己是小孩的真实亲属或监护人,我们立不了案。”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员说。(完)

北方百合 发表于 2007-6-3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的人越来越多,相信这些孩子一定会得到更多实际的帮助
 楼主|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拯救流浪儿网友在行动
2007-05-31 00:25:08
  [扬子晚报网消息]

在“google”搜索“流浪儿童”,可以得到79.8万条链接,而在“百度”,这个数字是171万。在这些链接当中,最新的一条新闻是“赤壁流浪儿”事件,最热的一个关键词则是“宝贝回家”活动……

  事件的主人公是一个流浪在湖北赤壁的少年,他的照片被人发到网上,短短几天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很快由于当地政府部门的介入,其命运从此被改变;活动的发起者则是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最初目的是救助被强制行乞的儿童。两者指向了一个共同的现象和话题——社会对流浪儿童的热心和爱心,正由于网络的力量而传播扩大,而越来越多的人正尝试或希望通过将这种力量反作用到现实,进而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A “失实”帖子挽救了“蒲恩”

  5月25日,一篇题为“被割掉了舌头和生殖器的孩子的生活”的帖子被首发在天涯论坛,作者“饰水年华”用短短300余字向网友们介绍了一个“住”在湖北省赤壁市赵李桥镇前进街的少年——无家可归,冬天只能在雪地里躺着;没好心人送饭时只能在垃圾堆里拣煤球吃;头被货车撞了,痛得厉害时每晚都可以听到哭声;被割掉了舌头和生殖器;这样的情形已经持续了一年多……

  帖子迅速引起轰动,同一时间,当地相关部门纷纷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询问电话。而在赤壁当地,地方论坛和热心网友开始行动起来,组织寻找、报警求助、专帖呼吁……直到27日,当地公安部门终于找到了这个少年并将其送入福利院。赤壁当地网友“雪舞斜阳”直接参与了寻人并负责在天涯论坛发布进展消息,两天40多个小时,她的手机几乎被打爆。

  事情的进展圆满得出乎所有网友的意料,医生在检查治疗时发现少年的舌头和生殖器并没有失去,他已被送到当地儿童福利院,不仅从此衣食无忧,更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蒲恩”。

  B “宝贝计划”酝酿当中

  作为个例,“赤壁流浪儿”的归宿无疑令人满意,更重要的是,事件让大家看到了借助网络力量改变流浪儿童生存问题的希望。有关“流浪儿童”的一个重要话题是儿童行乞,基于对这一现象的关注一个叫做“宝贝回家”的主题活动源于广东并迅速在全国蔓延。

  3个星期前,同样是在天涯论坛上,有人贴出了几张关于乞讨儿童的照片,照片的标题是“男孩被弄瞎双眼,用铁链锁住乞讨”,画面上的小男孩非常可怜,正在一名残疾男子的怀里揉擦眼睛,双手可见铁链相连。——这就是网上轰动至今的“铁链男孩事件”。

  尽管这次寻人行动并不那么顺利,男孩至今未能找到,但正因为事件的刺激和触动,网友觉得应该更实质性,更具体,参与范围更广的举动来帮助这些孩子,“宝贝回家”行动应运而生。行动的目标不再是某个儿童,而是流浪在街头的可能被强制行乞的孩子们,参加行动的志愿者被要求用相机等设备记录下他们所看到的行乞儿童,并上传至论坛。据不完全统计,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宝贝行动”已经在全国近10个省设网上群组,参与网友达到数千,成百计的行乞儿童图片被在网上公开……记者试图联系江苏地区负责人,但截止发稿时,仍没有获得回音。

  C 现场救助困难重重

  然而,仅仅是上传几张照片,还远远不能达到真正帮助这些孩子的目标。就在网友们希望能够采取进一步行动时,却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麻烦。

