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570|回复: 2

[打拐成果] 宝贝别怕,妈妈在这儿——见证中国警方解救被拐儿童最温情的一幕

[复制链接]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宝贝别怕,妈妈在这儿——见证中国警方解救被拐儿童最温情的一幕


2011年7月20日清晨,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民警杨丽娟抱起一个4个月大的女婴轻轻摇晃着,吻吻她的小脸蛋后,掀起衣襟,小家伙顿时停下哭闹,安安静静地吮吸起母乳来。杨丽娟动情地抚摸着孩子说:“宝贝别怕,妈妈在这儿!”

  谁能想到,此刻,安祥地躺在杨丽娟怀里的正是刚刚被民警们解救回来的尚不知名的儿童。
  
  
“好难过,看到她们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
  
  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全国14个省区统一行动,彻底摧毁了一个近年来罕见的横跨14个省区的特大拐卖儿童案。目前已经抓获了一大批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同时解救出一批被拐儿童。

  在主战区之一的河北邯郸,记者了解到,这次解救的出来的儿童大部分是女婴。最大的才4个月,最小的才刚刚出生10来天。解救回来,谁来第一时间照顾这批十分特殊的受害者?

  “妈妈”们很快闻讯赶来了。

  “知道这个行动后,我们立马就想到,这么小的孩子,要是接来公安局后食欲不好生病了怎么办?”凌晨两点,杨丽娟和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民警陈艳、刘利梅、陈丽和关月火急火燎商量好后,就赶紧直奔临漳县公安局。

  这些年轻妈妈开始耐心地等待。“我们带来了家里的儿童隔尿垫巾和玩具、奶粉,就等着这些小宝贝们被前方民警解救后一个一个送过来。”陈艳边说,边忙不停地哄起怀里的儿童来。

  “看,她吃得多带劲儿!被拐2个月了,买家在农村,家里生活条件特别差,给孩子吃3块钱一袋的很次的奶粉,这段时间肯定没吃好。”话没说完,杨丽娟红了眼圈。她说,看到这孩子就想到了自家的孩子,心里难过得紧。她希望宝贝能够尽早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

  “宝贝别怕,妈妈在。”杨丽娟轻抚着怀中的儿童,爱怜地低下头专注地疑视着怀里的小生命,眼含泪水疼爱地说。
  
  
从公安局到福利院,一场特殊的爱心接力
  
  7月20日18:20,5辆警用加长面包车准时停在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门口。

  一场夏雨后,福利院门口的大树伸出一片片新鲜的绿荫来。

  来自肥乡县、临漳县、邯郸县、曲周县和广平县等邯郸市5县公安局的民警妈妈们怀抱着儿童,手里拎着儿童水杯、奶粉和换洗尿布,小心翼翼地走下车。记者数了数,有13个儿童在警察妈妈的保护下向福利院走去。

  “欢迎你们!”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院长李俊海带领着一群身着白大褂和粉红色工作服的保育员早早守候在院门外迎接。他说,这是该院第一次接收打拐解救出来的这么多孩子。

  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告诉记者,为了让“买主”人财两空,打击整治“买方市场”,公安部明确要求,从本案起,在通过DNA比对找到亲生父母前,儿童一律由民政部门暂时统一安置,不得留在“买主”家。

  昨晚11点半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后,福利院就全员紧急行动,为这13名儿童准备好了最好的房间,阳光充足,配齐空调,并安排了最有经验的阿姨来照顾她们。

  “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小宝贝们在这里生活好。”李俊海说:“放心,民警妈妈们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这些孩子的!”

  福利院也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刘安成、河北省公安厅刑事警察总队总队长王星亮和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局长李桂洪等领导赶到福利院,亲自送孩子们到新家安居。

  花蝴蝶、小浣熊图案的墙纸,印有梅花鹿儿童被单……小宝贝们躺在干净宽敞的儿童床上手舞足蹈,开心地露出笑脸来。

  这时,民警妈妈们却哭了。邯郸市肥乡县公安局民警魏海琦、张文娟,明明都离开了福利院,却又不约而同地返回来了,她们回到儿童床边轻轻地抱起孩子,再多看一眼抱了一整夜的宝贝。

  杨丽娟紧紧地抱着孩子,噙满泪水的双眼充满了不舍和怜爱,她轻轻地吻了吻孩子的额头,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宝贝别怕,妈妈在”……在场的民警和保育员无不为她深深的母爱而感动!

  孩子们还太小,她们并不知道,为了自己从这一刻起的幸福安宁,邯郸市公安局技侦支队民警爸爸孟繁辉在连续三天三夜执行任务后终因劳累过度心脏缺血倒下正在医院抢救。她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用实际行动用最朴实无华的爱呵护着她们。她们不知道,从这一天起,自己的命运已经发生最大的变化。(完)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1997.html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楼主| 李卓男 发表于 2011-8-3 0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宝贝,快些回家——公安部指挥破获两起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案纪实

宝贝,快些回家——公安部指挥破获两起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案纪实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8日 信息来源:新华社

  
   “宝贝别怕,妈妈在这儿!”
  
