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601|回复: 1

[一般新闻] 苗家女被拐26年寻亲 志愿者破译苗语视频锁定老家

[复制链接]
战士 发表于 2018-4-27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21号,47岁的龙小玲终于回家了,从福建泉州到黄平县谷陇镇,上千公里的回家路,她走了整整26年。
离别26年,龙小玲终于见到了妈妈。贵州都市报 图

  相见时,一家人抱头痛哭,当得知自己走失后,父亲伤心过度因病去世的噩耗,龙小玲跪倒在父亲灵前,痛哭流涕。“爸爸!对不起,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阿西塘不乖,你去哪了?”
  4月21日一大早,记者跟随“宝贝回家”的志愿者们来到高铁南站,与前一晚到达凯里的龙小玲一家会合,踏上了她等待了20多年的回家之路,一路上龙小玲显得异常兴奋,她不时看着窗外微笑,好像在努力回想家的模样。
  “你想家吗?”记者问她。没想到她的眼里一下子就涌出泪来“想啊,每天都在想,想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弟弟。”
  汽车飞驰在蜿蜒的国道,驶过村道、泥巴路,两个多小时后,抵达龙小玲的老家——黄平县谷陇镇翁板村。
  车还没停稳,早已等在村口的亲人一下围了过来,看到他们的那一刻,龙小玲积压了二十多年的思念一下决堤了。
  人群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眼里噙满泪水向她走来,嘴里说道:“阿西塘(龙小玲的苗族名字)一点都不乖!这几年,你跑哪去了?”原来,她就是龙小玲日思夜想的母亲田世珍。
  26年前,陌生人说带我去玩
  从村口到家里还需要走一段路程,一路上,妈妈紧紧握住龙小玲的手,好像害怕她再一次不见。
  “我觉得我好像在做梦,这二十年来我经常做这样的梦,然后哭醒来。”说到现在的感受,70岁的田世珍告诉记者。
  当大家都稳定情绪后,龙小玲回忆起了26年前那个冬天的傍晚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家里吃完晚饭,在村里的空地玩,一个陌生人就过来说要带我去玩,我就跟他走了,哪晓得后来他带我到火车站去了福建……”由于离家太久,龙小玲说苗语也有了一些生疏,语速有些慢,但是母亲就一直认真地听着,眼睛里满是怜爱。只是不停地问龙小玲:“他们没有打你吧?你过得怎么样?”
  龙小玲说,去到福建以后,她与泉州当地一个姓江的男人结了婚,他人很老实,现在育有两个孩子。
  “妈,我爸爸呢?”到家里很久也没有见到父亲出来,龙小玲便问道,母亲一下子哽咽了。“你走失以后,你爸爸到处找你,以为你掉水里了,天天拿竹竿去村口塘里捞,最后伤心过度生病去世了。”
  听到这个消息,原本情绪已经稍微稳定的龙小玲崩溃大哭,“爸爸我对不起你。”
  女儿的心愿——帮妈妈找到亲人
  “在每个人的心里,家是最后的归宿,妈妈虽然有我们,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想家,所以从我记事开始,帮妈妈找到家就成了我的一个心事,如今终于梦想成真!”江丽是龙小玲的女儿,她说帮妈妈找到亲人,一直是他们一家人的心愿。
  据江丽介绍,妈妈曾告诉她自己是贵州的,但是具体是哪里也不知道。
  “因为除了福建方言以外,我妈妈还会说苗语,所以我们就想着让妈妈录一段视频,帮她寻找贵州的家人。”江丽说道。
  几年前,龙小玲在女儿的帮助下录制了一段寻亲视频,视频中,龙小玲用苗语回忆起了她印象中家乡的房子,亲人身着的服饰等等。
  视频录制好以后,江丽将视频发送给了一位在贵州经商的亲戚。
  2018年初,好消息传来了,江丽的亲戚通过懂苗语的朋友翻译后,大家分析龙小玲的老家应该就在贵州黄平。
  随后,又通过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忙核实,最终才确定龙小玲的家就在贵州省黄平县谷陇镇翁板村。
  吃酸汤鱼回忆家乡味道
  26年来,龙小玲在福建泉州一直是“黑户”缠身,没有身份证,十分不便。好在黄平老家户口本上一直保留着她的姓名,或许因为家人坚信有一天,龙小玲会回家的。
  龙小玲回家的消息一下子成了翁板村的大新闻,淳朴的村民们都跑来看望她;龙小玲的弟弟则不停地在厨房忙碌着,他说要用美味的酸汤鱼招待姐姐,让姐姐尝尝家乡的味道,重拾当年的记忆。
  “来来来,我们先来拍一张全家福!”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张罗下,龙小玲与家人留下了26年后的第一张照片。
  来源:贵州都市报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战士 发表于 2018-4-27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姑娘跟陌生男说了一句话 26年难回家

