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回家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大树

[公告]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征集线索、接受对拐卖儿童犯罪的举报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09-11-20 15:13

全国最大的黑社会超级贩婴集团到产房抢婴贩卖

寻  人  投  诉

震惊国人的“119”贩婴惨案的内幕!
全国最大的黑社会超级贩婴集团到产房抢婴贩卖!
公安机关为人贩保驾护航——
女大学生贩卖亲生骨肉内幕——
    全国最大的贩婴超级集团,全国连锁经营的男子、女子医院,全国有超千个网点,在地方红顶二蛇头的保护伞下贩婴,这男子、女子医院是福建省莆田县的林氏、詹氏开办。
2007年,我的孩子被阜新女子医院拐卖,孩子的妈妈徐欢欢系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务欢池镇永先村六组人,2006年徐欢欢毕业于辽宁大学俄语系,与我这年过半百的老人结婚,结婚是为骗钱,生孩子是为了出卖,阜新女子医院的发言人称孩子在那里引产了。经查,孩子被女子医院贩给他人。现女子医院又改变说法:说女子医院的林院长知道孩子下落。现女子医院的发言人承认徐欢欢把孩子卖了。阜新县公安机关给我的侦察结论是孩子生下来死在女子医院里,这红顶的二蛇头帮助林氏、詹氏老大蛇头贩婴,报案后一年阜新市公安机关说孩子没死,让我找詹国友自己往回要,并给詹国友交孩子的抚养费20几万元。处理给他人,死了公安机关应见尸、验尸,活着应见到人,到底是贩婴还是贩人体器官?更恶劣的是徐欢欢和她的父亲徐庆国倒打一耙告丈夫强奸(即夫妻间强奸),徐欢欢是个年轻的老骗子,她坑害了好多家庭,甚至骗走了10岁孩子父母离婚时留下的生活费,孩子一度靠学校的救济上学。徐欢欢涉足没有胳膊的女残疾家庭,女残疾人还在生孩子的月子里,就跑出来找他算帐,造成女残疾人离婚,女残疾人因没有胳膊,无劳动能力,离婚后带着两个孩子过着乞讨的日子。在丹东、辽中等地都留下了徐欢欢肮脏的背影。她行骗是从学生时代开始,她的家人帮助设陷井骗钱。现又成为一名女子医院旗下的人贩子,还是学生时代徐欢欢就与女子医院有联系。女子、男子医院系福建省莆田县的江湖游医开办,这莆田医的最大家族系林氏、詹氏从跟从父亲在街上杂耍、卖鼠药、狗皮膏药开始,在上海从事治性病,在厕所上贴广告,他们只有小学文化,没有行医证,靠非法经营犯罪起家,曾经是卫生部的打击非法行医的对象。他们靠犯罪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靠拉关系开始在上海建立男子、女子医院,吸收红顶商人,建立防火墙,在全国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建立起这样的医院,全国连锁经营,他们的原始注册资本几百个亿,现年收入超千亿元,以治男、女不孕为招牌,到处行骗。从广告上看,他们医院都是大专家,什么北京的教授。女子医院同时也掌握了不孕家庭的信息,拐卖婴儿,甚至达到了预购的程度,人贩入户抢婴的程度。组织严密,全国连锁,是贩婴的军火专列,有强大的保护伞,这个专列畅通无阻,设有防火墙,红顶商人任董事长。从贩婴的历史看,有的被断手、断足,为丐帮老大乞讨、拉杆子,或 当卖命鬼。现代医学发达,有的卖活体器官、卖童血,有的是家中无孩子收养了。我的孩子阜新市公安局最后又说被詹国友抱养,说詹家没有孩子。经查,詹家有孩子,莆田詹家没有我的孩子。阜新市公安机关为什么又替詹家这样操作,警察坐在办公室不动身就可查到全国的各家庭人口状况,为什么警察说詹家没有孩子,难道没调微机看看吗?我的孩子到底是被人贩养着,还是卖活体器官,还是……。我孩子被拐卖,林氏和詹氏是联手操作的,詹氏有福建省的人大代表,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从狗皮膏药到中国的大善人,发迹传奇!?
