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39|回复: 1

两位失踪儿童家长讲述他们艰难的寻子路(图)

[复制链接]
山东清阳 发表于 2009-7-3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表时间:2009-07-02 11:27:00  来源:惠州日报

 
 陈凤雕在自家照相馆门口贴着寻儿启事。记者魏云鹤 摄
 

 
看着儿子的衣物,陈凤雕哽咽了。 

  6月30日,记者在博罗县听到两位家长讲述他们的寻子路。早在今年4月,公安部就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截至5月中旬,全国共侦破拐卖儿童案件258起,打掉拐卖犯罪团伙105个,解救被拐卖儿童278人。但是,这两个孩子仍在父母梦中回家的路上。
    火车上站了16个小时,到杭州寻找儿子

  “离开妈妈的宝贝你快乐吗?亲生父母的模样你还记得吗?妈妈每晚都会梦见你那可爱的笑脸,你是否同样会想念不能见面的妈妈?时时刻刻妈妈都在寻找你,我最亲爱的宝贝,眼泪流干,只剩想念……”在博罗县石湾镇开照相馆的陈凤雕家里,记者看到了她儿子失踪后含泪写下的诗句。采访中,一说到儿子黎俊宏,陈凤雕的眼泪就没有停过。“儿子丢了,我曾经想过死,是我丈夫将我从东江边拉回来的。”
 
    去年儿子在自家照相馆门前失踪

    2008年10月9日晚上10时40分。这个时间,在陈凤雕的心里是一个永远的痛。就在这天的这个时间,儿子在自家开的照相馆门前失踪了。也正是从那天开始,她家的照相馆门前一直贴着一张大大的寻儿启事以及儿子的照片。照片上,4岁的俊宏机灵可爱,一双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世界。

    陈凤雕今年32岁,俊宏出生于2004年3月20日。“去年国庆节黄金周后,儿子上了一天幼儿园,因为感冒,我们就给他请假看病。10月9日,儿子打针吃药后精神好多了。可能是打针时在医院睡多了,到了晚上10时30分,他还很精神,骑着一辆小自行车在照相馆门前玩。我当时就坐在照相馆里面,他爸爸在里间睡觉。儿子说明天不用上幼儿园,他要玩晚一些。我看到他的病稍微好转,就让他开心地多玩一会。后来,他将小自行车往店里一扔,又跑出去玩了。这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陈凤雕一边说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儿子出去约5分钟,陈凤雕没有察觉到儿子的动静,就走出去找,但怎么也找不到。以前我们这条街道晚上11时多还是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但那天晚上街上行人很少,旁边一家发廊坐在屋外的几个员工,都说没有看见俊宏。“儿子丢了!”这是陈凤雕的第一反应。她和丈夫发疯似地到处寻找,儿子经常玩的地方,没有;东江边,没有;鱼塘边,没有。当天晚上,亲戚朋友几十人帮忙寻找,一直找到天亮,俊宏还是无影无踪。
 
    印了几万份寻人启事,曾想过一死了之

    儿子丢失的几天里,陈凤雕不吃不喝,发疯似地到处找儿子。在当地电视台播放寻人启事,到大街上去贴寻人启事。“为了找儿子,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省钱,家里有复印机,我们复印了几万份的寻人启事,贴到大街上。每贴一份寻人启事,我都很心酸,但也觉得又有一线希望。寻人启事中,我们还写了帮忙找回儿子有重酬,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我们甚至把寻人启事贴到增城,贴到了东莞,可还是没有儿子的任何信息。”除了贴寻人启事外,陈凤雕还上网寻找儿子。

    为了寻找儿子,陈凤雕家的照相馆关门一个月,花钱不少,亲人也因思念俊宏而生病。“我家公的身体不是很好,俊宏失踪的消息一直不敢告诉他。后来怕他在电视上或大街上看到寻人启事而发生意外,就决定告诉他。”把药物准备好后,挑了一个合适的时间,陈凤雕和丈夫及一帮亲戚,专程返回老家,告诉老人这个不幸的消息。“我家公得知这个消息后,经常一个人躲在一边哭,后来病倒了,几天前刚在广州做了手术。”

    儿子失踪了,陈凤雕心灰意冷,她想到了死。“在一天凌晨4时多,我打开大门,一直往东江边跑,想一死了之。我丈夫听到门响,也跟着跑了出来。在东江边,他拖着我的手要拉我回家,我的手都被拉出一道紫痕。”被拉回家的陈凤雕当天与丈夫约好,要好好活着,等儿子回来。
 
