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527|回复: 8

[打拐成果] 公安部成功摧毁特大跨国拐卖婴儿犯罪组织 解救被拐儿童89名

[复制链接]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安部成功摧毁特大跨国拐卖婴儿犯罪组织 解救被拐儿童89名

公安部近期再次掀起打拐高潮,五天之内两度进行打拐集中行动,截至记者发稿时,共抓捕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369名,解救被拐儿童89名。

  两个特大犯罪网络被摧毁

  7 月15 日 14 时,广西、广东两地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联手破获了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切断了这一从越南向我国境内拐卖儿童的通道,摧毁了该犯罪团伙在我国境内的犯罪网络。目前,已成功解救儿童8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其中越南籍犯罪嫌疑人8 名。

  7月20日0时,公安部设于河北邯郸的专案指挥部再次下达抓捕命令,广东、福建、山西、河南、河北、广西、云南、山东等 14 省区警方同时行动,出动警力2600名,将李海军、黄声华、苏爱红等330名犯罪嫌疑人抓获,解救被拐儿童81名。这次统一行动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和解救的被拐儿童之多是近年来所罕见的。

  各地公安机关目前正在对上述两次专项行动中抓捕的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随着犯罪嫌疑人交代的线索越来越多,涉案人员和被解救的儿童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这两次行动解救的儿童多为出生不久的婴儿,其中年龄最小的出生仅十余天。他们目前大多已被公安机关送往各地的社会福利机构临时安置。另有部分婴儿目前查出患有疾病,被送往医院救治。

  但公安机关仍然十分忧虑地表示,即便目前看似健康的婴儿也难保不会因为被拐卖而在今后出现严重的疾患。因为犯罪嫌疑人担心在贩运过程中婴儿哭闹,引起公安机关和周围群众的注意,所以每次转运前都会向被拐婴儿灌服过量安眠药致使其脑部受到伤害。

  买方市场也成打击重点

  从近期公安机关的打拐行动看,将买方市场列为打击重点日益成为中国警方打拐策略中的一项显著特征。公安部主要领导日前在对打拐工作的指示中特别强调:“要打到拐卖儿童犯罪分子不敢轻举妄动,要让买主人财两空。”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对人民网记者表示:“买方市场的存在是拐卖犯罪屡打不绝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被拐婴儿的买方违法成本十分低。多年以来,买方市场的形成仍然是我国一些地区的群众法制观念淡漠,固守着“养儿防老”、“儿女双全”等封建观念。因此,被拐儿童被卖到买主家后,一般不会受到虐待。根据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如果买主未对被拐儿童实施虐待,且未对公安机关的执法行动进行阻挠,那么可以不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

  但问题在于,时间一久,被拐儿童与买主家形成稳定的家庭关系后,则将使打拐工作陷入两难。若强行将被拐儿童从买主家带走,则小孩极有可能产生心理阴影,对他们的成长不利。因此,对于一些陈年旧案,即便公安部门查到买家所养子女系从人贩子处购得,但从被拐儿童长远的成长考虑,有时也只得默认他们继续由买家抚养。

  据悉,一般被拐儿童在几经转手卖到买家手中后,最终成交价会高达数万元。公安机关认为,只有让买家人财两空,才能对买方市场起到强大的震慑作用。因此,公安部门特别强调,无论被拐儿童是在人贩子手中,还是已被卖到买主家,今后一律解救送社会福利机构临时安置。

  打拐高压态势仍将持续

  如果从2009 年4 月公安部开展打拐专项行动算起,对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为的高压态势已经持续了近30个月。这期间,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共破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近4万起,打掉犯罪团伙近5千个,刑事拘留拐卖犯罪嫌疑人3万余名,解救被拐卖儿童近1万5千人。

  今年以来,为进一步加大对拐卖儿童犯罪的打击力度,公安部又出台了多项“硬”措施。4月12日,公安部宣布对拐卖儿童案件实行“一长三包制”,并开展为期6个月的对来历不明儿童集中摸排行动。

  所谓“一长三包制”即由县市区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担任专案组长,并对案件侦办、查找解救被拐卖人员、安抚被害人家庭等三项工作全程负责到底。