  “找这些孩子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不能确认他们是否是被拐卖的。”在广州“宝贝回家”QQ群里,网友笑红讲述了自己的一次经历——某日她看到一个老人带着一个10来岁的女孩在乞讨,老人自称女孩是他女儿,从河南老家来。“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父女关系,一个农村的70岁老头,怎么可能有一个10岁的女儿呢?”笑红背着老头问小女孩几个问题,发现了不少疑点,于是她向110报了警,然而随后到来的警察却放走了老头和女孩,原因是证据不足。

  确如笑红所说,网友根本很难分辨行乞儿童究竟是否被迫,“这些孩子有的从小就被拐卖,有的是弃婴,有的则没有证明自己身份的能力,我们能做的只是怀疑。”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心去解救行乞儿童,也无力为之。有网友说去把孩子抢过来,这本身就是违法;那买呢?不少网友有这样的想法,但有人认为,“买卖行为本身违法不说,更会滋长拐卖者的贪念,而且并不能解决所有孩子的问题。”

  D 呼吁“让所有的行乞儿童回家”

  这个“结”如何解开?“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寻找着答案,行动开始升级。昨天下午,广州“宝贝回家”行动组织者之一“宝贝她爸”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宝贝她爸”姓张,35岁的他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张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广州地区的此次行动,原计划还是寻找“铁链男孩”,“联系了私家侦探,打算让他帮助找到那个孩子,佣金都准备好了。”但这个计划最后还是被取消了,“原因有很多,但主要是我们通过网友们的切身经历看到,去寻找或解救一个两个儿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张先生说,“宝贝回家”的宗旨已经由“解救被迫行乞儿童”变为“让所有行乞儿童回家”。

  “我们现在能做的还只是呼吁和宣传。”6月2日,将有50余名“宝贝回家”志愿者走上广州街头,向路人发放宣传单,内容是“不要给乞丐钱,把乞丐的生存问题踢回户口所在地的政府”。张先生表示,此次行动后,还将组织万人签名等活动,希望“通过全国性的运动促进政府立法在更多的层面保护儿童”。例如,建立所有丢失孩子家长的全国性DNA数据库,立法规定带儿童乞讨属违法行为给以处罚。并给以拐卖孩子犯罪者重罚等等。“我们的目标是三年内让全国范围内看不到儿童行乞。”张先生说。

  张 磊
编辑:
  1. &lt;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gt;<br>
  2. <!--
  3. var s = "system" ;
  4. var text = s.replace("system","");
  5. document.write(text);
  6. //-->
  7. <br>&lt;/script&gt;
复制代码
   来源:扬子晚报
 楼主| 春暖花开 发表于 2007-6-3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拯救乞讨儿童
     2007-06-03 来源: 新华社

一位志愿者(右一)在广州街头向市民散发“拯救乞讨儿童”的宣传单。

一位志愿者在广州街头散发“拯救乞讨儿童”的宣传单。

6月2日,“宝贝回家广东群”爱心义务活动组的志愿者在广州开展“拯救乞讨儿童”宣传活动。他们请求市民看到乞讨的儿童时与该组织联系,为这些儿童群体尽可能提供帮助。 新华社记者 壮锦 摄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18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让宝贝回家,让人权回归 东方早报

2007-06-18 来源:东方申报

http://www.news365.com.cn/wxpd/sp/xwsp/200706/t20070618_1456257.htm

“岁月稀释不了亲情的血,距离分隔不开相拥的心……”这是“宝贝回家寻子网”首页上的一句话。这个以救助流浪少年为宗旨的公益性网站,正越来越受到关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

实际上,该网站只是一项民间救助行动的一部分。更多的人,正在以QQ群、论坛发帖等形式,参与到这项名为“宝贝回家计划”的救助行动中。他们所做的事情,就是拿起相机,将街头流浪儿童拍下来,上传到网站、QQ群,让流浪儿童早日回到父母的身边。网聚爱心,让宝贝回家——多么响亮的口号,多么感人的行动!