    为儿子在网上举行5岁生日会

    为了寻找儿子,去年11月陈凤雕还到杭州参加一个寻子活动。“因为找儿子花了不少钱,家里经济有些困难,买不起飞机票,我是坐火车到杭州的。没有座位,一直站了16个小时才到杭州。当时天气很冷,杭州又下着雨,我冒着雨举着寻子的牌子在杭州的街上走……”说起寻找儿子的事,陈凤雕很心酸。

    儿子失踪后,陈凤雕不管是在大街上还是在别人家里,只要看到与儿子年龄相当的男孩,就特别留心。“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就想到自己的孩子。我的儿子,如今也有这么大了,也有这么活泼。”

    “儿子知道自己父母是开照相馆的,很小就拿着照相机照相。有人说5岁前的孩子记忆会比较模糊,儿子离开这么多个月了,我很怕儿子记不起我的模样。”因为思念儿子,儿子失踪前的东西陈凤雕大多没有整理。“这是他的书包,里面装有他读的书;他的鞋和袜子,我也没有洗。如果他现在回来,这鞋子还能穿;儿子的枕头我也没有洗,上面有他的气味,我想留的时间能长一些……”话还没有说完,陈凤雕哽咽着说不下去了。今年3月20日,是俊宏5岁生日。公益寻子网站“宝贝回家”为俊宏举办了网上生日会。那天,陈凤雕再一次哭得死去活来。
 
    女儿常安慰妈妈,呼唤弟弟回家

    陈凤雕还有一个10岁的女儿小颖正在读小学三年级。记者采访时,她刚好放学回家。小颖说,以前她一直和弟弟睡一张床,经常一起看电视,两人感情很好。弟弟失踪的那天,小颖已经上床睡觉了。等父母发现弟弟不见后,照相馆里一直很吵,把她吵醒了。自从弟弟失踪后,每当看到妈妈哭,她心里也很难过,有时陪着妈妈一起哭。但懂事的她总会对妈妈说,弟弟一定会回来的。“我现在最想对弟弟说,弟弟你快回来,我们大家都在找你。你回来了,我们就不会伤心了。”

    选择了勇敢面对现实,陈凤雕的生活逐步走入正轨。没想到一次体检,她被查出有一个乳腺肿瘤。“当时很怕是恶性肿瘤,怕不能活着见到儿子回来,怕永远再也听不到儿子叫一声妈。”不久前,陈凤雕做了手术,手术后检查肿瘤是良性的。“幸好是良性的,我还能活着见到儿子。老天还是很眷顾我的,可能也希望我能有与儿子重逢的一天。”

    目前,俊宏失踪警方已经立案。陈凤雕一家希望能传来好消息,等待奇迹出现。

    本报记者朱如丹 方莲花 实习生刘 洁
 

 
▲何良海和妻子举着儿子的照片。
 

 
▲富贵的奶奶一想到失踪的孙子很内疚。
 
 
    希望儿子回家,哪怕他老了

    去年中秋节的前一天,正当家家户户都为第二天全家团圆忙碌着的时候,博罗县杨村镇的何良海一家却陷入了悲痛中。这一天,他的儿子何富贵失踪了。“虽然找到儿子的希望很渺茫,但是我心里始终对孩子回家怀着希望。”

    以为在邻居家玩,没想到失踪了

    皮肤黝黑的何良海来自重庆,结婚后就住在位于博罗县杨村镇的妻子家。他在杨村镇当地承包一些建筑工程,以此维持生计。儿子富贵出生于2005年农历八月初四,失踪时刚满3岁。

    去年农历八月十四,何良海想到快要过中秋节了,就提前一天给工人们放了假。上午10时左右,何良海来到母亲的住处接孩子,这时母亲告诉他,富贵不见了。

    “当时我妈在哄我弟弟的女儿睡觉,见富贵往邻居家走,就估计他是到邻居家里玩。哄睡了孙女后,过了约40分钟,她就到邻居家找富贵,但邻居说富贵没有去过。”何良海说,他想到儿子失踪了,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报警,并叫上村子里的七八十个亲戚朋友帮忙寻找。“很快,当地派出所的民警就来了。我的不少朋友也纷纷到各个路口去帮忙找,还在高速公路的入口处找,但都没有找到。”
 