  对来历不明儿童集中摸排行动则是对来历不明疑似被拐卖儿童,一律采集生物检材,经刑事技术部门检测后,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比对。

  此外,为防止拐卖儿童案件成为陈年积案,给后续的解救工作带来困难,2010年3月15日,公安部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联合出台司法解释,对接到拐卖儿童的报案、控告、举报和发现流浪、乞讨的儿童可能系被拐卖的,公安机关应当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迅速开展侦查工作。

  今年6月1日,公安部又在全国实行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这一机制要求各县、市公安机关接到儿童失踪警情要立即启动查找工作,打破警种界限和常规做法,充分调动警务资源,快速查找失踪儿童。

  公安部刑侦局负责人表示,还将继续加大在打拐力量方面的投入,扩大打拐队伍,推动资金、设备等向打拐倾斜,保持对拐卖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2223.html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越南10天大婴儿被灌安眠药拐卖至我国

广州日报:越南10天大婴儿被灌安眠药拐卖至我国
经过近6个月的缜密侦查和艰苦细致的工作,7月15日、20日,公安部统一指挥,广西、广东、河北、福建、云南等14省区公安机关联手作战、同步收网,相继破获了两起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案,彻底摧毁了两个危害极大的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69名,成功解救被拐儿童89名。
  案件一 8个越南婴儿被贩到中国
  7月15日14时,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广西、广东两地公安机关联手,成功破获了以越南人为主的“2011·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切断了这一从越南向中国境内拐卖婴儿的通道,摧毁了该组织在中国境内的犯罪网络。目前,成功解救婴儿8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
  今年2月20日,广西公安机关获悉,在广西防城港东兴市的北仑河,有人多次从越南用船偷渡运送婴儿至中国境内贩卖。经多方缜密侦查,该组织由越南人“阿张”、“阿兰”组织指挥,安排 “小妹”、“阿水”等越南人从广西防城港东兴市接送到广东,再贩卖给我国不法分子出售。
  7月15日14时,公安部前线指挥部下达抓捕令,广西、广东两省公安机关300余名公安警察立即展开收网行动。主要犯罪嫌疑人“阿张”、“阿兰”在广东揭阳落网,“小妹”、“阿水”在广西防城港被擒。目前,共抓获该组织成员39名,解救被拐婴儿8名。在这些婴儿中,最大的7个月,最小的刚出生10来天,他们均被犯罪嫌疑人灌服安眠药,公安机关迅速将被解救的婴儿护送至当地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救治。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案件二 14省区大案解救儿童81名
  今年年初,河南省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发现一个涉及14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7月20日零时,公安部下达抓捕命令,河北、福建、广西、广东、云南、山东等14省区联合行动, 2600余名公安警察雷霆出击,李海军、黄声华、苏爱红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彻底摧毁了这一横跨14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解救儿童81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30名。目前,审讯工作正在开展。
  被拐儿童不得留“买主”家
  确认是被拐儿童一律解救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告诉记者,在通过DNA比对找到亲生父母前,儿童一律由民政部门暂时统一安置,不得留在“买主”家。同时,迅速协调民政部门、当地社会福利院妥善安置。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表示,只要确认是被拐儿童的,一律解救。
  专项打拐行动2年
  解救儿童14613名
  记者了解到,自2009年4月公安部部署开展打拐专项行动以来,全国共破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39194起,其中拐卖妇女案件14090起,拐卖儿童案件8717起,共打掉4885个犯罪团伙,刑事拘留33831人;解救被拐卖儿童14613人,妇女24826人。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2859.html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安连破两起特大拐卖儿童案

公安连破两起特大拐卖儿童案
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广东、河北等14省区公安机关联手作战、同步收网,于7月15日、20日连续破获一起跨国和一起跨省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案,摧毁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网络,目前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69名,成功解救被拐儿童89名。

   今年年初,广西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拐卖儿童,迅速立案侦查,发现这是一起跨国拐卖越南儿童的特大案件。公安部立即成立专案组。7月15日14时,专案组下达指令,广西、广东公安机关同步收网,成功破获这起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成功解救儿童8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切断了这一从越南向我国境内拐卖儿童的通道,摧毁了该犯罪团伙在我国境内的犯罪网络。