那些流浪街头、风餐露宿的少年,也许是被拐卖,也许是离家出走,甚至可能是被父母狠心抛弃的。但这都不是忽视他们基本人权的理由。《世界人权宣言》明确规定:所有儿童,无论婚生或非婚生,都应享受同样的社会保护;《儿童权利公约》则具体规定了全人类儿童享有的权利。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规,也有相应规定。毫无疑问,任何人(包括流浪儿童的父母)、任何机构,都无权剥夺未成年人应享有的权利。

遗憾的是,仍有不少儿童被迫乞讨、卖花,甚至被逼去当小偷、参与犯罪。这样的事情见多了,许多人的爱心开始麻木,乃至于视而不见。这样,对流浪儿童群体而言,就存在着一个巨大的“人权暗区”——在颠沛流离的生命旅程中,他们失去的不仅是父母的保护,还丧失了个人的合法人权。而在我们看来,一个漠视流浪儿基本人权的个体,其个人的价值观是有缺陷的;一个忽略流浪儿基本人权的社会,不能称之为文明法治社会。

让人不无欣慰的是,不少热心公民的自发努力正在照亮这一“人权暗区”。就具体操作,我认为,一方面志愿者应积极寻求政府救济力量的介入,另一方面,有关政府部门不能坐视旁观。因为,救助流浪儿过程中,个人和民间团体必然会碰到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需要政府部门施以援手。更重要的是,救助流浪儿童、未成年人不仅是政府部门的基本职能,同时更是不可推卸的责任。

因此,在行动过程中,“宝贝回家”计划的志愿者们有必要而且要勇于要求民政部门等机构介入救助行动。有关政府部门也应积极出面,让宝贝们早日回到父母身边,回到正义的怀抱。我还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法律界人士参与其中,共襄义举,为维权行动提供必要的法律指导。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18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助“宝贝回家” 网友发起让流浪儿回家行动 来源:钱江晚报

中新浙江网6月6日电 走在大街上,如果有人向你发放关注街头流浪乞讨儿童的材料,或者有人正向在街头流浪或乞讨的未成年人提供帮助,那也许是一群“宝贝回家计划”的志愿者们在行动。

“宝贝回家计划”是宁波的“妈妈网友”们发起的送街头流浪乞讨儿童回家的网络活动。这个活动通过互联网迅速在全国传播,目前共有40多个城市的网友成立了类似的活动组织。这些网络组织形成了联盟,现在有数十个QQ群和网站在运转,以呼唤更多的人加入到这项活动中来,让更多的流浪乞讨儿童回到妈妈身边或校园里。

  让孩子不再流浪

  昨天上午,笔者费尽周折和“宝贝回家计划”发起人之一的宁波北仑网友刘女士取得了联系。据刘女士介绍,他们是去年6月开始筹集这个活动的。

  刘女士说,不知从何时开始,街头乞讨的流浪儿童越来越多。“当你走在城市街头,总有一些或清澈或世故的眼神进入你的视线。还不能行走的婴儿被大人抱着乞讨,大一点的孩子独自跪在街上。也有些孩子,他们不乞讨,但他们或偷窃,或卖花,或做杂技。有时候走在街上,冷不防会有一双小手抱住你的腿不放,或可怜巴巴或麻木地看着你。我们通常厌恶地看着他们,狠狠地甩掉他们的手。”刘女士说,时间长了,她开始思考,这些孩子为什么会出来流浪呢?

  经过刘女士的观察,她发现这些孩子背后都有无形的手在控制着。“孩子们是无辜的,他们应该回到妈妈身边或校园中去,而不是在社会上乞讨流浪!”刘女士将在生活中看到的流浪乞讨儿童拍下来,并且写成《送宝贝回家,让马路上的孩子不再下跪!》的帖子,发到全国各大网站上。

  40城市联动让宝贝回家

  刘女士的帖子在网友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互联网再次表现出它的神奇性,在全国网友的共鸣和支持下,第一个“宝贝回家QQ群”建了起来,更多的志愿者加入进来,用各种办法给身边的流浪儿童提供帮助。

