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11|回复: 2

河南第四届寻亲大会将在郑州举办

[复制链接]
豫鹿邑志愿者 发表于 2018-5-28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豫鹿邑志愿者 于 2018-6-2 14:58 编辑

由于利益熏心,拐卖儿童犯罪分子铤而走险,拐骗儿童大街乞讨;拐卖儿童犯罪时有发生。大街流浪、乞讨、被儿童福利院收留的儿童有可能是被犯罪分子拐骗的儿童,也有可能是拐卖后逃出来找不到亲身父母的孩子。那些被拐卖的儿童就像那天上的星星一样,散居在祖国各地。而他们的父母艰辛的走在寻子之路上,一走就是几年、几十年,甚至至死还找不到孩子,孩子找不到他们的亲身爹娘。
我国拐卖儿童犯罪的犯罪成因 :经济利益的驱动是卖方拐卖儿童的主要心理动力;买方市场的存在是拐卖儿童犯罪猖獗的重要条件;传统文化中重男轻女、传宗接代、养儿防老、多孩好养等封建思想和落后的观念是购买儿童的重要因素;淡薄的法制观念;看管不力是导致拐卖儿童犯罪猖獗的主要原因。
在我国,流动人口聚居区内拐卖儿童现象严重已是个不争的事实。这主要缘于流动人口聚居区人员居住、管理混乱,以及流动人口儿童入托率低、看护不力,给“人贩子”提供了下手之机。流动人口聚居区多位于地价和房租便宜的城郊结合部或以“城中村”形式出现,往往并存着城乡两套管理体系,却又常常变成“行政管理真空”区域。其形成多是自发性的,缺乏政府部门预先统一的规划和组织,加上大量外来流动人口的涌入,必然带来居住、管理方面的压力。在长期缺乏相应政策的合理引导和高效管控下,聚居区普遍出现无序和失控状态。因此,流动人口聚居区极易滋生各种违法犯罪行为,成为治安混乱、刑事案件高发地段。显而易见,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儿童极易成为人口贩卖犯罪者选择的对象。流动儿童一般入托率较低,许多正规幼儿园不但收费高,还设置了许多门槛把流动儿童拒之门外,再加上流动人口普遍存在超生问题,许多流动人口家庭的子女很难进入当地幼儿园接受到正规、平等的学前教育,并得到集中和安全的看护。而流动人口一般自身工资较低,忙于生计,很难顾及子女的看护,几岁大的孩子经常自己在路边玩,没人管,很容易成为“人贩子”的目标。
    一、活动背景
打击拐卖儿童犯罪,预防儿童走失、被拐已成为社会问题。加强防拐宣传也是民间公益组织应该长期坚持开展的社会工作。2017年5月29日在郑州东站举办的河南第三届寻亲大会确立了5月29日为“预防儿童走失日”,在第二个“预防儿童走失日”来临之际,郑州市惠济区红十字会厚德志愿者服务队携手河南寻子联盟等公益组织,在郑州火车站西广场举办“河南第四届寻亲大会暨郑州红十字志愿者防拐公益宣传活动”。
二、活动时间
2018年5月29日(星期二)
   三、活动地点  
     
郑州火车站西广场
四、主办单位
河南寻子联盟
郑州市惠济区红十字会厚德志愿者服务队
五、协办单位
五二九中国寻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豫鹿邑志愿者 发表于 2018-5-28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已有297718位爱心人士,  已有2419人通过我们找到亲人,
  目前还有家寻宝贝41628人,宝贝寻家36285人,期待大家的帮助。
 楼主| 豫鹿邑志愿者 发表于 2018-6-2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豫鹿邑志愿者 于 2018-6-2 15:08 编辑