  今年2月,河南省公安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发现一个涉及广东、山西、河南、河北、广西、云南、四川、贵州、海南、福建、山东、浙江、湖南、湖北14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对此,公安部迅速成立专案组。在专案组统一指挥下,7月20日零时,河北、山西、广东、云南等14省区2600余名公安民警同步展开收网行动,李某某、黄某某、苏某某等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这一横跨14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被彻底摧毁,解救儿童81名,抓获犯罪嫌疑人330名。

  目前,案件审讯工作正在依法开展。

  据介绍,这两个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精细、作案频繁、网络完善、危害极大,是近年来罕见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孟建柱对两起案件高度重视,亲自部署指挥侦办工作,要求专案组民警以对党和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务必摧毁这两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记者了解到,目前,涉案地公安机关专门抽调公安民警悉心照顾儿童起居饮食,对患病儿童进行救治;同时,加强与民政部门协作,将被解救儿童转移到当地社会福利院妥善安置。解救工作还在继续进行中。

  为全面加强对拐卖犯罪的打击力度,公安部已先后建立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制”、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来历不明儿童摸排等机制,以及湄公河次区域反拐进程等合作机制。自2009年4月开展打拐行动以来,全国共破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3.9万多起,共打掉4885个犯罪团伙,解救被拐卖儿童1.46万人、妇女2.48万人。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2081.html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粤桂警方联手捣毁特大跨国拐卖儿童团伙

粤桂警方联手捣毁特大跨国拐卖儿童团伙

 7月15日,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广东、广西警方同时行动,一举捣毁集拐骗、运输、贩卖于一体的“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解救被拐婴儿8名。

  今天,围绕此案的前前后后,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刘安成接受了《法制日报》记者的采访。

  记者:请您介绍一下“6·8”专案组织架构?

  刘安成:这是一起组织架构严密的跨国犯罪团伙:越南人是主要犯罪嫌疑人,由他们组织策划。越南人在中国利用现代化的通讯手段,组织指挥越南境内的越南籍犯罪嫌疑人收集拐卖儿童,绕过边防检查站,进入中国境内。

  他们的手段比较狡猾也比较专业。比如偷渡北仑河时,他们不打电话,而是用手电筒打信号,确认安全后,人才过境。有时运送拐卖儿童的越南犯罪嫌疑人不下船,不登陆中国的领土,直接就回去。他们熟悉我国公安边防检查站的地理位置,会选择走边境山村的小路,坐摩托车或者步行,绕开边检站到东兴搭乘长途客车。

  记者:办理跨国拐卖儿童案件与国内拐卖儿童案件有什么不同?

  刘安成:相比于一般拐卖儿童犯罪,办理跨国拐卖儿童案件要更加困难。比如许多侦查措施很难在两国同时实施;两国在联手打击犯罪方面还需要不断磨合;侦破时语言上也存在障碍。

  如何妥善安置被解救儿童也是个问题。因为解救的儿童来自越南,就需要越南警方提供越南丢失儿童的记录,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并检验DNA样本,才能弄清这些儿童的来源。

  对于已经解救出来的被拐越南儿童,我国公安机关会为他们找一个条件比较好的抚养单位。在此期间,通过国际合作与越南取得联系,争取早日找到他们的亲生父母并送还。

  记者:作为“6·8”专案的前线总指挥,您如何评价此次抓捕行动?

  刘安成:此案的成功告破,是公安部指挥广西、广东两省区公安机关跨区域联手作战的典范,也是公安部向实战化转型和合成作战的体现。

  加强区域警务合作,共同打击犯罪,已经成为动态化社会环境下打击犯罪工作的大势所趋。随着刑事犯罪形势的发展变化,我国公安机关刑侦部门大力加强刑侦协作,先后建立了多层次、多区域的刑侦协作区,在打击犯罪实践中发挥整体联动的优势。“6·8”专案的告破,正是这种合成作战显现出的威力。

  记者:公安部对于打拐还有什么样的部署?

