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137|回复: 0

[聚会活动] [0628][“宝贝回家”:又一场徒劳的网络公益?]

 关闭 [复制链接]
阳光天使 发表于 2007-6-29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海壹周 2007年6月26日

文 本报记者 汪韦华
                             摄影 本报记者 马建平

                             (选自《上海壹周》第347期)

  近日,网上流传着一个“宝贝回家计划”,号召全国志愿者们看到路边流浪的儿童时就用相机拍下来,放到"宝贝回家寻子网"上,为丢失孩子的家庭提供线索。在上海,一个由年轻白领妈妈组成的“宝贝回家爱心社”积极参与到这个计划中。她们拿着相机,在大街小巷搜寻起流浪儿童的足迹

  爱心社的成员几乎都是初为人母的白领,“论坛上某位妈妈发个小孩感冒或换牙的帖子,都有很多妈妈关心或支招,更何况是看到那些街头居无定所的孩子。”志愿者说。

  “可豆妈”是上海“宝贝回家爱心社”的发起人之一。在外企工作的她有个19个月大的孩子。“可豆妈”原本喜欢上篱笆论坛讨论育儿经,一天却不经意看到一个“街头行乞儿童调查”的帖子,武汉网友“雅科夫”在武汉街头拍了一些行乞儿童的照片,呼吁大家去关心这些乞讨儿童。这个帖子深深触动了她。

  给乞儿建立网上档案

  不久后,“可豆妈”联系上几个年轻妈妈,成立了宝贝回家爱心社,把在上海街头乞讨儿童拍下来,传到网上去,为丢失孩子的家庭提供线索,救助被拐卖而被迫乞讨的儿童。

  为了给行乞儿童建立网上档案,这些年轻妈妈只能周末抽空出来碰头“巡街”,每人“承包”一个区域,比如火车站、徐家汇或南京路。只要看到路边有流浪的孩子,她们就会用相机拍下照片,或蹲下来跟孩子说话,记录一下资料,包括姓名、老家、行乞原因等。

  “不少志愿者的父母很反对,因为担心会有危险。”“可豆妈”只好常常谎称自己周末加班,请父母暂时看管下孩子。所幸丈夫特别支持,还主动承担起编辑照片的任务。

  宝贝回家爱心社的核心成员现在有15人左右,几乎都是初为人母的白领,有繁忙的工作,有嗷嗷待哺的孩子,促使她们走到一起的因素就是母爱。“论坛上某位妈妈发个小孩感冒或换牙的帖子,都有很多妈妈关心或支招,更何况是看到那些街头居无定所的孩子。”

  “可豆妈”说:“我常常会想,如果是我的孩子不见了,我会是怎样的痛不欲生。正因为做了母亲,我们身上的使命感显得更强。”

  最初,宝贝回家爱心社开设过自己的博客,把这些乞讨儿童的资料全部发到博客上。后来,她们了解到,国内其他城市也有这种类似的志愿者活动,“可豆妈”便联系上了吉林“宝贝回家寻子网”发起者张宝艳和武汉的“雅科夫”。她们商量后决定集合全国网友的力量,把所有志愿者拍的乞讨儿童照片都贴在“宝贝回家寻子网”,方便寻子家庭集中查询。

  “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

  “有一个婴儿即将出生。他问上帝,明天你将要把我送到人间,不过我是那么小和无助,谁来帮助我呢?上帝说,我已经选中了一个天使给你。她将每天为你歌唱和微笑,将教会你最美丽和最甜蜜的词语,遇到任何危险时,你的天使将会保护你,甚至会冒生命的危险!小孩又问,请告诉我天使的名字。上帝温柔地回答道,你可以叫她两个字——妈妈。”

  这是宝贝回家计划志愿者“护花使者”在网站上写下的一段话,她正是一位初为人母的年轻妈妈。

  去年10月,在银行工作的“护花使者”刚刚休完产假上班,每天在回家途径的天桥上,她都会看到一个卖碟片的妇女,抱着一个不满1岁、衣着单薄的小女孩,女孩在怀里昏昏欲睡。于是,她经常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给女孩吃,看着她吃完再走,有时还给她买衣服和尿布。时间长了,小女孩总是冲她笑。

  后来,“护花使者”越来越关注流落街头的儿童。一次在超市门口,一个年轻女子对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说:“妈妈去取自行车,你在这等妈妈。”说完,女子走了,一旁的“护花使者”很担心,帮她站岗放哨看管孩子,直到她回来。“我在‘宝贝回家寻子网’上看到太多丢失孩子的父母,都是一时疏忽造成的。”

  “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想让他生活在一个更安全的环境下。”参加了宝贝回家计划后,在银行工作10年的“护花使者”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她希望将来能成为全职的社会工作者,以保护儿童为主。“以前每天朝九晚五,似乎工作就是为了买房子买车,关注的都是自己,但是现在想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可能还会扭转别人的命运。”

  在呼吁人们“管好自己孩子”的同时,志愿者们认为健全法律才是根本问题。今年整个春节长假7天,“护花使者”都在写提交给人大的关于保护受虐儿童的议案,她一条条研究国内现行的相关法律,并与美国、欧洲各国的相关条例进行比较,成文两万多字,然后托朋友转交给人大代表,至今仍在努力。

  难追踪,难取证,难干预

  在热心妈妈们的努力下,宝贝回家计划已经收集了很多的信息,然而她们还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问题。

  首先,让志愿者们沮丧的是,因为乞讨儿童居无定所,她们很难促成一个成功的回家案例。其实网站上已有两个孩子的照片得到了确认,一个是小黄媛,志愿者在地铁一号线拍到了她,放到网上后,有人从广州打电话来,认出是自己的孩子。当时,整个论坛上的人欢欣雀跃,可是再也找不到小黄媛的行踪了。网上有一些妈妈开始气馁茫然,没有信心做下去。

  其次,遇到“疑似拐卖”,却无法取证。一个网友亲身经历了这样一个救助过程:她在地铁二号线南京东路站四号口看到一名3岁左右的行乞男孩,发现男孩受到不远处一名可疑中年男子的监视。她当即报警,可是地铁民警只是将男孩叫到值班室,没有对报警人提到的可疑男子采取措施。几分钟后,男孩哭哭啼啼抱着讨钱盒子离开,一场救助行动就此结束。

  民警认为,流浪人员的救助必须以自愿接受为原则,不能强迫孩子去救助站。只有证实是被拐儿童,公安部门才能出面干涉。现在志愿者只能以“疑似拐卖”报案,却无法取证,即使打110叫来了警察,也常常是不了了之。

  今年3月,“护花使者”去香港拜访当地的儿童保护处,对方介绍了很多经验。香港明确规定不容许未成年人乞讨,并设有专门机构、电话热线和收容所,并在社会上招募暂时的寄养家庭,寄养费由政府出资。

  目前,宝贝回家爱心社的宣传工作主要有三部分:号召大家看到流浪儿童就拍照,并上传到寻子网;看到小孩不要给钱,而是一些吃的和穿的;管好自己的孩子。救助流浪儿童,“可豆妈”们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条路必定很漫长很艰难,但她们愿意坚持到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0-2-29 16:42 , Processed in 0.044118 second(s), 12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