  7月20日清晨,河北邯郸市公安局的民警杨丽娟抱起一个4个月大的女婴轻轻摇着,吻了吻她的小脸蛋后,掀起衣襟,小家伙顿时停止哭闹,安安静静地吮吸起乳汁来。
  
  谁能想到,此刻躺在警察妈妈杨丽娟怀里的,正是一名刚刚被民警解救出来的被拐儿童。
  
  就在此前几小时,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全国14个省区公安机关打响了一场围歼拐卖儿童犯罪的重大战役,侦破“2·21”特大拐卖儿童案,抓获330名犯罪嫌疑人,解救出81名被拐儿童。
  
  就在此前5天,同样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广西、广东公安机关同步收网,成功破获一起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解救出8名被拐儿童。
  
  利剑出鞘,令罪恶的人贩子伏法;柔情流露,让被拐卖的宝贝们快些回家。
  
  近年来罕见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亲自部署指挥,14个省区联合行动同步收网 今年2月,河南公安机关在高速公路鹤壁站查获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2名,当场解救被拐儿童3名。

  由此,一个特大跨省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冰山一角开始浮现——

  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发现这个团伙涉及河北、广西、广东、山西、河南、云南、四川、贵州、安徽、福建、山东、浙江、青海、湖北等14个省区。案件随后被定为“2·21”特大拐卖儿童案。

  “拐卖儿童犯罪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予以坚决打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对此案高度重视,亲自部署指挥案件侦办工作,要求务必彻底摧毁这一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全力保障儿童权益,坚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公安部决定挂牌督办此案,由公安部刑侦局统一指挥,涉案省区公安机关负责刑侦工作的一把手任地方专案组组长,负责各地的统一抓捕行动。14个省区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全力侦办;全国指挥部则设在主要拐入地之一的河北邯郸。

  为加大办案力度,公安部多次召开案件协调会,部署专案侦办工作,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区域警务合作,坚持打科技战、信息战、合成战、证据战。

  悄然间,一张覆盖14个省区的打拐网络逐渐成形。

  经公安机关初查,这一团伙主要从云南、广西等地收买儿童,经广东湛江等地中转,乘坐长途客车运往河北邯郸、山西长治等地销售,贩卖婴儿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作案频繁,网络完善,危害极大,是近年来罕见的特大拐卖犯罪团伙。”公安部刑侦局局长白少康说。

  截至7月,公安机关梳理出涉嫌拐卖儿童案件线索多条,掌握了大量犯罪嫌疑人的行动信息。为了不打草惊蛇,指挥部要求各地统一行动,同步收网,按照孟部长的指示,务求一网打尽。抓捕行动时间,定在7月20日凌晨。
  
  现场直击河北邯郸主战区战况,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让人贩子无处可逃、悉数落网

  30分,20分,10分,10秒……

  7月19日夜,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墙上时钟的指针滴答作响,向20日零点逼近,屋内所有人不由得屏气凝息。

  “同志们,经过各地公安机关近半年的缜密侦查,收网时机已经成熟,遵照孟建柱同志的指示,我命令,收网行动现在开始!各地行动情况随时向指挥部报告!”

  前线指挥、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有力的男中音通过视频系统传遍14个省区,集结待令的2600余名公安民警迅即展开统一收网行动——

  早已在邯郸市丛台区和平交易厅附近守候多时的永年战区民警,闻讯而动,包抄到土山前街一户二层出租屋门口。

  在雪亮的强光手电筒的指引下,邯郸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卢志林带领一队民警迅速冲上楼梯,将两名嫌疑人严严实实堵在卧室。

  1时55分,邯郸市肥乡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灯火通明。全局民警正在紧急制定下一步抓捕计划。

  “肥乡县局通过前期侦查工作,掌握线索20多起。经反复核查,截至目前具备抓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确定是14名。按照上级统一部署,我们组织了精干的警力,不到两个小时内已抓获到案犯罪嫌疑人11名,解救儿童2名。”肥乡战区负责人、邯郸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常英怀说,目前还有四个小组正在实施抓捕,争取进一步扩大战果,挖出更多嫌疑人,解救更多被拐卖儿童。
  
  同时,审讯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你知道公安局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儿吗?”

  “拐卖儿童。”

  “从什么时候开始?”

  ……

  2时24分,肥乡县公安局一楼讯问室,民警对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连夜审讯。

  更多线索被不断挖出,战果也在不断扩大,数字的更新以分钟来计算。

  2时50分,肥乡县公安局已抓获嫌疑人17名;3时1分,这一数字上升到19名。

  3时50分,记者随警赶到肥乡县西屯庄。20分钟后,民警又解救出一名出生40多天、被3万元卖到这里的女婴。“买主”当即被带往县公安局接受审讯。

  “这是我们本地公安机关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最多的一次。以前都是单打一,各地抓各地的,资源难以共享,影响了办案成效,有时要么找不到被拐的孩子,要么抓不到嫌疑人。”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局长胡党顺认为,在公安部统一指挥协调下,打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嫌疑人一个都跑不掉,效果非常好。

  据了解,截至目前,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在河北、广东和山西落网。同时,成功解救儿童81名。

  刘安成告诉记者,为打击整治买方需求,公安部明确要求,从本案起,在通过DNA比对等方式找到亲生父母前,被拐婴儿一律由民政部门暂时统一安置,不得留在“买主”家,必须让“买主”人财两空。

  合成战凸显全国“一盘棋”威力,“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告破,我国首次完整打掉跨国拐卖儿童犯罪网络 7月15日14时,广东揭阳。

  闷热的夏日午后,平时热闹的望江北路老巷子仿佛也昏昏欲睡。

  一支车队静静驶入曲折的老巷子,停稳。巷子尽头,是一座稍显破旧的3层楼民宅。此刻,楼梯旁边1楼的这扇门外,10多个机敏的身影已悄然逼近。他们默契的眼神和手势交流令人感到,一场暴风骤雨般的行动即将开始。

