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246|回复: 8

(第42例)为养子跨国寻亲,宝贝回家志愿者助其圆梦成真——克瑞斯汀

[复制链接]
天娇 发表于 2011-12-12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9年4月28日,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理事长张宝艳收到一份漂洋过海来自大洋彼岸的求助信,信中说克瑞斯汀是这位叫茱莉亚的美国母亲于2000年在洛阳孤儿院收养的中国男孩,收养时大概8岁。如今他已经17岁了,而茱莉亚一直在通过各种渠道在中国寻找克瑞斯汀的出生地。理由很简单:“我觉得我的儿子有权利知道他自己的身世。”

2009年5月26日,搜狐网推荐了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张志伟律师的博客日志“美国母亲为中国儿子万里寻根”,受到了搜狐网友的热烈关注。网络信息浩瀚如烟,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该博客日志的点击量就达到数万,让博主不禁感叹爱心无限。热心网友纷纷留言,有对美国母亲的赞叹,有对孩子的同情,有对亲身父母的指责,而更多的留言是根据博客日志中的信息,提供寻找的线索、范围和方向。这些生活在不同地方的好心人,给予了我们无限的寻找动力。

在“宝贝回家”志愿者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在搜狐网友的热切关注中,被收养中国孩子亲生父母已基本可以确定,这个结果令我们欣喜不已!再此要感谢坚持不懈的志愿者们、感谢热心公益事业的搜狐博客和广大网友!

以下是孩子的陆续回忆:

克瑞斯汀记得父母都是农民;生活在带有院子的家里;家里有一个下面有取暖用木质防火炉灶的水泥床(炕)。记得他和祖母曾睡在同一张床上;他的祖母做针线活或是个裁缝(或许以此为生?),也给他做鞋子。他们那有牦牛或与牦牛类似的动物,家里人在一些食物中一定常用到醋,因为克瑞斯汀喜欢在他的食物中放一些醋(他喜欢吃用醋做的土豆)。所在村庄附近有山,记得一些绿地正在干涸。父亲对他很慈爱,曾经一次父亲开着拖拉机不小心撞到他,父亲把他扶起来抱在怀里眼里充满泪水,以为伤到他了。还记得母亲或祖母会制作面条并挂起来晾干。

当他大概5岁的时候,父母把他送到另外一个家庭,他们住在一个附近城市,他不知道为什么被送走。刚开始他认为是因为他出生的村庄附近没有学校,继父母家里还有一个比他大的男孩。这个男孩有某种健康问题,导致身体超重(或许是他的背部有问题?)。

克瑞斯汀记得他的继父母都是“医生”,拥有一家医疗诊所(可能是妇产诊所)。他记得“继母”接生了很多婴儿,他认为他们比自己的生父母富裕的多。出生地-东家沟村或董家沟;省份-山西或陕西;出生时名字-景家成;生母的名字-邵菊莲;生父的名字-景/金/靳告宽。

求助信提供的信息是:克瑞斯汀(被收养孩子)的中文名字是党子杨或景家成(甲成),是美国母亲茱莉亚于2000年在河南洛阳孤儿院收养的中国男孩。

志愿者群策群力帮助甲成找家

根据这些信息、线索,“宝贝回家”的志愿者“北京一米阳光”、“山东默默”、“米兰如何”、“广州花都兜妈”、“北京律师”(均为网名)开始了寻根路,同时寻求搜狐网的帮助。在拥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里,要想找到两个目标人物,简直就是大海捞针!搜狐网友、“宝贝回家”的志愿者,遍布全国各地,要充分调动起这个力量,才有可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这对父母。

  根据茱莉亚和搜狐网友提供的线索,志愿者通过现代的信息网络,首先开始了网上搜寻。根据信息所提供的父母名字“邵菊连”和“景告宽”,经过反复搜索和分析,目标锁定在了宁夏的一个县医院的一对医生夫妇身上。

  志愿者费尽心思,利用各种渠道和网络资源,很幸运的竟然查到了景高宽的电话,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志愿者打电话想询问他是否有孩子丢失时,电话却被立刻挂断并关机。为孩子寻根永不放弃的志愿者,并没有因此而气馁,几经曲折与宁夏当地的志愿者和景高宽的医院同事取得了联系,侧面了解到景高宽确实早年有一个儿子丢失,这一信息让志愿者们信心大增。电话不接,耐心的志愿者就通过不断发送短信,向景高宽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取得信任后,志愿者终于和景告宽进行了通话。令人欣喜的是,这对夫妇在数年前的确丢失过一个男孩,孩子的年龄、经历等情况和克瑞斯汀的情况很相似。在掌握到这些信息后,志愿者们已经初步确定这对夫妇极有可能就是可瑞斯汀要找的人。但是为了对孩子负责,志愿者又和远在美国的茱莉亚进一步核实信息,将茱莉亚和景高宽提供的有关信息和照片进行了比对分析,发现所有信息几乎完全吻合。

