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16|回复: 0

[转帖]7岁孩子乞讨中死亡母亲表现冷漠(图)

[复制链接]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8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news.QQ.com  2007年06月08日10:01   河南商报 

孩子就死在母亲的身边。 商报记者杨东华/摄

如果找到正确的求助途径他可能也不会死

  如果社会积极救助他也能活着

  但不幸的是,这三次活下去的机会他都错过了

  母亲带着7岁的癫痫病儿子路边乞讨,儿子死在路边,母亲没流一滴眼泪。人们质疑,孩子是母亲的亲生子吗?母亲为何如此冷漠?

  其实,孩子曾经是有机会活着的,可惜三次机会都与他擦肩而过。

  -商报记者熊艳菊

  [事件]7岁孩子在乞讨中死亡

  昨天上午10点30分,市民丁女士来电:“在郑州市中原路与大学路交叉口,一个母亲带着两个孩子乞讨,一个孩子病得很重,母亲正在往孩子嘴里灌饮料。”

11点,该路口金水河桥头围了30多人,一个30多岁的粉衣女人抱着一个1岁多的小男孩坐在人群中间的地上。

  女人身旁还躺着个男孩,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穿件宽松的花格格衬衣,眼睛半睁,嘴巴张着,脸色蜡黄,赤着脚。女人怀里的孩子还穿着春秋装,可能被母亲抱着嫌热吧,小家伙拼命挣扎,想离开母亲怀抱,小家伙挣扎时,双脚不时踢到躺在地上孩子的头,但被踢的孩子却一动不动。

  “这孩子脸色蜡黄,咋恁像人体模型?”卖烧烤的市民小张说。

  一市民小心地碰碰孩子的脚:“硬了!是死了!”

  120急救车也紧接着赶到了,急救人员摸了摸孩子的鼻子说:“早就死了,身上有尸斑了。”

  “孩子都死了,咋还让他躺在地上?她是孩子的亲妈吗?”抱着1岁男孩的苏女士说。

  “我孩子犯病了,他有羊角风,犯病就昏迷了,过一会就好了,他昨天还会走路呢。”女人口齿不清地说,用吸管吸了点太子奶,放到地上孩子的嘴里。

  女人低下头说:“孩子是我生的,我要等他爸爸来接我们,他爸是捡破烂的,晚上骑三轮来。”

  这时候,市民开始不断将1元至20元面额不等的人民币,扔进女人前面的黄搪瓷碗里。

  [调查]死去的孩子叫连水,商丘人

  尽管很多市民都对女人带亲生孩子乞讨表示怀疑,但仍然有不少人将钱丢进她的黄搪瓷碗里。

  郑州大学的学生刘建扔下5元钱说:“尽管多次被职业乞丐所骗,看到这个孩子的死亡,我还是感觉触目惊心,即使被骗也要给他们捐点钱。”

  看到钱不少了,女人就将钱理好,装进裤兜里的一只丝袜里。

  14点30分,民警找来一辆脚蹬三轮车,将死去的孩子抬上三轮,送进郑大一附院的太平间。民警给女人留了太平间的地址和电话。

  听女人说,她住在郑州市铁路苗圃小区的铁道旁边,民警开车送她回家。

  在铁道旁一间低矮的平房里,女人告诉她的丈夫:“水儿死了,你去看看他吧!”

  丈夫叫杜敬民,今年46岁。正从三轮车上卸废纸箱的他愣了愣,眼圈红了。

  “如果知道他今天病这么重,打死我也不会让他去讨饭。”杜敬民用满是泥土的手揉着眼睛说。

  杜敬民的户口簿显示,他家在商丘市睢阳区李口镇郜寨村。他的妻子叫胡春玲,36岁。死的孩子叫连水,今年7岁。

  [遗憾]孩子本有三次生的机会

  他们家有钱就好了

  水儿的癫痫是在5年前发现的,杜敬民一家跑了很多医院都看不好。

  杜敬民没了父母,一家6口人:老大是个女儿,其他的都是男孩儿,生活困难,“上次村里分地,也把我们家忘了,被迫常年在外打工”。

  为了生活和给孩子看病,杜敬民和妻子都捡破烂,但一天挣个十块八块的,根本不够用。几个月前,夫妻俩看到郑州市汽车南站有人拿病孩子挣钱,他们也动了这个主意:让15岁的女儿抄了一个乞讨者的牌子,写了个同样的牌儿。

  此后,杜敬民就每天骑三轮将妻子和孩子送到个人多的地方,自己去捡破烂,晚上再骑车接他们。

  为给孩子治病,杜敬民夫妻已经花了8万元钱了,现在住不起医院了。

  “要是有钱也许他死不了。”杜敬民说,“医生说癫痫一般死不了,我还希望他好呢。”

  郑州中泰脑科医院的副主任医师李爱民说:“癫痫症虽然是慢性病,但致人死亡的几率不到0.1%,除非有其他并发症。根据这孩子的情况,可能与长期营养不良有关。”

  正确求助方法也可能救他

  “现在农村不是有合作医疗吗?大病可以报销的。”记者问。“我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想到这个。”杜敬民说。

  含泪坐上派出所的车,杜敬民去医院见孩子最后一眼。

  对于政府救助,记者咨询了郑州市慈善总会。一女工作人员介绍:“申请郑州的疾病救助,必须有郑州市户口,有低保证明,再经区里选拔,然后报到市慈善总会。外来务工子女不在救助范围之内。”

  河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振杰说,制度正在进一步完善,已经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这些弱势群体的利益。除了政府政策,弱势群体还要有正确的求助方法,要依靠非政府、非盈利组织的共同努力,这些部门被称为第三部门,比如说红十字会。

  社会良心如果不疲惫也好

  采访中,记者发现,乞儿的母亲表现得是麻木,而面对乞儿的市民也有很多表示的是怀疑。

  河南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刘振杰,对此进行了分析:在这件事情中,孩子病了5年,却没有足够的钱看病。求助政府他们想不到,在孩子的父母看来,今天的结果虽然在情理之外,但确是意料之中。所以,孩子的妈妈一滴泪没流,她可能已经麻木了。

  他们想到通过社会力量来挽救孩子,采取乞讨这种方式,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但现在职业乞丐太多了,人们的爱心已经被滥用,人们持怀疑态度并不奇怪,社会良心已经疲惫了。

  [专家]“乞讨经济”谋杀了孩子?

  河南财经学院经济学博士,金册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陈光明对此表示:乞讨不仅是一种社会现象,而且是一种经济现象。

  与一些靠苦力吃饭的人相比,乞讨是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违法成本也低。一部分人道德水准降低,通过多种手段,骗取人们的同情心。久而久之,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反而被淹没了,当他们乞讨时,遭遇的多是社会的冷漠。

  应该规范乞讨市场,像外国一些地方,乞讨要有证,不然算违法经营。乞讨的门槛应以劳动能力的高下来判断。劳动能力足以谋生的不许乞讨。乞丐归谁管,也应该理顺,不然,政府的管理得不到充分发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2-1-21 08:03 , Processed in 0.040377 second(s), 1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