  刘安成:我国公安机关把打拐作为一项神圣职责,开展了多次专项行动。

  按照统一部署,从今年6月1日起全国公安机关实行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其基本要求是:县、市公安机关接到儿童失踪警情后,要立即启动查找工作,打破警种界限和常规做法,充分调动警务资源,快速查找失踪儿童。

  此前,公安机关在接到儿童失踪警情后,一般要有证据表明儿童被拐,才予以刑事立案侦查。而接报后的24小时恰恰是抓捕人贩子、解救被拐儿童的黄金时间。

  目前,多个省份的公安机关已制定了“查找失踪儿童快速反应工作机制”。这项机制的核心就是突出一个“快”字,接警处警快,调集警力快,调查走访快,收集信息快,寻查行动快。

  现在110指挥中心只要接到小孩失踪的报警,就在第一时间启动寻查机制,刑侦、治安、巡警、交警、派出所等多警种、多部门联动。

  除此之外,通过对来历不明的儿童进行摸排、采集DNA样本进行比对等有效措施,我国公安机关解救了大批被拐儿童。此案的成功破获,表明了我国政府打击拐卖人口犯罪的态度和决心。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2851.html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安部多省区联手成功摧毁两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公安部多省区联手成功摧毁两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据中国之声《新闻和报纸摘要》报道,经过近6个月的缜密侦查,公安部统一指挥,14省区公安机关联手作战、破获了两起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63名,成功解救被拐儿童88名。

  随着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一声命令,广西、广东两地公安机关联手作战、同步收网,成功破获了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切断了这一从越南向我国境内拐卖儿童的通道。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这件案件是由广西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的,顺线延伸到广东。但两省公安机关首先不分彼此,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通力协作,配合的非常好。

  20日零时,公安部又下达抓捕命令,河北、福建、广西等14省区联合行动,彻底摧毁了这一横跨14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为切实维护人民利益和社会安宁,深化打拐工作,公安部相继推出了拐卖儿童案件侦办责任制、儿童失踪快速查找机制、来历不明儿童摸排机制等有力举措,同时加强湄公河次区域反拐国际合作,全面加强对拐卖犯罪的打击力度。

  刘安成: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建立一个失踪儿童快速寻查反应机制,效果非常好。一年多的时间在一个省的范围内,找回了2000多个失踪儿童。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让一个“人贩子”漏网