这么近却又那么远!不放弃找寻走失亲人,时刻在期待奇迹……
——大河报报道河南第四届寻亲大会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吴国强
  “我的小孙子,你在哪儿?”
   就去买了个馍,不到5分钟的时间孩子就不见了
  “只要我还能动就不会放弃。”宋献忠,河南民权显程庄镇西宋庄人,今年58岁。
    5月29日上午,河南第四届寻亲大会暨郑州红十字志愿者防拐公益宣传活动在郑州火车站西广场举行,来自全国15个省市的76位丢失孩子的家长在这里发布信息寻找自己的孩子。
  在现场,来这里发布信息寻找孩子的大多数都是丢失孩子的爸爸妈妈,唯独宋献忠的上衣胸口印着寻找孙子宋煜熙的图案。
  “我就去买了个馍,不到5分钟的时间孩子就不见了。”宋献忠说,2015年2月23日,正值过年期间,他把孩子放到家里,到邻村买馒头,买完馒头后回家发现孩子不见了。
  宋献忠是村里小学的教师,儿子跟儿媳外出打工,孙子跟孙女在老家由他跟老伴俩人照顾,谁成想在过年时发生了这种事情。
  “孩子丢的时候,还穿着奶奶过年时给他买的红棉袄。”
  小煜熙的丢失,让原本幸福和睦的一家人四分五裂,宋献忠的儿子儿媳在去年离婚,老伴也因此时常哭泣,宋献忠本人也是一夜愁白了头,只有58岁的他显得异常苍老。
  “我对不起儿子、儿媳,是我把小孙子给弄丢了。”宋献忠说,虽然儿子跟儿媳从未在他面前埋怨过他,但是他仍然过不去这个坎,觉得对不起他俩,更对不起年幼的小孙子。
  “现在我盼着我能够早点退休,那样我才能全身心投入找孩子。”宋献忠说,一直期待着有奇迹出现,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再见到小煜熙。
  为了寻找孩子,三年多的时间里,宋献忠加入了河南寻子联盟,跟随着丢失孩子的家长一起到了山东、湖南、天津、云南、贵州、四川、内蒙古、甘肃等地,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然而,小煜熙却始终杳无音信。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
  曾经是流浪街头的他,如今当上了志愿者帮人寻亲
  就在宋献忠等家长发布寻找自己孩子信息的时候,参与活动的郑州市平安金水志愿者联合会的志愿者李鲁克也在发布着自己寻找父母的信息。
  “我已经在‘DNA打拐库’里采集过血样了,但是现在还没有消息,不知道我爸妈是不是在找我?”李鲁克很难过地说,他是小时候6岁左右贪玩爬上了一辆双层棕色火车,被拉到了别的城市。说起自己的家乡,他只有些模糊的印象,是一个稍微大点的县城,有一条河从县城中间穿过,县城的一旁有一座很大的石头山,山下就是一个火车站,还有一个菜市场。至于家人,李鲁克说,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姐姐,大姐已经嫁人,二姐还在读书,爷爷对他特好。冬天外面飘着鹅毛大雪,他们全家坐在热腾腾的炕上嗑瓜子。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原本叫什么,父母叫什么,家在哪里。
  李鲁克的身份证是410开头的,显示出生日期1995年7月1日,地址在郑州市慈善街。“解放路分局的警察吴聪聪阿姨对我很好,是她帮助我办理的户口。”
  2015年在吴聪聪警官帮李鲁克办理身份证的时候,问他给自己取个什么名字,当时他迷恋一部关于街舞的美国电影,里面的主角叫鲁克,于是他给自己取名叫李鲁克。为啥姓李?鲁克说李是他最容易记住的姓。
  李鲁克至少去过20多个城市,比如连云港、哈尔滨、徐州、扬州、上海、南京……“都是扒那种拉煤的火车去的”。
  在石家庄流浪时,有人叫李鲁克要东西、偷东西。不想这样干的李鲁克为此挨了不少拳打脚踢:“不管他们怎样对我,我在心里默念,‘我要做好人,不能和他们一样,和他们一样,我就毁了!’”
  2000年左右,李鲁克扒火车来到郑州,过着流浪汉的生活,住在火车站、人民公园、大石桥等地方,靠捡瓶子、卖破烂维持生活。
  2003年的一天,金博大商场门口有街舞表演,正在捡瓶子的李鲁克被深深的吸引,看了一整个下午,走时都忘记了带之前捡好的瓶子。后来他就经常跟着舞蹈团体,看他们的演出。
  2007年、2008年时,他认识了嘻哈帮街舞的朋友,便成了“铁粉”。他们有演出,他主动去帮忙,帮助搬桌子、搬道具、搬音响,后来越来越熟悉。他们让李鲁克在培训机构里工作,干些杂活儿。
  “李鲁克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郑州市平安金水志愿者联合会负责人杨子说,最初知道李鲁克还是在2013年,那个时候,李鲁克在德华步行街里给商户帮忙抬货、送货,商户对他的印象都很好,大家都愿意帮助他。
  “光给他钱他不要,帮你干活你给他钱,他才收。”杨子回忆,在2015年她号召媒体及志愿者帮助李鲁克找家,最终还是失败,反倒是李鲁克加入了郑州市平安金水志愿者联合会。李鲁克说,他今年还做了郑州市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
  目前,李鲁克在一家街舞俱乐部做打杂的工作,同时还在德化步行街的一家琴行内干活,每月都能拿到薪水。
  “我想帮助别人,也希望别人能够帮助我找家。”李鲁克表示,在找到家之前他会在郑州一直生活下去,“就是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我的爷爷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8-8-18 20:45 , Processed in 0.062906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