  “宝贝回家计划”的另一名发起人网友“阳光天使”介绍,现在北京、深圳、上海等近40个城市的网友已建立起类似网站,呼吁关注流浪儿童生存现状,给丢失孩子的父母提供发布信息的平台。

  据宁波的一名网友介绍,宁波共有近百名网友加入了“宝贝回家计划”,已经救助过数十名流浪儿童。在今年“六一”节前举行过一次“妈妈扫街”活动,网友们当场解救了3名流浪儿童,并将孩子们送到救助机构。

  志愿者大多是妈妈

  在宁波,加入“宝贝回家计划”的网友大多是妈妈。一名网友说,做了母亲之后,看到街头乞讨的孩子,会觉得很痛心。

  为帮助流浪孩子回家,宁波的“妈妈志愿者”们表现出极大的社会责任感。她们给行乞儿童建立网上档案,碰到在街头乞讨的孩子,就蹲下来跟孩子说说话,记录一下资料,包括年龄、姓名、性别、老家、行乞原因等。再根据孩子们的不同情况,确定救助方案,比如判断出带孩子乞讨的人并不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就立即报警或向媒体寻求帮助等等。志愿者们还利用网络建立广泛的宣传系统,目前已经为多个行乞儿童建立网上档案,如果这些孩子是被拐骗的,照片传到网上后,他们的父母可以获取一些信息。

  为了让更多的人关注流浪儿童,宁波的一些志愿者还到上海、深圳等地进行宣传。  -本报通讯员边城雨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18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宁波很多网友加入到“宝贝回家计划”星辰在线