    四处打听,寻找儿子的线索

    儿子失踪后,何良海和亲戚朋友找遍了附近的村子,均无果而终。何良海四处打听,一个星期后,他从别人无意的议论里得知儿子出事当天,村里来过一辆小面包车,在村子里多个地方停放,停留了约两个多小时才开走了。“但我并不清楚儿子的失踪是否与这辆车有关。”何良海说。

    “儿子失踪时,生日刚过没几天,当时我还买了蛋糕、衣服给他。”何良海说,儿子两岁多时才从重庆老家回到他们身边。刚来到父母身边时,儿子对爸爸还很陌生,一直没有喊爸爸。但随着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了,富贵才逐渐对父母熟悉起来。“儿子刚来惠州时,连手都不让我牵。儿子失踪的前几天都很晚睡,我晚上12时多回来,从他睡的房间经过,他从窗口看见我了,就不停地喊‘爸爸’。那时我觉得很高兴,认为儿子已经开始懂事了,没想到后来会出事。”

    “我母亲很内疚,我就劝她,这不是她的过错,希望她现在好好带其他孩子。”何良海说。
 
    提起孙子,伤心老人不停流泪

    提起失踪的孙子富贵,何良海的老母亲不停地抹着眼泪。孙子失踪后近一个月,她都没有好好吃饭。

    老人租住屋子里的一间房,曾经是老人每晚带着孙子、孙女,哄他们睡觉的地方。如今,少了富贵一人。记者看到,1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一张简陋的木床置于其中一角,铺着竹席,泛黄的蚊帐随意挂着,墙上还挂了好几套小孩的衣服。老人指着其中一套红色的衣服说,这是富贵去年失踪前过生日的新衣服,才穿过两次。“小孙女总是对着这套衣服说,哥哥会回来的,要等哥哥回来穿。”说着,老人又用手拭了拭眼角的泪水。

    何良海的父亲原来在重庆居住,得知孙子失踪了,赶忙从重庆来到惠州。何良海说:“最近父亲常和我说,富贵应该在读书了。今年和去年相比,样子应该没什么变化吧。”
 
    等赚了钱,首先去外地找儿子

    岳父和妻子身体不好,治病花了不少钱。富贵的失踪,对这个家庭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不是不想外出找儿子,实在是因为没有钱了。”何良海说,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儿子失踪后只过了一个星期,他只好忍着悲痛重新开工。“有时候看到儿子的照片还是会感觉很失落,等赚到了钱,无论如何,首先要到外地找儿子。”“如果能遇到个好人家,希望他会过得更好。”何良海的妻子心酸地说,“但还是希望他终有一天会回来,哪怕是等他20岁、30岁、40岁,我们还是要等他回来。”

    记者离开时看到,何良海的妻子小心翼翼地将富贵的照片拿起来看了又看,在身上擦了擦本已很干净的照片,走进里屋把照片放了起来。

    本报记者朱如丹 方莲花 实习生刘 洁
 
对话

    孩子失踪了,撕心裂肺的痛

  在陈凤雕家里,回忆起孩子失踪的经过以及寻找孩子的艰辛路程,陈凤雕总是难忍心中的疼痛,眼泪不停地流。在她的心里,如今没有比孩子回家更重要的事。

    记者(以下简称记):孩子失踪当晚,你当时怎么想的?
    陈凤雕(以下简称陈):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人像空壳一样躺在床上。后来我老公怕我出事,又把我拉起来一起去找儿子。
    记:当时你们怎么找孩子的?
    陈:儿子失踪的第一个星期里,我不吃不喝,和老公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儿子。整个人好像傻了一样,白天找儿子,晚上就在车上睡觉。我丈夫还在火车站呆了一整天,看有没有人带儿子上火车。
    记:你曾在网上寻找过孩子?
    陈:只要有任何找到孩子的机会,我都不想错过。我在网上看到北京有一个正在乞讨的小孩与我儿子长得很像,就托北京的志愿者去看看,后来发现不是我的儿子。
    记:当时怎么会想到死?
    陈:儿子失踪一个多月后,我觉得寻找儿子越来越没有希望了,丈夫每天借酒消愁,我更是绝望了。所以想不如一死了之,不必再心痛了。
    记: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
    陈:孩子失踪了,对母亲来说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如果儿子找不回来,那就是一辈子的痛。我目前能做的,就是祈求儿子能平安。

    本报记者朱如丹 方莲花 实习生刘 洁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匿名  发表于 2010-1-3 20:21
我也是孩子失踪的父亲、我们要勇敢地活着、孩子一定会回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9-12-14 18:01 , Processed in 0.031981 second(s), 12 queries , Ya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