  4名特警破门而入,屋里的几名犯罪嫌疑人还未及反应,就已被制服。

  “你叫什么名字?”“黄某某……”一名中长发女子迟疑地回答。民警拿出随身携带的嫌疑人照片,挨个仔细比对。里间的桌子上,几名民警正在小心采集现场物证。

  “报告指挥部,行动成功!”从广西东兴、广东汕尾等抓捕地点,抓捕成功的消息陆续传回了指挥部。16时10分,6组抓捕行动全部成功结束,揭阳市公安局“6·8”专案指挥部内,刘安成等指挥人员终于长舒一口气。

  两天前,也就是7月13日,刘安成带领专案组来到揭阳。根据前期侦查,抓捕时间定在了14日凌晨。

  可是,就在预定抓捕时间即将到来之际,情况却突然发生变化:据广西警方传来的情报,两名越南籍主犯并没有入境,只有两名从犯携带被拐儿童入境。

  “抓,还是不抓。”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刘安成面临着两难抉择,这是他从事刑侦工作多年来最令人头疼的抉择。 “指挥部里,死寂般的沉默之后,便是针锋相对的激烈争论。但冷静之后,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推迟抓捕时间,因为我们的立足点是打掉这个团伙,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刘安成说。

  等待,只有耐心地等待。7月13日,整整一个白天,就这样在等待中渡过。

  13日夜,终于从广西传来了主要犯罪嫌疑人携带被拐婴儿入境的消息。根据时间推算,指挥部最终确定抓捕时间,也就有了上面的抓捕一幕。

  据介绍,“6·8”专案的犯罪团伙组织体系严密,分工明确,作案时间长,贩卖儿童数量多且作案频繁,已经形成了庞大的跨国销售网络,越南籍主犯在中国指挥越南境内的犯罪嫌疑人运送儿童到中国,由越南当地不法司机帮助运送儿童、绕过我边防检查站,逃避边境检查。面对这样的对手,专案组的挑战和压力可想而知。

  “此案的成功告破,是公安机关跨区域联手作战的典范,也是公安机关向实战化转型和合成作战的体现。”刘安成告诉记者。

  警察妈妈用母爱呵护被解救出的小生命,福利院全力配合做好爱心接力 “这次被解救回来的13名儿童中绝大部分是女婴,最大的才4个月,最小的才刚刚出生10来天。这么小,必须第一时间有人来特殊照顾她们。”在河北省邯郸市,杨丽娟说,怕小宝宝食欲不好,她就想到用自己的母乳来喂养这些可怜的孩子。

  就在行动刚刚开始后2小时,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民警陈艳、刘利梅、陈丽和关月也不约而同地赶到临漳县公安局,带来了家里的婴儿尿布和玩具、奶粉,却把自己刚几个月的孩子扔在家里。

  20日下午,来自肥乡县、临漳县、邯郸县、曲周县和广平县等邯郸市5县公安局的民警妈妈们抱着共13名婴儿,小心翼翼地走下车,来到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门口。

  “欢迎你们!”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院长李俊海带领着一群保育员早早迎候在院门外。

  李俊海说,这是该院第一次接收打拐解救出来的这么多孩子。昨晚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后,福利院就全员紧急行动,为这13名儿童准备了最好的房间,阳光充足,空调舒适,并安排最有经验的阿姨来照顾孩子们。

  “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小宝贝们在这里生活好。”李俊海说,“放心,民警妈妈们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这些孩子的!”

  为了这些宝贝们从这一刻起的幸福安宁,广大参战民警克服了重重困难,为搜集和掌握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证据做了大量工作,有的民警由于多日未眠,累倒在抓捕一线和解救现场。还有更多人,在用实际行动呵护着这些孩子们,尽快找到亲生父母,送宝贝们回家。

  ——山西战区集中优势警力打歼灭战,经过3天3夜的连续奋战,在城区、长子、屯留、壶关、长治五个县区,成功抓获了“2·21”拐卖儿童案涉案犯罪嫌疑人24名,解救被拐婴儿4名。专案组民警秦超为此次重大战役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他在前期侦查掌握的大量证据,为成功抓捕和解救行动奠定重要基础。在多年的打拐工作中,他曾将17名犯罪嫌疑人送上法庭,其中就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犯。

  ——在山东战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于富春在抓捕中因突发性胆囊炎并阑尾炎复发,正在住院治疗。“2·21”专案全国统一抓捕和解救战斗打响后,他拔掉针头立即赶往现场。于富春强忍着病痛折磨,带队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自己却两次昏倒在办案现场。

  25日,福建战区传来喜讯:一个“宝贝”就要回家了。“2·21”专案被拐儿童吴晓东(男,7岁,原名周家辉),经过DNA比对,于7月25日被送回到亲生父母周茂良和戚中会夫妇怀中。骨肉团聚、喜极而泣的场面令许多在场的群众感动落泪……

  据介绍,各地公安机关均在第一时间将解救出的孩子送至当地民政部门妥善安置的同时,迅速展开相关工作。目前,解救以及DNA比对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

  扼住拐卖犯罪的“七寸”,进一步打击整治买方需求是打拐关键 记者了解到,从公安机关当前办案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拐卖儿童犯罪在个别农村地区比较严重,如何摸排更多案件线索是当务之急。

  “买方的存在是打拐屡打不绝的主要原因之一。”刘安成告诉记者,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如果没有虐待行为,可以不追究买方的刑事责任。

  “再加上我国贫困地区、农村地区法律意识淡薄以及我国传统的‘养儿防老’‘儿女双全’‘子承家业’等思想的存在,使得我国存在一定的买卖儿童的恶习。另一个原因是买儿童的犯罪成本不高,也助长了此类犯罪的蔓延。”刘安成说。