本报驻宁波记者 俞 莹
  本报讯 刘琪(化名)是个胆小的女人,每次在街头看到残疾的小孩乞讨,她都会别过脸,远远地绕开。但是现在,她不仅不绕开,还会凑上前去,给那些乞讨的孩子拍照。
  “我是一个母亲,我懂得一个孩子对家庭的意义。”
  刘琪30岁,在北仑工作,女儿刚5个月大。“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那些被拐骗出来、被人操纵去乞讨的孩子可以回家!”
  刘琪现在做的事情,是组织更多的宁波人参与到一个叫“宝贝回家计划”的活动中来。为街头那些被操控乞讨的孩子尽一份力,帮助他们尽快回到父母身边。
  这个上个月发起的活动,已在全国5个省市的14个QQ群得到响应,并有146张乞讨儿童的照片上传到了宝贝回家网站。
  把路上看到的乞讨儿童都拍下来
  宝贝回家计划
  “宝贝回家计划”由吉林省的网友“阳光天使”发起,目的在于帮助那些被拐卖或者骗到街头乞讨、卖艺的未成年人,通过网友拍照,上传到网上的方式,使全国各地丢失孩子的父母来辨认,帮助他们团聚。
  从2006年开始,她就为这个活动自费创建了网站(www.baobeihuijia.com),并于今年4月份正式开通。
  QQ群
  群是即时通讯工具QQ,给用户中拥有共性的小群体建立的一个即时通讯平台。比如可创建“我的大学同学”,“我的同事”等群,每个群内的成员都有密切的关系,如同一个大家庭中的兄弟姐妹一样相互沟通,使大家不再一个人孤独地呆在QQ上,而是在一个拥有密切关系的群内,共同体验网络带来的精彩。
  这几天,宁波东方论坛上刘琪发的一个帖子引起了网友的注意,刘琪说,她想在宁波成立一个帮助乞讨儿童回家的组织。“我希望参加这个组织的网友都能用自己的手机、相机,把路上看到的可疑乞讨儿童的照片都拍下来,然后把照片发到网上,供那些丢失孩子的家长们辨认,以便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孩子。”
  让刘琪获得勇气的,除了女儿,还有一组照片。
  一个月前,刘琪在网上看到一组照片:一个双目失明的小男孩,被绑在一个老乞丐的身上,不停地哭……她被震撼了:“我开始明白,原来那么多乞讨孩子的残疾,并非天生或者出于意外,而是被人拐骗人为弄残的,目的只是为了博得人们的同情,讨得更多的钱。丢失孩子的父母,身心俱焚。而被人拐骗的孩子,却要受那样的苦。”
  宝贝回家计划已在5省市联动
  5月14日,一个名为“宝贝回家”的网友在天涯网上发起号召,“让我们做些什么,让更多的人、让相关的部门听到我们的呼声,人贩子须用重典,严厉打击买卖人口以及禁止利用儿童乞讨、卖艺,将乞讨儿童安置福利机构并协助寻找亲人……请给孩子一个安全的成长空间。”
  这个帖子招募的,是帮助宝贝回家的志愿者。
  短短几天内,号召迅速得到全国各地网友的热情响应,到目前为止,全国已有广东、江苏、上海、北京、浙江的14个地区建立了相应的QQ群,群内网友都会组织一些活动和拍下街头乞讨孩子的照片发到网上,供走失孩子的家长们辨认。
  现在,已有146张乞讨儿童的照片上传到了宝贝回家网站,虽然现在还没有成功的案例,但发起人“阳光天使”相信,当影响扩大到一定程度,肯定能帮一些孩子找回自己的家。
  如果你也想加入请记下他们的QQ群号
  5月中旬,看到“宝贝回家”的号召后,刘琪建起宁波的“宝贝回家计划”QQ群(群号:28402827)。
  由于成员不多,小刘还没组织过一次集体活动,只是安排网友们把在路上拍到的照片传到网上,自己也把拍到的照片传到了宝贝回家网上。
  “风风”是“[浙江]宝贝回家”QQ群的成员之一,宁波的网友。
  她现在每到周日出门的时候,都会带上相机,把路上看到的乞讨儿童拍下来,另外,为了防止幕后操纵的大人通过孩子赚钱,她说她只会给孩子买食品,或者送他们玩具,不会给他们钱。
  网友“兔妈”是上海宝贝回家爱心社的成员,她还加入了“[浙江]宝贝回家”QQ群,以便及时与其他地区取得联系。她说,上海近期正在筹划搞一次宣传活动,希望长三角的爱心志愿者能够一起把活动做大,宣传资料可以共享。
  据了解,拐卖儿童现象比较严重的地区主要分布在广东、广西和贵州,而潮汕地区,则是被拐儿童的重要买入地。这些地方也就成为活动的重点宣传区域。
  “阳光天使”告诉记者,网友自发组织帮助乞讨儿童,目的除了让失散的家庭团聚之外,还希望通过全国性的活动,能唤起更多的人在更多的层面保护儿童。

来源:新浪网 编辑:星辰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18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雄仔冇荡失,喜 蒋峥未揾到,忧

来源:广州日报

寻日(昨天)广州日报嘅都市新闻版刊登佐两个细路哥(小男孩)嘅故事,一喜一忧,其中哀乐,真係争天共地(天壤之别)。

  喜嘅係,两岁半嘅雄仔趁父母冇目及实(没看住),静鸡鸡(悄悄地)一个人坐上245路巴士,展开广州一日游,家人悲痛欲绝。好彩,雄仔并冇荡失路(迷路),而係遇上好心嘅乘客阿姨、司机阿伯同

警察叔叔,最终回到家人身边。家人虽则话(虽然)吓餐懵(吓坏了),但历经大悲大喜,定会更加疼锡(疼爱)同着紧(在意)自己嘅宝贝仔。

  忧嘅係,广西桂林6岁儿童蒋峥嘅父母,在蒋峥被拐子佬(人贩子)拐走一年多后,睇到报纸报道广州一名“铁链乞儿”街头哭泣嘅事,认定这名被残疾老乞儿用铁链控制嘅细路哥就係蒋峥。宜家(现在),佢哋喺广州揾佐几日,但仲未揾到嗰名“铁链乞儿”。

