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387|回复: 3

震惊!孩子被拐卖后身份是这样被“洗白”的!

[复制链接]
上海月月 发表于 2016-9-23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婴儿出生医学证明,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出生证”,是婴儿出生之后,第一张属于孩子身份信息的有效证明,家长朋友们都不陌生。
  我要问您,这出生证从哪儿能买到呢?您肯定会觉得这个问题很可笑,因为众所周知,买卖出生证是违法行为,可是,记者最近在调查中发现,真的有人通过贩卖出生证而发了大财!是谁在这条疯狂的黑色利益链中牟取暴利?
  记者走访五千公里,一步步为你揭开出生医学证明买卖的真相……请看《都市报道》重磅节目——《出生医学证明黑幕调查》。


详情链接:http://news.hnr.cn/snxw/201609/t20160923_2715965_1.html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爱如空气2016 发表于 2016-9-23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唉,真寒心,原来这么多黑色的利益链存在。
湖北美文 发表于 2016-9-24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曝买卖出生证黑色网络 拐卖儿童身份被洗白致警察难解救

本帖最后由 湖北美文 于 2016-9-24 17:34 编辑

【导读】微博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举报称,国内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买卖出生证黑色网络。一些正规医疗机构,通过“黑市上的中介”,高价将这些出生证明卖给需要的买家,让一些“来历不明”的孩子上了户口。市民雷先生到白云区新市一带偶然发现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带一个看起来不到两岁、四肢残缺的小男孩行乞。广东白云区现残肢行乞2岁儿童 疑似人贩子拐卖儿童致残乞讨!不了解的朋友请随我看看下文内容介绍,更多精彩资讯请随时关注楚北网!

调查|“黑市”出生证一套10万元 “来历不明”孩子洗白身份

60岁的陈春福住在福建湄洲岛,他坦言儿子是抱养的,出生证是购买的。



正规医疗机构通过中介高价卖给买家,一些“来历不明”的孩子上了户口,警方称将开展打击行动

9月14日,微博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向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寄出一封举报信,内附630张问题婴儿出生医学证明名单。

婴儿出生医学证明,也就是俗称的“出生证”,作为“人生第一证”,是新生儿进行出生登记和取得国籍、户籍、公民身份证号码的原始凭证和法律医学文书。

上官正义说,国内存在着一个庞大的买卖出生证黑色网络。一些正规医疗机构,通过“黑市上的中介”,高价将这些出生证明卖给需要的买家,让一些“来历不明”的孩子上了户口。

新京报记者调查得知,目前这个买卖出生证黑色网络涉及多个省区,证件多从湖南、贵州、云南、河南等地的医疗机构流出,落脚于福建省平潭县、莆田市等地。



一位警方人士坦承,任何一张真证的流出,都意味着公安户籍部门管理的疏忽,卫生系统“内鬼”的猖獗。更重要的,是对打拐工作的阻碍,“一些来历不明,很有可能是被拐卖的孩子,如今均得到落户,身份被洗白。这也使警方和被拐孩子家庭加大了寻找的难度”。

9月23日,福建省公安厅治安管理总队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福建警方已发现不法人员伪造、变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申报户口的线索,已深入涉案地开展调查取证,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查处不法人员,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买家

买了证洗白孩子身份

60岁的陈春福住在福建湄洲岛港楼村,一个依靠轮渡才能抵达的岛屿。

岛上是妈祖的诞生地,这几年因为游客逐渐增多,村里修了宽敞的柏油马路。

陈春福家并不富裕,刷着灰色水泥外墙的房子,夹在带着塔尖的欧式风格建筑里。

陈春福40岁才结婚,是一名卸货工,平时在石场搬石头,他皮肤晒得黝黑,衣服上沾满土灰。

陈春福说,婚后夫妻未能生育,考虑到养儿防老,两人琢磨着要收养一个小孩。

2001年陈春福终于有机会抱养了一个男孩,是朋友帮着找来的,陈春福也不知道儿子是哪个地方的人。

由于孩子来历不明,户籍问题困扰着陈家。2010年,陈春福委托朋友,花700多元买下了一张编号为“K520030471”的出生医学证明,证明上盖着贵州黔东南妇产医院的公章。凭借这纸出生证明,抱来的孩子成为了陈春福法律意义上的亲生儿子,顺利落户。
面对记者,陈春福并不愿多讲,妻子也在旁用方言提醒他不要乱说。