  在2010年3月,公安部、司法部以及“两高”联合出台了相关意见,可以追究部分符合相关条件的买主责任,这些条件也被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列明。

  而具有多年打拐经验的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则从立法角度建议,对于“买主明知儿童是被盗抢拐卖的”这种情况,应该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进一步打击买方,压缩拐卖犯罪的源头需求。

  另一个后续安置难题是,假如无法找到被拐儿童的亲生父母,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身份不明的孩子无法办理领养手续。这就意味着,找不到父母的被拐儿童将在福利机构生活,恐怕这并不利于儿童的成长。

  陈士渠透露,公安部正在和民政部商讨,共同推动相关的立法完善,为身份不明的被拐儿童也敞开收养大门。 另据介绍,为深化打拐工作,公安部推出了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制”,即由县级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任专案组组长,包破案、包解救、包安抚;还推出了来历不明儿童摸排以及儿童失踪快速查找等机制;同时,通过湄公河次区域反拐执法合作等机制,全面加强与相关国家的打拐合作,严厉打击跨国拐卖犯罪。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8日 信息来源:新华社

  
   “宝贝别怕,妈妈在这儿!”
  
  7月20日清晨,河北邯郸市公安局的民警杨丽娟抱起一个4个月大的女婴轻轻摇着,吻了吻她的小脸蛋后,掀起衣襟,小家伙顿时停止哭闹,安安静静地吮吸起乳汁来。
  
  谁能想到,此刻躺在警察妈妈杨丽娟怀里的,正是一名刚刚被民警解救出来的被拐儿童。
  
  就在此前几小时,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全国14个省区公安机关打响了一场围歼拐卖儿童犯罪的重大战役,侦破“2·21”特大拐卖儿童案,抓获330名犯罪嫌疑人,解救出81名被拐儿童。
  
  就在此前5天,同样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广西、广东公安机关同步收网,成功破获一起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解救出8名被拐儿童。
  
  利剑出鞘,令罪恶的人贩子伏法;柔情流露,让被拐卖的宝贝们快些回家。
  
  近年来罕见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亲自部署指挥,14个省区联合行动同步收网 今年2月,河南公安机关在高速公路鹤壁站查获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2名,当场解救被拐儿童3名。

  由此,一个特大跨省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冰山一角开始浮现——

  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发现这个团伙涉及河北、广西、广东、山西、河南、云南、四川、贵州、安徽、福建、山东、浙江、青海、湖北等14个省区。案件随后被定为“2·21”特大拐卖儿童案。

  “拐卖儿童犯罪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予以坚决打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对此案高度重视,亲自部署指挥案件侦办工作,要求务必彻底摧毁这一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全力保障儿童权益,坚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公安部决定挂牌督办此案,由公安部刑侦局统一指挥,涉案省区公安机关负责刑侦工作的一把手任地方专案组组长,负责各地的统一抓捕行动。14个省区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全力侦办;全国指挥部则设在主要拐入地之一的河北邯郸。

  为加大办案力度,公安部多次召开案件协调会,部署专案侦办工作,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区域警务合作,坚持打科技战、信息战、合成战、证据战。

  悄然间,一张覆盖14个省区的打拐网络逐渐成形。

  经公安机关初查,这一团伙主要从云南、广西等地收买儿童,经广东湛江等地中转,乘坐长途客车运往河北邯郸、山西长治等地销售,贩卖婴儿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作案频繁,网络完善,危害极大,是近年来罕见的特大拐卖犯罪团伙。”公安部刑侦局局长白少康说。

  截至7月,公安机关梳理出涉嫌拐卖儿童案件线索多条,掌握了大量犯罪嫌疑人的行动信息。为了不打草惊蛇,指挥部要求各地统一行动,同步收网,按照孟部长的指示,务求一网打尽。抓捕行动时间,定在7月20日凌晨。
  
  现场直击河北邯郸主战区战况,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让人贩子无处可逃、悉数落网

  30分,20分,10分,10秒……

  7月19日夜,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墙上时钟的指针滴答作响,向20日零点逼近,屋内所有人不由得屏气凝息。

  “同志们,经过各地公安机关近半年的缜密侦查,收网时机已经成熟,遵照孟建柱同志的指示,我命令,收网行动现在开始!各地行动情况随时向指挥部报告!”

  前线指挥、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有力的男中音通过视频系统传遍14个省区,集结待令的2600余名公安民警迅即展开统一收网行动——

  早已在邯郸市丛台区和平交易厅附近守候多时的永年战区民警,闻讯而动,包抄到土山前街一户二层出租屋门口。

  在雪亮的强光手电筒的指引下,邯郸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卢志林带领一队民警迅速冲上楼梯,将两名嫌疑人严严实实堵在卧室。

  1时55分,邯郸市肥乡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灯火通明。全局民警正在紧急制定下一步抓捕计划。

  “肥乡县局通过前期侦查工作,掌握线索20多起。经反复核查,截至目前具备抓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确定是14名。按照上级统一部署,我们组织了精干的警力,不到两个小时内已抓获到案犯罪嫌疑人11名,解救儿童2名。”肥乡战区负责人、邯郸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常英怀说,目前还有四个小组正在实施抓捕,争取进一步扩大战果,挖出更多嫌疑人,解救更多被拐卖儿童。
  
  同时,审讯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你知道公安局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儿吗?”

  “拐卖儿童。”

  “从什么时候开始?”