  景高宽所在地区地处我国大西北,的确有吃醋、蒜和面条的饮食习惯,农村还保留有土炕。克瑞斯汀幼小的记忆是自己出生在农村,后被在城镇生活的做医生的养父养母收养。而实际的情况是,他所记忆的医生夫妇养父母,才是他的亲生父母,他出生后被送往农村和奶奶、叔叔生活了一段时间,长到五六岁的时候被送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直到在一次旅行中孩子被意外丢失。景高宽对我们说因为丢了孩子,11年来他始终心存负疚,70多岁的老母亲更是肝肠寸断。

  

宝贝回家志愿者帮助克瑞斯汀的寻亲经过


宝贝回家志愿者“一米阳光”积极发动志愿者寻找,首先孩子初步确定有可能是山西,陕西,河南人,然后就把甲成回忆起来的一些习惯和细节发到宝贝回家三个地方的志愿者群里去大家讨论,孩子记得小时候的村子是:Dong JiaGou ,大家就先网上搜索“董家沟”或者“东家沟”结果这三个省搜索出接近20个董家沟,甲成还说到“他记得他的母亲或祖母会制作面条,并将他们挂起来晾干,河南的志愿者否认了当地有这个习惯,暂时排除了河南。

孩子见过牦牛一样的东西,陕西,山西都没有牦牛,只有西北地区才有这种动物,而且那边比较干涸,这时大家又把陕西,山西暂时排除了

分析来孩子应该是河南附近的省市,那里有牦牛,同时缺水,那个省还有个地方叫董家沟,这时志愿者“广州花都-兜妈”说要换一个思路寻找,她在网上开始搜索孩子父母的名字,但是父亲名字孩子不确定音译的名字很多,只有母亲的名字范围小点,抱着一丝希望搜索了一下,网页上还真搜出一个“邵菊莲”,曾经在某个期刊上发表过一篇关于医学的文章,文章是两个人联名发表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靳高科,名字和孩子提供的养父名字很相近,邵菊莲是宁夏一个小县城的医生,而孩子记忆中养父母就是医生,然后志愿者“一米阳光”找到宝贝回家志愿者湛江“米兰如何” 让他帮助核实一下这两个人的住址,资料显示两个人的居住地址是一样的,初步确定应该是夫妻。

同时又网上搜索到县城附近有个董家沟,找到县城医院电话去询问这两个人情况,医院提供了靳高科的电话,广州花都-兜妈马上打电话过去,是一个男子接电话的,男子承认自己是靳高科也承认爱人叫邵菊莲,但是否认自己丢过小孩,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再打电话就不再接听。广州花都-兜妈和一米阳光商量后感觉这个事情比较蹊跷;志愿者“山东默默”找到一个宁夏的志愿者,恰好认识这个医院的医生,知情医生说靳高科早年有一个男孩送人了,大家分析大概是他把收养来的孩子又送人了,现在不愿意承认,通过孩子的记忆养父母应该是和亲生父母认识的,如果想找到亲生父母一定得从养父这里找到线索。

志愿者“一米阳光”继续给靳打电话,靳不接,就开始发信息说明志愿者的目的希望他可以帮助我们,并且把孩子现在的照片发给他,靳终于接电话了,但是接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就是甲成的亲生父亲”,谁都没有料到是这个结果,靳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说出甲成身上一个很隐蔽的胎记,确实对上了,靳解释说:孩子丢以后找了好多年没有找到,也被骗过,所以志愿者打电话过来以为是骗子所以没有相信,说孩子刚出生由于政策紧(家里还有一个比甲成大的男孩)就放到乡下的弟弟家抚养,一直由二弟和母亲代替抚养,6岁该上学的时候才接回县城,甲成是把二弟当成他的亲生父亲了。孩子回来上学那一年,7岁的时候有一天父子两个由县城回乡下,在车站把孩子弄丢了。

志愿者“一米阳光”把这个消息转给了在美国的甲成,甲成希望和二大、奶奶联系,靳发来了甲成小时候和家里人的照片,甲成认出了照片中的奶奶和二大还有哥哥,靳说甲成丢失后爱人很伤心后来患了卵巢癌,一直休息在家,知道甲成找到了激动的哭了;自己身体也不好。甲成希望尽快联系上“二大和奶奶”,靳说老家没有电话,也没有网络,并且因为甲成丢失,兄弟两个人有些误会没有解开,靳希望慢慢再告诉家人甲成的事,靳最终也没有告诉志愿者“二大和奶奶”的具体地址和电话,这个寻亲过程又陷入了一个等待......