  好在,广州已有不少网友自发组织“宝贝回家”行动并建立“寻子网”帮助寻找呢名可怜嘅“铁链乞儿”。其实,全国仲有好多喺度为佐寻子丢弃工作、倾家荡产、身心备受煎熬嘅父母。如果有越来越多嘅人加入呢个行列,通过各方力量建立寻子慈善基金和寻子网站,组织志愿者定期或不定期到全国各地搜集流浪儿及收养家庭来历不明嘅儿童嘅资料、照片,放到网上建成一个巨大嘅资料库,相信将会令唔少失散儿童重回父母嘅温暖怀抱。 (兰叶)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18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沪网友开展宝贝回家计划

图:网民拍摄的重庆一名离家出走的流浪儿(互联网)

「只要我们多动动相机,也许那些心急如焚的父母就能寻觅到宝贝的踪迹。」近日,网上一个「宝贝回家计划」在上海网友间开始「口耳相传」起来,志愿者们纷纷带上相机走上街头,只要看到路边乞讨的儿童就用相机拍摄下来,并贴到「宝贝回家寻子网」,为丢失孩子的家庭提供线索。

拍流浪儿照片上网

「其实,拍一张照片真的不难,但是,对于那些在全国各地苦寻自己孩子的父母来说,也许就是一丝希望的曙光。」在静安寺附近上班的张小姐这段时间一直随身带著数码相机,只要看到路边有流浪的孩子,就会立刻用相机拍下孩子的照片,再上传到网络上。

她说:「这是一个在全国开展的『宝贝回家计划』,希望能用志愿者们的照片『串』起宝贝们的回家路。除了把这些乞讨孩子的照片张贴到这些网站上之外,我们还会分别记录下这些孩子的发现地点,作为注释写在图片下。」在张小姐的指点下,记者打开了「宝贝回家寻子网」,首页分为「宝贝寻家」和「家寻宝贝」两个板块,可以看到志愿者拍下的流浪乞讨儿童的照片以及寻子家长上传的丢失子女的照片。

上海网友纷纷响应

通过页面的显示,记者注意到,目前参与「宝贝寻家」的注册人数为149人,而「家寻宝贝」的注册人数为358人。「但是,上海以及全国其它城市的志愿者远远不止这些人数。」指著已经被加满的QQ群,张小姐告诉记者,更多的志愿者不仅仅把拍下的流浪乞讨儿童图片贴发该寻子网,还纷纷通过各大论坛发布,希望帮助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根据张小姐介绍的情况,记者随后在上海白领扎堆的篱笆、天涯等论坛上都找到了「宝贝回家计划」的踪影,一位名为「LITTLE PRINCESS」的网友告诉记者,自从知道了宝贝寻家这个网站后,她就一直在帮忙转贴这个网站的信息,「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宝贝们回家的道路才能越来越顺畅。」

网站拒绝商业赞助

「网站的宗旨是帮助寻找失踪宝贝及一些流浪乞讨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为孩子家长及志愿者提供一个信息沟通的平台。」根据「宝贝回家寻子网」上留下的联系方式,记者联系到了网站的组织者张宝艳。

张宝艳告诉记者,从今年四月三十日开始,国内几个自发形成的区域性寻子大联盟已经不再「各自为政」,开始把信息聚合在「宝贝回家寻子网」。「网站的开办完全是出于对这些乞讨孩子的同情,因此,网站完全公益,我们不接受任何企业的赞助,志愿者和寻子家长刊登的寻人启示也完全免费。」目前还没有工作的张宝艳告诉记者,由于拒绝商业赞助,网站的日常维护和各项费用全部靠自己承担。

合情合理但不合法

对于志愿者们展开的「宝贝回家计划」,通过网络公开发布丢失子女与流浪乞讨儿童的照片与相关信息,上海市通浩律师事务所陆建律师表示,这样的做法于情于理都是合适的,但是不符合当前的法律架构,可以被认定为侵权。陆建律师说,寻子组织可以在发现流浪乞讨儿童之后,与当地的民政部门联系,由民政部门接纳这些失去监护的流浪乞讨儿童,或者将丢失子女的信息提交到民政部门,由民政部门统一对外发布信息。