  ……

  2时24分,肥乡县公安局一楼讯问室,民警对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连夜审讯。

  更多线索被不断挖出,战果也在不断扩大,数字的更新以分钟来计算。

  2时50分,肥乡县公安局已抓获嫌疑人17名;3时1分,这一数字上升到19名。

  3时50分,记者随警赶到肥乡县西屯庄。20分钟后,民警又解救出一名出生40多天、被3万元卖到这里的女婴。“买主”当即被带往县公安局接受审讯。

  “这是我们本地公安机关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最多的一次。以前都是单打一,各地抓各地的,资源难以共享,影响了办案成效,有时要么找不到被拐的孩子,要么抓不到嫌疑人。”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局长胡党顺认为,在公安部统一指挥协调下,打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嫌疑人一个都跑不掉,效果非常好。

  据了解,截至目前,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在河北、广东和山西落网。同时,成功解救儿童81名。

  刘安成告诉记者,为打击整治买方需求,公安部明确要求,从本案起,在通过DNA比对等方式找到亲生父母前,被拐婴儿一律由民政部门暂时统一安置,不得留在“买主”家,必须让“买主”人财两空。

  合成战凸显全国“一盘棋”威力,“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告破,我国首次完整打掉跨国拐卖儿童犯罪网络 7月15日14时,广东揭阳。

  闷热的夏日午后,平时热闹的望江北路老巷子仿佛也昏昏欲睡。

  一支车队静静驶入曲折的老巷子,停稳。巷子尽头,是一座稍显破旧的3层楼民宅。此刻,楼梯旁边1楼的这扇门外,10多个机敏的身影已悄然逼近。他们默契的眼神和手势交流令人感到,一场暴风骤雨般的行动即将开始。

  4名特警破门而入,屋里的几名犯罪嫌疑人还未及反应,就已被制服。

  “你叫什么名字?”“黄某某……”一名中长发女子迟疑地回答。民警拿出随身携带的嫌疑人照片,挨个仔细比对。里间的桌子上,几名民警正在小心采集现场物证。

  “报告指挥部,行动成功!”从广西东兴、广东汕尾等抓捕地点,抓捕成功的消息陆续传回了指挥部。16时10分,6组抓捕行动全部成功结束,揭阳市公安局“6·8”专案指挥部内,刘安成等指挥人员终于长舒一口气。

  两天前,也就是7月13日,刘安成带领专案组来到揭阳。根据前期侦查,抓捕时间定在了14日凌晨。

  可是,就在预定抓捕时间即将到来之际,情况却突然发生变化:据广西警方传来的情报,两名越南籍主犯并没有入境,只有两名从犯携带被拐儿童入境。

  “抓,还是不抓。”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刘安成面临着两难抉择,这是他从事刑侦工作多年来最令人头疼的抉择。 “指挥部里,死寂般的沉默之后,便是针锋相对的激烈争论。但冷静之后,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推迟抓捕时间,因为我们的立足点是打掉这个团伙,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刘安成说。

  等待,只有耐心地等待。7月13日,整整一个白天,就这样在等待中渡过。

  13日夜,终于从广西传来了主要犯罪嫌疑人携带被拐婴儿入境的消息。根据时间推算,指挥部最终确定抓捕时间,也就有了上面的抓捕一幕。

  据介绍,“6·8”专案的犯罪团伙组织体系严密,分工明确,作案时间长,贩卖儿童数量多且作案频繁,已经形成了庞大的跨国销售网络,越南籍主犯在中国指挥越南境内的犯罪嫌疑人运送儿童到中国,由越南当地不法司机帮助运送儿童、绕过我边防检查站,逃避边境检查。面对这样的对手,专案组的挑战和压力可想而知。

  “此案的成功告破,是公安机关跨区域联手作战的典范,也是公安机关向实战化转型和合成作战的体现。”刘安成告诉记者。

  警察妈妈用母爱呵护被解救出的小生命,福利院全力配合做好爱心接力 “这次被解救回来的13名儿童中绝大部分是女婴,最大的才4个月,最小的才刚刚出生10来天。这么小,必须第一时间有人来特殊照顾她们。”在河北省邯郸市,杨丽娟说,怕小宝宝食欲不好,她就想到用自己的母乳来喂养这些可怜的孩子。

  就在行动刚刚开始后2小时,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民警陈艳、刘利梅、陈丽和关月也不约而同地赶到临漳县公安局,带来了家里的婴儿尿布和玩具、奶粉,却把自己刚几个月的孩子扔在家里。

  20日下午,来自肥乡县、临漳县、邯郸县、曲周县和广平县等邯郸市5县公安局的民警妈妈们抱着共13名婴儿,小心翼翼地走下车,来到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门口。

  “欢迎你们!”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院长李俊海带领着一群保育员早早迎候在院门外。

  李俊海说,这是该院第一次接收打拐解救出来的这么多孩子。昨晚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后,福利院就全员紧急行动,为这13名儿童准备了最好的房间,阳光充足,空调舒适,并安排最有经验的阿姨来照顾孩子们。

  “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小宝贝们在这里生活好。”李俊海说,“放心,民警妈妈们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这些孩子的!”