不让一个“人贩子”漏网

利剑出鞘,令罪恶的人贩子悉数落网。
  7月15日14时、7月20日零时,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广西、广东、河北、福建、云南等14省区公安机关联手作战、同步收网,相继破获了两起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案,彻底摧毁了两个危害极大的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69名,成功解救被拐儿童89名。
  14省区联合行动同步收网
  今年2月,河南公安机关在高速公路鹤壁站查获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两名,当场解救被拐儿童3名。
  由此,一个特大跨省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冰山一角浮出水面。经公安机关初查,这一团伙主要从云南、广西等地收买儿童,经广东湛江等地中转,乘坐长途客车运往河北邯郸、山西长治等地销售,贩卖婴儿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公安部决定挂牌督办此案,由公安部刑侦局统一指挥,14省区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全力侦办;全国指挥部则设在主要拐入地之一的河北邯郸。为加大办案力度,公安部多次召开案件协调会,部署专案侦办工作,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区域警务合作,坚持打科技战、信息战、合成战、证据战。至此,一张覆盖14个省区的打拐网络已然形成。
  7月19日夜,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墙上时钟的指针滴答作响,向20日零时逼近,屋内所有人不由得屏气凝息——“我命令,收网行动现在开始!各地行动情况随时向指挥部报告!”前线指挥、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有力的声音通过视频系统传遍了14省区,集结待令的2600余名公安民警迅即展开统一收网行动……  
  “这是我们本地公安机关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最多的一次。以前都是单打一,各地抓各地的,资源难以共享,影响了办案成效,有时要么找不到被拐的孩子,要么抓不到嫌疑人。”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局长胡党顺认为,在公安部统一指挥协调下,打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嫌疑人一个都跑不掉,效果非常好。
  看到她们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在主战区之一的河北邯郸,记者了解到,这次解救出来的儿童大部分是女婴。最大的才4个月,最小的才刚刚出生10来天。解救回来,谁来第一时间照顾这批十分特殊的受害者?
  “妈妈”们很快闻讯赶来了。
  “知道这个行动后,我们立马就想到,这么小的孩子,要是接来公安局后食欲不好生病了怎么办?”凌晨2时,河北邯郸市公安局民警杨丽娟和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民警陈艳、刘利梅、陈丽和关月火急火燎商量好后,就赶紧直奔临漳县公安局。
  这些年轻妈妈开始耐心地等待。“我们带来了家里的儿童隔尿垫巾和玩具、奶粉,就等着这些小宝贝们被前方民警解救后一个一个送过来。”陈艳边说,边忙不停地哄起怀里的儿童来。
  “看,她吃得多带劲儿!被拐两个月了,买家在农村,家里生活条件特别差,给孩子吃3块钱一袋的很次的奶粉,这段时间肯定没吃好。”话没说完,杨丽娟红了眼圈。她说,看到这孩子就想到了自家的孩子,心里难过得紧。她希望宝贝能够尽早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
  “宝贝别怕,妈妈在。”杨丽娟轻抚着怀中的儿童,爱怜地低下头专注地凝视着怀里的小生命,眼含泪水疼爱地说。
  进一步打击整治买方
  从公安机关当前办案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拐卖儿童犯罪在个别农村地区比较严重,如何摸排更多案件线索是当务之急。
  “买方的存在是打拐屡打不绝的主要原因之一。”刘安成告诉记者,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如果没有虐待行为,可以不追究买方的刑事责任。
  “再加上我国贫困地区、农村地区法律意识淡薄,以及我国传统的‘养儿防老’、‘儿女双全’、‘子承家业’等思想的存在,使得我国存在一定的买卖儿童的恶习。另一个原因是买儿童的犯罪成本不高,也助长了此类犯罪的蔓延。”刘安成说。
  在2010年3月,公安部、司法部以及“两高”联合出台了相关意见,可以追究部分符合相关条件的买主责任,这些条件也被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列明。
  而具有多年打拐经验的公安部打拐主任陈士渠则从立法角度建议,对于“买主明知儿童是被盗抢拐卖的”这种情况,应该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进一步打击买方,压缩拐卖犯罪的源头需求。
  另一个后续安置难题是,假如无法找到被拐儿童的亲生父母,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身份不明的孩子无法办理领养手续。这就意味着,找不到父母的被拐儿童将在福利机构生活,这恐怕并不利于儿童的成长。
  陈士渠透露,公安部正在和民政部商讨,共同推动相关的立法完善,为身份不明的被拐儿童也敞开收养大门。
  另据介绍,为深化打拐工作,公安部推出了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制”,即由县级公安机关领导任专案组组长,包破案、包解救、包安抚;还推出了来历不明儿童摸排以及儿童失踪快速查找等机制;同时,通过湄公河次区域反拐国际执法合作,全面加强与相关国家的打拐合作,严厉打击跨国拐卖犯罪。自2009年4月公安部部署开展打拐专项行动以来,全国共破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39194起,其中拐卖妇女案件14090起,拐卖儿童案件8717起,共打掉4885个犯罪团伙,刑事拘留33831人;解救被拐卖儿童14613人,妇女24826人。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2011.html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击福建警方打拐行动

直击福建警方打拐行动

 7月20日,公安部指挥河北、福建等14省区公安机关统一行动,摧毁一横跨14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截至7月26日17时,福建省公安机关在此次统一行动中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00名,成功解救31名被拐儿童。

  案发:数十名儿童被人贩子以“货物”的名义进行买卖

  6月7日,一份通报传到了福建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叶颖的案头,这份通报让这位老刑警震惊:公安机关通过侦查,发现一个涉及河北、福建、广西、广东、云南等14省区的拐卖儿童犯罪团伙。该团伙主要从云南、广西等地收买儿童,经广东省湛江市等地中转,乘坐长途客车运往河北省邯郸市、山西省长治市等地拐卖。2007年至2008年间,福建永春籍犯罪嫌疑人郑某伙同徐某等人,以7000元至3万元不等的价格从贵州人石某、云南人聂某等人手中购买儿童32名,之后将这些儿童以3万元至3.8万元不等的价格,通过永春人李某、黄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介绍拐卖到福建永春、安溪、尤溪、大田等地。