130公里外,住在平潭县潭城镇的林小龙、游名芳夫妇也买了一张出生医学证明,是为他们抱养的女儿上户口用。

夫妻俩有两个儿子了,按照他们的观念,有子有女才完美。但妻子害怕第三胎还是男孩,于是想着抱养一个女儿。

按照夫妻俩的说法,在2013年3月,他们抱养了一个来自四川的女童,女童的家长来平潭县务工多年,双方有抱养协议。



林小龙回忆,他们花5000元买了出生证,通过银行卡一次性转账,从头到尾未和中介见面。

证件编号M431016321,来自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一个他们从未到过的地方。

林小龙说,证件寄过来的时候,心里没底,害怕是假的,办理落户手续,公安还是给上了户,关系是亲生。

许霖云1980年出生,莆田人,6岁的女儿是超生的,就找中介办了出生证明去上户口。

许霖云还记得这张证,“字写得很丑”。这张证的编号是“K520030461”,出生医院是黔东南妇产医院。

许霖云所在村的村主任许国清介绍,村里有很多人超生,“最厉害时有100-200个没有户口的。前几年办出生证,在北京、东北、内蒙古买,我知道的就买了很多。”

中介

一个证全套手续10万元

在买家和医院之间,明码标价的出生证“黑市”买卖存在多年。

微博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曾卧底于多个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的QQ群。

上官正义说,2014年初,中介们对于群里的客户并没有太多警惕,一个新人进来,如同跟进来一条大鱼,10多个中介围过来,都想做成一笔单子,那时候是两万块钱一本。

随着多起出生证买卖案发,中介圈日益谨慎,一个新注册的QQ号难以打入群里了。

而跟中介见面也不容易,必须要有一定的铺垫。

经过多次联系和试探,记者与一名网名为“爱是什么”的中介,约定9月13日中午在山东济南市万达酒店咖啡馆见面。

“爱是什么”应约而来,1米75的个头,短发,微胖,穿紫色T恤,军绿色休闲裤,黑色皮鞋,一手拎着两盒驴肉土特产,一手拿着一叠资料。

他客气地握手,将两盒驴肉土特产送给记者,落座后,打开自己的营业执照副本和身份证,证实自己的身份。

信息显示,此人名为赵大鹏,1984年出生,山东高唐县尹集镇尹东村人,高唐县翰墨金州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他表示注册公司是为了掩人耳目。

赵大鹏说,他做这行5年了,他的上线是当地某县人民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我办出来之后,他只要能打出病历来,就是真的,打不出病历来就是假的,我可以带你到派出所查验。”

赵大鹏透露,他的客户全国各地都有,客户只需提供户籍资料,结婚证,先不收钱,直接可以办出证来,办出来的绝对是真实的,“放一万个心”。

“多好的医院里,也有想多挣钱的医生,他们一个月工资就三四千块,想多挣点钱,如果出了纰漏,从主任到医生,到中介,都有麻烦。”赵大鹏说。

“我们去医院,上下都要打点,在不违背大法律的情况下,打点擦边球。”

赵大鹏说,他做的业务可以提供全套手续,10万块一个证,两个星期做出来。

离开酒店后。赵大鹏通过微信转来5000元,称为表示诚信,如果办不出来证件,这个钱他不要了,记者没有收微信红包。

赵大鹏也提供了曾办理过出生医学证明的一个例子,新生儿为包某宇,住址为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永安洲镇某村。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包某宇的父亲,他表示孩子是私生子,通过朋友介绍买的证,花了不到10万元,在老家江苏那边上的户口,“我从网上查了,证是真的”。

9月22日,山东省聊城市高唐县公安局一名负责人介绍,目前已介入对赵大鹏调查。

卖家

卫生院院长倒卖出生证被查

在记者调查时,有消息传来,湖南汝城县集龙乡卫生院院长邓文优因倒卖出生证已被查。

汝城县卫计局纪委书记吴永波介绍,邓文优被查缘起于福建省平潭公安局来函,核实集龙乡卫生院出生证件真伪,卫计局核实后发现证件没有存根,接生的医生也是假的。

据了解,出生医学证明分为三联:家属持有,公安人口部门备份,卫生部医疗机构存根,存根需终生备查,终身责任追究。

县卫计局副局长朱孝军说,县卫生局从去年年底开始,查实有12本出生证的存根缺失,这意味着这些证件要么卖了,要么丢了,而存根缺失“不排除是为了毁灭证据。”

朱孝军表示,出生医学证明2014年之后为机打,即便存根丢失,也留有记录;邓文优卖证时间在2014年之前,当地申领的出生医学证明为手写,如果存根丢失,无法补发,也无法核验哪家医院开具。