  为了这些宝贝们从这一刻起的幸福安宁,广大参战民警克服了重重困难,为搜集和掌握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证据做了大量工作,有的民警由于多日未眠,累倒在抓捕一线和解救现场。还有更多人,在用实际行动呵护着这些孩子们,尽快找到亲生父母,送宝贝们回家。

  ——山西战区集中优势警力打歼灭战,经过3天3夜的连续奋战,在城区、长子、屯留、壶关、长治五个县区,成功抓获了“2·21”拐卖儿童案涉案犯罪嫌疑人24名,解救被拐婴儿4名。专案组民警秦超为此次重大战役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他在前期侦查掌握的大量证据,为成功抓捕和解救行动奠定重要基础。在多年的打拐工作中,他曾将17名犯罪嫌疑人送上法庭,其中就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犯。

  ——在山东战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于富春在抓捕中因突发性胆囊炎并阑尾炎复发,正在住院治疗。“2·21”专案全国统一抓捕和解救战斗打响后,他拔掉针头立即赶往现场。于富春强忍着病痛折磨,带队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自己却两次昏倒在办案现场。

  25日,福建战区传来喜讯:一个“宝贝”就要回家了。“2·21”专案被拐儿童吴晓东(男,7岁,原名周家辉),经过DNA比对,于7月25日被送回到亲生父母周茂良和戚中会夫妇怀中。骨肉团聚、喜极而泣的场面令许多在场的群众感动落泪……

  据介绍,各地公安机关均在第一时间将解救出的孩子送至当地民政部门妥善安置的同时,迅速展开相关工作。目前,解救以及DNA比对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

  扼住拐卖犯罪的“七寸”,进一步打击整治买方需求是打拐关键 记者了解到,从公安机关当前办案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拐卖儿童犯罪在个别农村地区比较严重,如何摸排更多案件线索是当务之急。

  “买方的存在是打拐屡打不绝的主要原因之一。”刘安成告诉记者,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如果没有虐待行为,可以不追究买方的刑事责任。

  “再加上我国贫困地区、农村地区法律意识淡薄以及我国传统的‘养儿防老’‘儿女双全’‘子承家业’等思想的存在,使得我国存在一定的买卖儿童的恶习。另一个原因是买儿童的犯罪成本不高,也助长了此类犯罪的蔓延。”刘安成说。

  在2010年3月,公安部、司法部以及“两高”联合出台了相关意见,可以追究部分符合相关条件的买主责任,这些条件也被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列明。

  而具有多年打拐经验的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则从立法角度建议,对于“买主明知儿童是被盗抢拐卖的”这种情况,应该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进一步打击买方,压缩拐卖犯罪的源头需求。

  另一个后续安置难题是,假如无法找到被拐儿童的亲生父母,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身份不明的孩子无法办理领养手续。这就意味着,找不到父母的被拐儿童将在福利机构生活,恐怕这并不利于儿童的成长。

  陈士渠透露,公安部正在和民政部商讨,共同推动相关的立法完善,为身份不明的被拐儿童也敞开收养大门。 另据介绍,为深化打拐工作,公安部推出了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制”,即由县级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任专案组组长,包破案、包解救、包安抚;还推出了来历不明儿童摸排以及儿童失踪快速查找等机制;同时,通过湄公河次区域反拐执法合作等机制,全面加强与相关国家的打拐合作,严厉打击跨国拐卖犯罪。

“宝贝别怕,妈妈在这儿!”
  
  7月20日清晨,河北邯郸市公安局的民警杨丽娟抱起一个4个月大的女婴轻轻摇着,吻了吻她的小脸蛋后,掀起衣襟,小家伙顿时停止哭闹,安安静静地吮吸起乳汁来。
  
  谁能想到,此刻躺在警察妈妈杨丽娟怀里的,正是一名刚刚被民警解救出来的被拐儿童。
  
  就在此前几小时,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全国14个省区公安机关打响了一场围歼拐卖儿童犯罪的重大战役,侦破“2·21”特大拐卖儿童案,抓获330名犯罪嫌疑人,解救出81名被拐儿童。
  
  就在此前5天,同样在公安部直接指挥下,广西、广东公安机关同步收网,成功破获一起以越南籍犯罪嫌疑人为主的“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9名,解救出8名被拐儿童。
  
  利剑出鞘,令罪恶的人贩子伏法;柔情流露,让被拐卖的宝贝们快些回家。
  
  近年来罕见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浮出水面,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亲自部署指挥,14个省区联合行动同步收网 今年2月,河南公安机关在高速公路鹤壁站查获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2名,当场解救被拐儿童3名。

  由此,一个特大跨省拐卖儿童犯罪团伙的冰山一角开始浮现——

  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发现这个团伙涉及河北、广西、广东、山西、河南、云南、四川、贵州、安徽、福建、山东、浙江、青海、湖北等14个省区。案件随后被定为“2·21”特大拐卖儿童案。

  “拐卖儿童犯罪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予以坚决打击!”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对此案高度重视,亲自部署指挥案件侦办工作,要求务必彻底摧毁这一特大拐卖儿童犯罪团伙,全力保障儿童权益,坚决维护社会和谐稳定。

  公安部决定挂牌督办此案,由公安部刑侦局统一指挥,涉案省区公安机关负责刑侦工作的一把手任地方专案组组长,负责各地的统一抓捕行动。14个省区公安机关抽调精干力量,全力侦办;全国指挥部则设在主要拐入地之一的河北邯郸。

  为加大办案力度,公安部多次召开案件协调会,部署专案侦办工作,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区域警务合作,坚持打科技战、信息战、合成战、证据战。

  悄然间,一张覆盖14个省区的打拐网络逐渐成形。

  经公安机关初查,这一团伙主要从云南、广西等地收买儿童,经广东湛江等地中转,乘坐长途客车运往河北邯郸、山西长治等地销售,贩卖婴儿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作案频繁,网络完善,危害极大,是近年来罕见的特大拐卖犯罪团伙。”公安部刑侦局局长白少康说。

  截至7月,公安机关梳理出涉嫌拐卖儿童案件线索多条,掌握了大量犯罪嫌疑人的行动信息。为了不打草惊蛇,指挥部要求各地统一行动,同步收网,按照孟部长的指示,务求一网打尽。抓捕行动时间,定在7月20日凌晨。
  
  现场直击河北邯郸主战区战况,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让人贩子无处可逃、悉数落网

  30分,20分,10分,10秒……

  7月19日夜,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墙上时钟的指针滴答作响,向20日零点逼近,屋内所有人不由得屏气凝息。

  “同志们,经过各地公安机关近半年的缜密侦查,收网时机已经成熟,遵照孟建柱同志的指示,我命令,收网行动现在开始!各地行动情况随时向指挥部报告!”