复旦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于海认为,网上寻子不可避免地会遭遇法律上的尴尬。对于涉及的法律问题,希望相关的法学专业人士能够动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让寻子行动在法律上更加周全。(青年报)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19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网友合力找到疑为被拐卖的“铁链儿童” 新快报

昨日,对于关注“宝贝回家”活动的热心人士来说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他们寻找多日并一直牵挂的“铁链儿童”终于找到了!可是令他们失望的是,由于无法证明乞丐和孩子不是父女,派出所只好把这个“铁链儿童”放走了。

  昨天中午11时14分,网友尚美在“宝贝回家”群里留言:“有人在黄埔酒店看到‘铁链儿童’啦!”群里几位妈妈马上行动起来。中午1时多,家住黄埔附近的几个网友到现场,联系了黄埔区大沙地派出所。

  “宝贝回家”行动的发起人张先生告诉记者,他赶到黄埔区大沙地派出所的时候,被告知乞丐和儿童已经在派出所里录口供了,至于是谁发现并把“铁链儿童”送进派出所的,他“也不清楚”。

  张先生说,当时他拿着“铁链儿童”的照片一直守在派出所门口,发现大家找到的这个“铁链儿童”是个小女孩,健康活泼,眼睛也没有瞎,还拿他的手机“喂喂喂”玩了半天,唯一奇怪的是,这个看起来有4岁的女孩一直不说话,他猜测小女孩不是本地人,不会说粤语也不会说普通话。

  张先生经过仔细辨认,证实这个小女孩就是照片中的“铁链儿童”。他拿着照片向民警说明情况,却被告知“根据证件无法证实两个人不是父女”。守到下午5时许,张先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铁链儿童”和乞丐一起被民警送上一辆警车,飞驰而去,警方也没有告诉他将如何处理。

  得知孩子找到后,好多热心的网友都赶到大沙地派出所,专程从广西来找失踪孩子蒋峥的妈妈也在其中。看到大家找到的“铁链儿童”后,蒋峥妈妈失望地说,这个孩子并不是她丢失一年的儿子蒋峥。

  经过这一次折腾后,网友们失望地发现,虽然他们终于找到了“铁链儿童”,却无法通过正当途径解救她。网友书菁无奈地说,他们这个“宝贝回家”活动持续了一个月,搜寻的过程中凝聚了许多网友和妈妈的心血,可是到头来却发现连执法部门也解救不了流浪儿童,“不知道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去哪里找寻帮助”。

  记者昨日联系黄埔区大沙地派出所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事情正在调查中,暂时无法透露更多情况。

  “铁链儿童”搜寻记

  5月9日,网友“阳光下的小草花”在广州妈妈网和天涯社区上发了一篇名为《救救被乞丐弄瞎眼的哭泣的宝贝!》的帖子,一些热心网友开始自发组织活动搜救“铁链儿童”。

  5月14日,有网友在三元里发现了“铁链儿童”照片中的那个残疾老头和一个小孩,赶紧报警,但是老头一口咬定孩子是他自己的,警察只好将他放走。

  5月14日,网友们创办了“宝贝回家”群。

  5月27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在海珠区上冲菜市场内有人看到老乞丐和“铁链儿童”,但因当天暴雨,无法搜救。

  6月2日,50多位志愿者冒着烈日和暴雨,将2万份印有“拯救乞讨儿童”的传单派发到市民手上。

  6月4日,一位妈妈怀疑“铁链儿童”是她丢失一年的儿子蒋峥,从广西来到广州寻儿。

  6月12日,有网友反映在康泰路上见到“铁链儿童”,蒋峥妈妈和一群热心妈妈前去寻找,未果。

  6月13日,在黄埔酒店附近发现“铁链儿童”,“铁链儿童”和老乞丐都被带到当地派出所,后来被警察送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0-2-29 17:49 , Processed in 0.044773 second(s), 14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