  32个孩子,大多是嗷嗷待哺的儿童,有的甚至出生尚未满月,就被人贩子以“货物”的名义进行买卖。

  看到此通报的福建刑警义愤填膺,恨不得马上就能抓到这些可恶的人贩子,马上就能解救出这些离开母亲怀抱的孩子。

  部署:各级领导高度重视,一场解救被拐儿童的行动打响

  这起涉及全国14个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案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亲自部署指挥案件侦办工作,要求专案组民警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务必彻底摧毁这个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给犯罪分子以沉重打击,坚决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福建战区按照公安部的统一部署,立即成立了指挥部,福建省公安厅厅长牛纪刚、副厅长王小洪明确要求:全力解救被拐儿童,全力抓捕人贩子!

   在公安部的指挥下,一场解救被拐儿童的行动在7月20日零时打响。

   捷报不断传来:当晚,福建省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王锡章带领专案组民警赶赴龙岩市开展侦查工作。经缜密侦查,警方获悉7月21日、22日犯罪嫌疑人将分别运送1名男童到江西省宁都县和福建省长汀县拐卖,立即将有关情况通报涉案地公安机关。经综合研判,专案指挥部决定22日下午与安徽、浙江、江西3省警方同时开展收网行动。

  22日14时至23日凌晨,4省公安机关通力协作,先后在江西宁都、安徽合肥、浙江湖州及福建龙岩、漳州、三明等地抓获杨某、雷某等犯罪嫌疑人21名,解救被拐儿童5名。

  现场:民警们连续作战,顾不上合眼,辗转多地展开行动

  7月24日,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到福建战区督战。本报记者随警作战,全程记录了福建警方解救和抓捕行动。

  24日22时,龙岩市公安局大院内,数十名便衣民警和15名全副武装的特警登上战车,向长汀开进。

  25日零时许,在长汀县公安局河田派出所的临时指挥部,几方警力会合,在简短的战前动员和下达任务后,抓捕人贩子和解救儿童行动迅速展开。

  雪亮的车灯撕开了静静的夜。乡间野外,除了稻田里的一片蛙鸣和偶尔几声狗叫外,山路上一片沉寂。

  到达五通岭村一处自建楼房不远处,警车熄火、关灯,特警和便衣民警马上对这栋房子实施了合围,搜捕组民警迅速进入楼内搜索。然而,这座三层小楼却空无一人。难道犯罪嫌疑人预先知道了消息逃匿了?不可能!此次行动的保密措施已是万无一失。难道情报有误?也不可能,侦查员对这一带早就进行了缜密侦查。

  民警们扩大了搜索范围。很快,在邻近的一座工棚里,民警们发现了一对貌似夫妻的人,男人叫丘某,36岁,女人叫修某,43岁。细细一问,男人说,修某是其“女朋友”。奇怪的是,看起来并不像处于哺乳期的修某怀里,竟然抱着一个熟睡的、出生仅有几十天的男婴。

  “这是谁的孩子?”民警问。

  “是我自己生的。”修某的回答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哪一天出生的,孩子叫什么名字?”

  这对男女无言以对……

  特警给这对男女戴上了手铐押上警车。

  陈士渠轻柔地抱过孩子说:“多可爱的孩子,别害怕,放心地睡吧,现在你安全了,我们帮你找妈妈!”

  十几双眼睛湿润了……

  把嫌疑人和孩子带回到派出所,两名女民警接过孩子,细心地给孩子喂水,又想法找来了奶粉和奶嘴、尿不湿等儿童用品。一无所知的小家伙在女民警的怀里依然香甜而踏实地睡着。

  负责审讯的民警也有了战果。据丘某、修某交代,他们还将另一名刚刚满月的女婴卖到了濯田镇永巫村。此时已是25日凌晨4时,参战民警们毫不懈怠,迅速出动,在永巫村先后抓获犯罪嫌疑人张某和范某,并当场解救一名刚刚满月的女婴。

  凌晨6时许,民警又在长汀县河田镇南塘村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陈某。

  当夜,参加统一行动的各行动组战果频传:在龙海市抓获嫌疑人2名,解救3岁女孩1名、5岁男孩1名;在南靖县抓获嫌疑人张某、杨某夫妇,解救10个月大儿童1名、8岁女孩1名……