4月21日,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努力下,47岁的龙小玲终于回家了。从福建泉州到贵州黄平老家,上千公里的回家路,龙小玲走了整整26年。

  与亲人相见时,一家人抱头痛哭,当得知自己走失后父亲伤心过度因病去世的噩耗,龙小玲跪倒在父亲灵前,痛哭流涕,“爸爸!对不起,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阿西塘不乖,这么多年你去哪了”

  21日一大早,记者跟随“宝贝回家”志愿者们来到凯里高铁南站,与前一晚到达凯里的龙小玲一家汇合,踏上了她找寻了26年的回家之路。

  一路上,龙小玲显得异常兴奋,她不时看着窗外微笑,好像在努力回想当年家的模样。“你想家吗?”记者问她。龙小玲的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想啊,每天都在想,想我的爸爸妈妈,我的弟弟!

  汽车飞驰在蜿蜒的国道,驶过一座座村庄,两个多小时后,一行人终于到达了龙小玲的老家——黄平县谷陇镇翁板村。

  车还没停稳,早已等在村口的亲人一下子围拢过来。看到他们的那一刻,龙小玲积压了20多年的思念一下决堤了……人群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眼里噙满泪水向她走来,嘴里说道:“阿西塘(龙小玲苗名)一点都不乖!这几年,你跑哪去了?”这位老人,就是龙小玲日思夜想的母亲田世珍。

  “一个陌生人说带我去玩,我就跟他走了”

  从村口到家里还需要走一段路程,一路上,妈妈紧紧拽住龙小玲的手,好像害怕再一次失去她。“我觉得我好像在做梦,这20年来我经常做这样的梦,然后哭醒来。”说到现在的感受,70岁的妈妈田世珍告诉记者。

  当大家都稳定情绪后,龙小玲回忆起了26年前那个冬天傍晚发生的事情。那年龙小玲21岁,她刚从家里吃完晚饭,在村里的空地玩,一个陌生人就过来说要带她去玩,她就跟他走了,哪晓得后来他带我到火车站去了福建……由于离家太久,龙小玲说苗语也有了一些生疏,语速有些慢,但是母亲就一直认真的听着,眼睛里满是怜爱。母亲问道:“他们没有打你吧?你过得怎么样?”

龙小玲说,去到福建以后,她与泉州当地一个姓江的男人结了婚,人很老实,现在育有两个孩子……“妈,我爸爸呢?”到家里很久也没有见到父亲出来,龙小玲便问道。母亲一下子哽咽了,“你不见之后,你爸爸到处找你,以为你掉进水里了,天天拿竹竿去村口塘里打捞,6年后因生病,加上伤心过度去世了。”

  听到这消息,原本情绪稍微稳定的龙小玲崩溃了,“爸爸我对不起你呀!”

  “帮妈妈找到亲人,这是我记事以来的一件心事”

  除了龙小玲,这一次她的女儿、女婿也从福建泉州一直陪着她,见证了整个寻亲的过程。

  看到妈妈“找到了妈妈”,女儿江丽也非常激动,“在每个人的心里,家是最后的归宿,妈妈虽然有我们,但是我知道她一定很想家,所以从我记事开始,帮妈妈找到家就成了我的一件心事,如今终于梦想成真!”

  女儿江丽说,妈妈曾告诉她自己是贵州的,但是具体是哪里也不知道。她说,几年前,妈妈用苗语录了一段视频,我们都听不懂,正好我们家有一个亲戚在贵州经商,我们就把这个事情告诉了他。根据妈妈讲话的内容,包括她对以前住的房子造型、穿着服饰来回忆与推断,就断定在贵州黄平这个区域。

  “在此过程中,我们得到‘宝贝回家’志愿者的鼎力相助,终于帮助妈妈找到了家。”女儿江丽说,这也是爸爸一直以来的一件心事。

  “美味酸汤鱼,让姐姐重拾当年的记忆”

  26年来,龙小玲在福建泉州一直是“黑户”缠身,也办不到身份证。好在黄平老家户口本上一直保留着她的姓名,因为,家人知道有一天,她会回家的。

  龙小玲回家的消息一下子成了翁板村的大新闻,淳朴的村民们个个都跑来看望她;弟弟则不停的在厨房忙碌着,他说要用美味的酸汤鱼招待姐姐,让姐姐尝尝家乡的味道,重拾当年的记忆。

http://www.brtn.cn/news/302pjjt3s8v82orj4edcen4jkp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8-11-19 04:15 , Processed in 0.020751 second(s), 8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