  前线指挥、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刘安成有力的男中音通过视频系统传遍14个省区,集结待令的2600余名公安民警迅即展开统一收网行动——

  早已在邯郸市丛台区和平交易厅附近守候多时的永年战区民警,闻讯而动,包抄到土山前街一户二层出租屋门口。

  在雪亮的强光手电筒的指引下,邯郸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卢志林带领一队民警迅速冲上楼梯,将两名嫌疑人严严实实堵在卧室。

  1时55分,邯郸市肥乡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灯火通明。全局民警正在紧急制定下一步抓捕计划。

  “肥乡县局通过前期侦查工作,掌握线索20多起。经反复核查,截至目前具备抓捕条件的犯罪嫌疑人确定是14名。按照上级统一部署,我们组织了精干的警力,不到两个小时内已抓获到案犯罪嫌疑人11名,解救儿童2名。”肥乡战区负责人、邯郸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常英怀说,目前还有四个小组正在实施抓捕,争取进一步扩大战果,挖出更多嫌疑人,解救更多被拐卖儿童。
  
  同时,审讯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你知道公安局为什么把你带到这儿吗?”

  “拐卖儿童。”

  “从什么时候开始?”

  ……

  2时24分,肥乡县公安局一楼讯问室,民警对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某连夜审讯。

  更多线索被不断挖出,战果也在不断扩大,数字的更新以分钟来计算。

  2时50分,肥乡县公安局已抓获嫌疑人17名;3时1分,这一数字上升到19名。

  3时50分,记者随警赶到肥乡县西屯庄。20分钟后,民警又解救出一名出生40多天、被3万元卖到这里的女婴。“买主”当即被带往县公安局接受审讯。

  “这是我们本地公安机关抓获拐卖儿童犯罪嫌疑人最多的一次。以前都是单打一,各地抓各地的,资源难以共享,影响了办案成效,有时要么找不到被拐的孩子,要么抓不到嫌疑人。”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局长胡党顺认为,在公安部统一指挥协调下,打信息战、科技战、整体战,合成战,嫌疑人一个都跑不掉,效果非常好。

  据了解,截至目前,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悉数在河北、广东和山西落网。同时,成功解救儿童81名。

  刘安成告诉记者,为打击整治买方需求,公安部明确要求,从本案起,在通过DNA比对等方式找到亲生父母前,被拐婴儿一律由民政部门暂时统一安置,不得留在“买主”家,必须让“买主”人财两空。

  合成战凸显全国“一盘棋”威力,“6·8”特大跨国拐卖儿童案告破,我国首次完整打掉跨国拐卖儿童犯罪网络 7月15日14时,广东揭阳。

  闷热的夏日午后,平时热闹的望江北路老巷子仿佛也昏昏欲睡。

  一支车队静静驶入曲折的老巷子,停稳。巷子尽头,是一座稍显破旧的3层楼民宅。此刻,楼梯旁边1楼的这扇门外,10多个机敏的身影已悄然逼近。他们默契的眼神和手势交流令人感到,一场暴风骤雨般的行动即将开始。

  4名特警破门而入,屋里的几名犯罪嫌疑人还未及反应,就已被制服。

  “你叫什么名字?”“黄某某……”一名中长发女子迟疑地回答。民警拿出随身携带的嫌疑人照片,挨个仔细比对。里间的桌子上,几名民警正在小心采集现场物证。

  “报告指挥部,行动成功!”从广西东兴、广东汕尾等抓捕地点,抓捕成功的消息陆续传回了指挥部。16时10分,6组抓捕行动全部成功结束,揭阳市公安局“6·8”专案指挥部内,刘安成等指挥人员终于长舒一口气。

  两天前,也就是7月13日,刘安成带领专案组来到揭阳。根据前期侦查,抓捕时间定在了14日凌晨。

  可是,就在预定抓捕时间即将到来之际,情况却突然发生变化:据广西警方传来的情报,两名越南籍主犯并没有入境,只有两名从犯携带被拐儿童入境。

  “抓,还是不抓。”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刘安成面临着两难抉择,这是他从事刑侦工作多年来最令人头疼的抉择。 “指挥部里,死寂般的沉默之后,便是针锋相对的激烈争论。但冷静之后,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推迟抓捕时间,因为我们的立足点是打掉这个团伙,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刘安成说。

  等待,只有耐心地等待。7月13日,整整一个白天,就这样在等待中渡过。

  13日夜,终于从广西传来了主要犯罪嫌疑人携带被拐婴儿入境的消息。根据时间推算,指挥部最终确定抓捕时间,也就有了上面的抓捕一幕。

  据介绍,“6·8”专案的犯罪团伙组织体系严密,分工明确,作案时间长,贩卖儿童数量多且作案频繁,已经形成了庞大的跨国销售网络,越南籍主犯在中国指挥越南境内的犯罪嫌疑人运送儿童到中国,由越南当地不法司机帮助运送儿童、绕过我边防检查站,逃避边境检查。面对这样的对手,专案组的挑战和压力可想而知。