美国养母茱莉亚听说找到了甲成的亲生父母,很高兴!希望等到孩子放假了就可以带他来中国认亲,但是目前志愿者还是没有找到孩子记忆中的亲生父亲“二大”,志愿者“一米阳光”不愿意这样继续等待下去了,再次上网搜索董家沟具体位置和联系方式,找到了董沟村的上级单位沙塘镇,通过沙塘镇政府查到了董沟村张书记的手机,但是不知道“二大”的姓名很难找到这个人,抱着试试的态度先问张书记是否认识靳高科,在县城当医生的那个(分析一个村子里出了一个医生一般应该会有所闻的),结果张书记真的认识靳高科,“一米阳光”说要找他的弟弟,张书记说那要去打听一下谁是他的弟弟再告诉,从此再打这个书记的手机就直接被挂掉,“一米阳光”觉得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又开始发信息给张书记,详细的说明来意。

张书记终于回信息了,提供了“二大”的联系方式,“二大”就是孩子记忆中的亲爸爸,宝贝回家志愿者“一米阳光”拨通了“二大”的电话,说明了来意,宁夏的方言很难懂,只说了几句话“二大”就把电话给挂了;第二天,“二大”主动打电话给一米阳光,详细的问了一下甲成的情况,终于确定就是他们苦苦思念的孩子,在明确了志愿者身份后才说出真相,当时听到找到孩子了,“二大”和家里人都不敢相信,孩子已经丢失了十几年了一点音讯没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孩子找到了,当时根本接受不了,现在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二大”一家每天都在思念远方的甲成,希望快点见到他。

“二大”第一次接到一米阳光电话时,虽然没有说几句话就挂了,但他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听到甲成的名字就会哭;“二大”家里很贫穷,听说有甲成的消息了马上去安装了一部电话,现在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宝贝回家志愿者询问甲成何时回国,甲成现在生活得好不好,甲成现在在做什么,甲成新家都有哪些成员,甲成是否记得自己的乳名(能感觉出“二大”是希望孩子还记得家乡,更多记得自己的亲人),等等等等。“二大”起初没敢直接告诉甲成的奶奶,怕70多岁的奶奶心脏受不了,后来奶奶听到甲成的名字就一直在询问;知道真相后,奶奶现在天天盼望着甲成早点回来,早点见到他,奶奶想想就会哭,家里人就在劝她不要着急马上就可以看到孙子了,宝贝回家志愿者“一米阳光”把甲成在美国的一些照片用快递的方式邮寄给宁夏的亲人。

暑假可望见面亲子将回家团聚

1.jpg

2.jpg


3.jpg

5.jpg

4.jpg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相思雨 发表于 2011-12-12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说不出的感动和激动
一切淡忘 发表于 2011-12-16 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Jancysisi 发表于 2011-12-27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     
长乐 发表于 2012-1-10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养母很伟大
重慶-大愛無邊 发表于 2013-5-25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
狂沙卷浪 发表于 2014-9-9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回家的宝贝幸福快乐
追逐梦想 发表于 2018-3-8 1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外养母的善举令人感动
murcielago123 发表于 2018-3-8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案例我知道,可以说也参与了其中。2010年我义务给christian在美国的家庭和他在中国的家庭之间做电话翻译,当时为julia的精神所感动,没有收任何费用。很多美国人真的很善良,不带有任何目的,纯粹的善良。Julia为了christian到现在都没结婚,真的都是把所有精力放在了孩子身上。孩子的二叔我还记得,叫靳小旺,基本不会说普通话,给我当时的电话翻译也造成了很大困难。孩子小时候跟他生活比较久,所以christian的感情跟他比较好,美国那边的家庭打电话也大多给二叔这边打,给亲生父亲也就打了一两次吧。不过每次通话,christian本人都不愿意张口跟中国的家人说话,可能是害羞,不熟悉,抑或是对生父仍心存一些怨恨,怪他当时把他弄丢了,不得而知... 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上google 搜一下christian jiacheng norris , 可以看到当时他们在北京见面的场景,很是感人,当时CNN等媒体都有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9-6-21 04:18 , Processed in 0.069008 second(s), 12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