据新京报记者查实,这些没有存根的出生证明几乎都被用来在福建省平潭县落户。

吴永波称,卫计局纪委找邓文优调查,邓称是每本100元卖的,但跟县纪委又改口说是600元一张。目前县纪委、公安局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

在邓文优被调查的同时,邵阳市隆回县卫计局一名科员刘鑫因贩卖出生医学证明被抓。

警方透露,一名广西籍中介先后帮很多来源不明的孩子开了证明,涉及内蒙古、北京、福建等多个地区,中介的上线是刘鑫。

8月17日,41岁的刘鑫向警方投案自首。8月18日,他因涉嫌变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刑拘。

警方

平均每天发出一封公函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规定,户口登记工作,由各级公安机关主管。

这些从医院流出来的证件,又如何通过了公安户籍部门审核的?

9月7日,平潭县北厝派出所一名户籍民警介绍,上户口只需持有父母双方身份证、户口本、出生证,带小孩来就可以了,“出生证靠肉眼识别,只要是真的就给上户。”

平潭公安局政治部李主任表示,公安机关在报户口时,只验证出生证是真还是假,资料齐全就行。而近年来大量来自外省的证件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公安部门就会向当地卫生主管部门发函,要求对方回函确认真假。

李主任说,经调查,来自贵州的出生证较多,平潭公安局因此对所有持贵州出生证的家长和孩子,都要求做血液鉴定,亲子鉴定。

公安部门俗称的“发函”机制来自于一份通知,2014年1月1日起,我国启用新版《出生医学证明》,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关于启用和规范管理新版《出生医学证明》通知明确:户口登记机关发现可疑《出生医学证明》时,暂不予办理户口登记,将可疑证件送至当地县(区)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或其委托机构进行真伪鉴定,并协调签发地县(区)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或其委托机构对证件记载信息核查。

李主任称,公安部门向出生地医疗机构发函,是目前对于疑似问题证件处理的常用方式。

平潭县公安局户籍民警林雄弟介绍,公安通过的是比较传统的方式,邮寄信件。

他表示,最害怕的是假人真证,对一个医院出了很多证的要重点核查。此外,信息填写不完整、逻辑上有错误、印章不规范都会发函。

林雄弟统计,2015年,平潭县公安局针对问题证发函367份,发往全国各地卫生部门,平均一天一张,2016年截至现在已经发出255份,证实大部分是真的证。

但这些证所对应的人是否真正在当地出生,持证的孩子是否能顺利落户,平潭县警方未予回复。

专家

推行电子出生医学证明迫在眉睫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出生医学证明自1996年启用以来进行了4次改版,强化了防伪功能,江西、河北、安徽、湖北、上海、吉林等多个省市已制定了本省的《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但缺乏多部门共同制定的全国性的《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办法》。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妇幼保健中心高茵茵、连光利等发表在《中国妇幼保健》核心期刊的《我国出生医学证明管理政策的回顾、共性问题及建议》指出,出生医学证明的信息化建设滞后,无法追踪证件的流向,对于真证假信息,使用偷盗来的空白证件或高仿真证件等情况,就成为漏网之鱼,这也是拐卖儿童、非法使用他人信息等违法犯罪活动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

“如果孩子是被拐的,被洗白的孩子没能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导致很难找到,会让许多丢失小孩的家庭终生抱憾。”微博打拐志愿者上官正义说。

平潭公安局政治部李主任建议,省外报户口的必须进行逐一核查,对孩子采集DNA后,上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比对,同时核实出生证的来源情况。

一位基层户籍民警认为,出生医学证明目前无法做到全国联网是公安工作被动的原因之一。“如果能联网,只要在网上一查就知道真伪了,也不用发什么函了。就跟身份证一样,一刷就知道真假。”

对于联网问题,2013年发布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关于启用和规范管理新版《出生医学证明》的通知也只是提到,逐步实现各省(区、市)和全国的信息联网。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卫生计生委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推出电子《出生医学证明》推广应用研究项目,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是该政策研究课题组专家。他提出借鉴国内外电子证的建设经验,如第二代身份证管理系统、电子护照管理系统、高等学校学生学籍学历电子注册以及高校毕业证发放制度等,形成一套完整、可行的电子《出生医学证明》政策制度。

翟振武介绍,电子出生医学证明类似身份证,全国联网,信息统一登记在一个库里,而且它都有唯一的编码,将来电子医学证明里可以储存更多出生信息,比如说血型、DNA,现在都在讨论研究过程中。