  被拐孩子的信息还在不断传来,已连续作战的民警们顾不上合眼,又扑向解救孩子的战场。截至7月26日17时,此次统一行动中,福建省公安机关已抓获犯罪嫌疑人100名,成功解救31名被拐儿童。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4576.html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警方披露跨国卖婴案 2越南80后女子系"总指挥"

警方披露跨国卖婴案 2越南80后女子系"总指挥"
专案组民警详解跨国贩卖婴童案
  越南人贩坐镇广东境内,遥控指挥老乡从越南抱新生婴儿偷渡入境,随即来到揭阳、汕尾等地贩卖。近日,本报连续报道了广东、广西警方联手破获拐卖越南婴童的特大案件。令人震惊的是,这样一个跨国拐卖团伙,其主要头目竟是两名“80后”越南女子,而成员主要也是越南年轻女子。到底她们是如何勾结连成一线?昨日,记者特地赶赴揭阳、汕尾陆丰等地,试图揭开跨国大案背后神秘的面纱。
  今年2月,广西警方接到群众举报,称在广西东兴市江那村附近,有人多次从越南用船偷渡运送婴儿至中国境内贩卖。公安部随即将该案列为督办案件。
  专案民警很快查明,该团伙偷渡婴儿入境后多转运至广东贩卖。今年6月,广东警方获得通报,该团伙主犯阿张、阿兰在揭阳盘踞,并遥控指挥作案,广东警方随即加入专案组展开侦查。而锁定主犯的揭阳则成了专案指挥部。
  从6月2日开始侦控至今,该团伙已将21名越南婴儿贩运至广东揭阳、汕尾等地出售,同时还组织了多批越南人偷渡进入中国境内。
  7月15日14时,专案指挥部抓住两名再次偷渡婴儿入境的越南籍嫌犯,随即在广西、广东揭阳、汕尾等多地进行收网,先后抓获了团伙头目阿张、阿兰等39名中越嫌犯,并解救该团伙尚未被卖出的越南籍婴儿8名。


  主犯

  两无业女子电话指挥


  新快报记者从抓捕录像中看到,所谓的主犯阿张、阿兰都非常矮小,看上去就如一般的年轻女子,但她们却是遥控指挥跨国拐卖的人贩头目。
  一号头目阿张今年才24岁,原系越南海洋省人,二号头目阿兰今年29岁,越南金瓯省人。两人均是无业游民,虽然在案发地多年,但并无有效的入境证明。
  十多年前,阿张妈妈从越南改嫁到揭西,年仅7岁的阿张也跟着过来了,因此,如今的她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而阿兰虽然不会说普通话,但在与越南方面联系起来,仍有很大便利。两人相互配合,通过手机,分工联系越南拐卖、广西偷渡、广东交接等,大到婴儿上下家、小到指挥交接上下车等,都一一指挥到位。
  揭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要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罗少鸿介绍,今年6月17日,揭阳警方接到广西警方的通报后,随即便查到了阿张、阿兰在揭阳的租住地点。
  经过侦查布控,很快发现阿张与阿兰分开租住,因7月初广西一宗拐卖婴案的影响,阿张又搬了地方。很快,专案组将其活动接触的老乡、医生等都一一掌握,并有专人分别跟踪回报,最终确定了6个行动点。
  当日行动中,专案民警兵分六路,在龙城区的三个行动点一举将阿张、阿兰及其他同伙抓获,而被卖至揭东的一名男婴和在试验区中间人手上的女童,也被顺利解救。


  揭阳“中介”

  妇产科医生物色买家


  随阿张、阿兰一同落网的还有当地一名妇产科医生林某,她便是该团伙身后的“买方市场”。
  经查,今年38岁的林某在试验区一医院任妇产科医生,后辞职自开药店,并兼做妇产科问诊等。据悉,其母亲及亲友有七八人在医院从事妇产科工作,因此手头有相当资源。阿张通过看病与其结识,后称有越南老乡来揭阳打工意外怀孕了,无法抚养想找人收养等。林某便答应帮忙去看看,找到买主后,便和阿张一起谈价钱。
  林某及中间人最终被抓获归案,林某辩称自己并未从中收钱,“只是帮忙检查孩子的身体健康后收了一个利是”。
  汕尾“分销”