  “此案的成功告破,是公安机关跨区域联手作战的典范,也是公安机关向实战化转型和合成作战的体现。”刘安成告诉记者。

  警察妈妈用母爱呵护被解救出的小生命,福利院全力配合做好爱心接力 “这次被解救回来的13名儿童中绝大部分是女婴,最大的才4个月,最小的才刚刚出生10来天。这么小,必须第一时间有人来特殊照顾她们。”在河北省邯郸市,杨丽娟说,怕小宝宝食欲不好,她就想到用自己的母乳来喂养这些可怜的孩子。

  就在行动刚刚开始后2小时,邯郸市临漳县公安局民警陈艳、刘利梅、陈丽和关月也不约而同地赶到临漳县公安局,带来了家里的婴儿尿布和玩具、奶粉,却把自己刚几个月的孩子扔在家里。

  20日下午,来自肥乡县、临漳县、邯郸县、曲周县和广平县等邯郸市5县公安局的民警妈妈们抱着共13名婴儿,小心翼翼地走下车,来到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门口。

  “欢迎你们!”邯郸市社会福利院院长李俊海带领着一群保育员早早迎候在院门外。

  李俊海说,这是该院第一次接收打拐解救出来的这么多孩子。昨晚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后,福利院就全员紧急行动,为这13名儿童准备了最好的房间,阳光充足,空调舒适,并安排最有经验的阿姨来照顾孩子们。

  “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让小宝贝们在这里生活好。”李俊海说,“放心,民警妈妈们尽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这些孩子的!”

  为了这些宝贝们从这一刻起的幸福安宁,广大参战民警克服了重重困难,为搜集和掌握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证据做了大量工作,有的民警由于多日未眠,累倒在抓捕一线和解救现场。还有更多人,在用实际行动呵护着这些孩子们,尽快找到亲生父母,送宝贝们回家。

  ——山西战区集中优势警力打歼灭战,经过3天3夜的连续奋战,在城区、长子、屯留、壶关、长治五个县区,成功抓获了“2·21”拐卖儿童案涉案犯罪嫌疑人24名,解救被拐婴儿4名。专案组民警秦超为此次重大战役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他在前期侦查掌握的大量证据,为成功抓捕和解救行动奠定重要基础。在多年的打拐工作中,他曾将17名犯罪嫌疑人送上法庭,其中就包括公安部A级通缉犯。

  ——在山东战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于富春在抓捕中因突发性胆囊炎并阑尾炎复发,正在住院治疗。“2·21”专案全国统一抓捕和解救战斗打响后,他拔掉针头立即赶往现场。于富春强忍着病痛折磨,带队一举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自己却两次昏倒在办案现场。

  25日,福建战区传来喜讯:一个“宝贝”就要回家了。“2·21”专案被拐儿童吴晓东(男,7岁,原名周家辉),经过DNA比对,于7月25日被送回到亲生父母周茂良和戚中会夫妇怀中。骨肉团聚、喜极而泣的场面令许多在场的群众感动落泪……

  据介绍,各地公安机关均在第一时间将解救出的孩子送至当地民政部门妥善安置的同时,迅速展开相关工作。目前,解救以及DNA比对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中。

  扼住拐卖犯罪的“七寸”,进一步打击整治买方需求是打拐关键 记者了解到,从公安机关当前办案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拐卖儿童犯罪在个别农村地区比较严重,如何摸排更多案件线索是当务之急。

  “买方的存在是打拐屡打不绝的主要原因之一。”刘安成告诉记者,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如果没有虐待行为,可以不追究买方的刑事责任。

  “再加上我国贫困地区、农村地区法律意识淡薄以及我国传统的‘养儿防老’‘儿女双全’‘子承家业’等思想的存在,使得我国存在一定的买卖儿童的恶习。另一个原因是买儿童的犯罪成本不高,也助长了此类犯罪的蔓延。”刘安成说。

  在2010年3月,公安部、司法部以及“两高”联合出台了相关意见,可以追究部分符合相关条件的买主责任,这些条件也被出台的相关司法解释列明。

  而具有多年打拐经验的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则从立法角度建议,对于“买主明知儿童是被盗抢拐卖的”这种情况,应该追究买主的刑事责任,进一步打击买方,压缩拐卖犯罪的源头需求。

  另一个后续安置难题是,假如无法找到被拐儿童的亲生父母,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身份不明的孩子无法办理领养手续。这就意味着,找不到父母的被拐儿童将在福利机构生活,恐怕这并不利于儿童的成长。

  陈士渠透露,公安部正在和民政部商讨,共同推动相关的立法完善,为身份不明的被拐儿童也敞开收养大门。 另据介绍,为深化打拐工作,公安部推出了侦办拐卖儿童案件“一长三包制”,即由县级公安机关主要领导或主管领导任专案组组长,包破案、包解救、包安抚;还推出了来历不明儿童摸排以及儿童失踪快速查找等机制;同时,通过湄公河次区域反拐执法合作等机制,全面加强与相关国家的打拐合作,严厉打击跨国拐卖犯罪。



http://www.mps.gov.cn/n16/n983040/n2847421/n2847466/2853875.html
匿名  发表于 2011-8-3 11:32
好感动!!希望能解救出更多的孩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21-1-16 01:01 , Processed in 0.033840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