“电子出生医学证明应该是迫在眉睫了”,翟振武说,这可以从根本上解决真人假证,假人真证的问题,“这是质的一个飞跃”。

9月23日,福建省公安厅治安管理总队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福建警方经过前期户口登记管理清理整顿工作,认真核查甄别,发现不法人员伪造、变造、买卖《出生医学证明》申报户口的线索,来源地涉及贵州等省。福建警方已深入涉案地开展调查取证,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查处不法人员,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目前,调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广东白云区现2岁被拐卖儿童致残乞讨 热心市民报警却遭警察不作为

作为一个普通市民,遇到疑似拐卖儿童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做?雷先生的选择是报警求助。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报了警却不能立案,还被反问他是孩子什么人?为什么要报警?

9月18日下午,市民雷先生到白云区新市一带为爱车做保养,正当他走在新市墟的天桥上时,偶然发现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带一个看起来不到两岁、四肢残缺的小男孩行乞。雷先生说,他最近看到过把被拐儿童弄残废乞讨的新闻。

雷先生心想:“这个不会是这种情况吧,要真是就太可怜了”。于是雷先生偷偷给小男孩录了一段视频,之后上前去询问这名妇女:小孩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她自己的儿子?这名妇女回答说这是她的儿子,患有先天性残疾。

一名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看起来不到两岁、四肢残缺的小男孩在天桥行乞,引起雷先生的怀疑 图/雷先生提供

记者在雷先生提供的视频上看到,一名约两岁的男孩四肢残缺,残臂挥动着,光着下身坐在天桥上,从眼神来判断,孩子的智力应该是正常的。视频中孩子趁妇女在背包中掏纸巾的间隙,用屁股在天桥上“蹭行”,不一会就挪到了天桥边的栏杆处。画面催人泪下,引来围观者众。

“我看小孩的样子并不像先天性残疾,而且不能讲话,更像是被人致残的。”雷先生随即提出,他想看一下小孩子的出生证明和残疾证明。此举使得这名妇女情绪激动,并反问雷先生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要问这么多。

雷先生回忆说,他忽然发现小孩子正在用力咬这名妇女的胳膊,妇女咧着嘴喊痛,而且孩子好像没有舌头。这更加重了他的怀疑。雷先生上前告诉这名妇女希望能够帮助她们,能不能先帮她们拍张照片。此时中年妇女立刻变得凶起来,说不可以,便没有再理会雷先生,并扭头去和旁边的一名扫地阿姨聊了起来。

“我开始担心,如果是拐卖儿童,这名妇女会不会有团伙,便赶紧离开,躲进附近的一家眼镜店报警求助,电话被转到了云城派出所,因为手机没电,我讲了事情经过后便匆忙挂了电话,挂电话前警方回应将会派人处理。”雷先生说,回到家之后,赶紧给手机充上电,晚上8:30左右,雷先生又打电话过去云城派出所了解事情进展。雷先生说,警方称他们已经派人去了解情况,并没有发现拐卖儿童的问题,中年妇女就是这个孩子的母亲。

警方的答复并没有让雷先生安下心来。9月19日下午,雷先生再次打电话到云城派出所了解情况,结果却让雷先生大概意外。“接电话的换成了一个女警,该女警查询了我前天的报警号码后告诉我没有查到报警记录,而前天的接电话的工作人员放假休息了。”雷先生很纳闷,“怎么昨天有,今天就查不到了呢?”为了把事情弄清楚,雷先生专程开车来到了云城派出所了解情况。

雷先生告诉记者,19日下午他带着照片和视频来到派出所重新报案,没想到刚说完情况之后,一名民警反问:“为什么要报警?”、“小男孩又不是你什么人”。听到民警如此说法,雷先生感到有些生气。

雷先生说作为一个公民,遇到可疑情况有义务报警。雷先生说,现场报警时,警方没有给他报警回执,也没有要他提供视频和照片。

“我很想知道,以后遇到类似可疑的被拐儿童,我是报警还是不报警?普通市民该怎么办?”雷先生说。

19日晚上,雷先生朋友将他的经历发布在微博上,有微博用户回复,看到该妇女最近长期带着孩子在白云区新市与天河区岗顶一带乞讨。

针对雷先生反应的情况,白云警方表示正在进行核实。


http://www.hbsztv.com/yule/xwgz/2016/0924/648301.html
辘轳 发表于 2017-8-8 1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安机关要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普通群众也要提高法律意识,对身边的收买被拐儿童事件及时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8-8-20 05:46 , Processed in 0.04778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