  寄存婴童由专人看护


  光靠一个妇产科医生是不够的。阿张、阿兰还积极向汕尾等地辐射贩卖。专案民警很快循线发现阿广、阿红两名骨干成员的诡异行踪。
  阿广、阿红也是早期入境的越南人,此前在当地越南人聚集的农场工作。
  据汕尾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周群基介绍,婴童被拐到揭阳后,阿广、阿红将其抱到汕尾,交给当地人“上家”,由其再向下“分发”。今年39岁的庄存是汕尾陆丰县人,其在汕尾市邮电局宿舍的家以及老家铁炉村,都成了其存放被拐婴童的据点,更请来弟媳专职帮忙看护。
  经查,无业游民庄存于去年底认识阿广,随即被其“发展起来”。7月15日统一抓捕时,庄存与中间人到汕头市中心医院为一名被拐婴儿检查,当场被抓获。
  此次警方解救的4名婴童中,有两名已被庄存买到陆河县、甲子镇,而剩下则被其寄放在老家。据悉,庄存出售的婴童多经过多次转手,卖了又转,价格一般为三四万元。


  婴童们被拐路上一直喂服安眠药
  两男婴获救时脐带仍没脱;一名7月大女婴脑积水,幸及时发现手术保命
  “我知道是小孩,但没想到这么小!”汕尾警方一负责人向新快报记者介绍,收网前一天,为安置好解救儿童,专案民警还特地找到了当地民政部门及妇幼医院协助,“没想到4名男婴中两个连脐带都没脱”。
  “小的只有三四天大,大的也不会超过十天。”专案民警说,另外两名也不过两月大。可怜的孩子们两人黄疸还有人肺部发炎、口腔感染,他们随即被送到了陆丰妇幼医院,进入新生儿监护室。
  孩子一路睡得特别安静。记者从抓捕录像中看到,两名女特警率先冲进庄存老家铁炉村的家中,从其弟媳手中抱过被拐婴儿,立即上车离开。一路上,孩子一直昏睡,直至到了医院,才缓缓睁开眼睛。
  “医生判断是给喂食了安眠药。”专案民警向记者介绍,为了运送方便,人贩往往给婴童喂食安眠药,一吵闹就继续喂,一路上往往喂服多次。“这些安眠药品对婴儿的脑部发育影响太恶劣了。”医生说。
  破案后,揭阳警方解救的两名婴童也被送到汕尾会合,经医院体检发现,其中一名7个月大的女童脑中有肿块,并出现积水,必须动手术救命。当晚,专案民警连夜驱车赶往广州,次晨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施行开颅手术,“幸亏救得及时,孩子的命保住了”。
  警方介绍,这些婴童经医院检查无碍后,将转由当地社会福利部门代养,今后再由公安部统一协调。

  行动执行官说案:

  人贩子为何选广东“销赃”?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是本次行动的执行官,据他介绍,“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的重要策划者是越南人,他们用电话遥控指挥越南人在越南带上小孩,通过界河从广西东兴登陆,绕过横江边检站,再从东兴搭乘长途客车到广东揭阳。
  至于其为何要选择在广东进行“中转分销”,刘安成分析,广西、广东与越南之间交通便利,语言近似,是先天条件。同时,三地人长相相差不大,容易混淆。另外,该团伙几乎都采取由越南妇女抱着婴儿偷渡入境的方式,如果继续北上恐怕体力难支,也害怕战线太长容易被公安打击。
  刘安成透露,该团伙成员的反侦查能力较强,虽然在国内是通过电话联系,但在偷渡时,就完全不使用电话了,用电筒打信号等。而且,由于边境线相依,妇女抱着婴儿上船后一推便到岸了。
  刘安成坦言,同以往相比,这种从国外拐卖婴童入境的跨国拐卖案并不多,从个案来说并不是第一个,但要说完整地打掉整个贩运网络,尚属首例。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4983.html
active000 发表于 2011-8-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必须严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1-16 01:43 , Processed in 0.035251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