受害人投诉至今案发地宽甸县公安机关不管,但宽甸县刑侦大队长柳忠刚承认孩子被拐卖,中转地阜新市公安局也不管。本人在全国各地记者的帮助下掌握了大量材料。福建省莆田县是中国大陆的贩婴儿基地。那里的人在全国各地从事贩婴,令人吃惊的是一个村子里竟然出现了十几对假双胞胎,有医院的假出生证明,落上户口。这都是莆田人贩的惊人之举,有的双胞胎竟出生在两个相距甚远的医院,也能落户。阜新女子医院是内部组织严密的贩婴集团,外部有另一只非医务人员的贩婴集团之间配合严密,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超级贩婴集团。因受害人投诉到地方公安、政府、党委,公安机关都不予立案。贩婴集团的蛇头老大,林氏、詹氏的旗下有红顶的二蛇头是老大的防火墙和保护伞,这种超级集团性的黑社会势力已达全国各地,掌控了地方政权为其服务,正象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时说:就是道光皇帝看了,也不会坐而不问。
据计生专家告诉我,足月的孩子引产不死,要死得处理死。这样在我作寻人启人找孩子或孩子的尸体时,有好心人告诉我,徐欢欢怀孕后,就把这孩子卖了,临产时阜新的人贩子在几个月前就策划去宽甸县接孩子。通过女子医院将孩子贩给福建省莆田县的大蛇头林氏、詹氏。按这一线索,我找到了人贩子詹国友,公安机关说孩子死了,女子医院的医生、护士、医务科高科长说引产了,他们的说法被揭穿。当这小生命起点在恶魔的母腹中,没有出世就掌控在大蛇头的手中,刚一出生落地就入了动物世界。血盆般的大口,一下吞了这幼嫩的美餐。福建省莆田人贩2岁以下的为最佳对象,现已提前到怀孕时定贩卖目标。
人贩集团以医院的面孔出现,设有防火墙,吸收当地的红顶商人任董事长,为其保驾护航。医院的人在贩婴时组织得很严密,以引产为名,从事贩婴,把孩子贩卖,说引产了。医生、护士、医院的发言人口径都一致,是经过统一按排,统一部署,一致对外,女子医院所做的假病历不给受害人复印,严格控制病历,当地的卫生行政部门领导也给予配合,受害人找到卫生局,同样拿不到假病历。投诉到市委也同样如此,投诉到省卫生行政部门等还是如此……
除医院这个庞大的组织外,在医院的外部还有延伸的贩婴蛇头,女大学生徐欢欢及家人是这个集团的野战小分队。徐欢欢还在学生时代就与子女医院有联系,那时,徐欢欢主要借婚姻骗钱,后来成了女子医院旗下的贩婴蛇头,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也贩给了女子医院。
徐欢欢结婚后,想尽一切办法掌管老人丈夫的钱财,甚至把这位老人前妻留下的10岁孩子的生活费也拿去了,甚至还要贩卖这个10岁的孩子,谎称她找个地方把这个孩子送人。平时她伪装省吃俭用,钱由她掌管。2007年10月,她完成了掌管钱财的步骤,她的小弟来了,她说她小弟叫徐盈,报了个假名。她小弟来当晚没占脚,打车就走了。来干什么呢?拿钱、贩婴的先潜队。孩子被卖后,我找到徐盈读大学的本溪市辽宁科技学院,到处也打听不出有徐盈这个学生。恰巧,在校园内碰见了他,经查,他的真实姓名叫徐宏盈,2006年9月份,入读辽宁科技学院自动化系测控专业。紧接着,她的父亲、姐姐、叔叔还有福建的人贩子等人在11月16日来到宽甸县徐欢欢的家,谎称来为徐欢欢侍候月子。11月19日,狰狞的面孔露出来了,徐欢欢和她的家人向这位老人丈夫提出来拿20万元买临产的孩子,这伙人将这位老人丈夫殴打并控制起来,人身不能自由,逼迫这位老人到专卖店买衣服,这伙人进屋就拿衣物,让老人付钱,还抢了手机。反在大庭广众面前说徐欢欢受骗了,更恶毒的是还状告这位老人非法拘禁他一年,强奸她(夫妻间强奸),这伙人一边宣扬她受害,一边殴打这位老人丈夫,不明真相的围观人群以为真是如此,手段何其惨忍?!报案后警察让这位老人交保证金,这位老人拒交,凭什么交保证金?公安也就没有立案。
这伙人在宽甸县医院内把这位老人控制起来,从宽甸县医院产房,徐欢欢和几个人贩子走了,出去后,打电话说孩子引产了,扔在北山上(宽甸县内的北山),的确,接产包孩子的小被在北山上,作了一个假现场。
4天后,相距千里的阜新女子医院说在那里引产,护士、医生、医院的发言人、医务科的高科长都异口同声地说引产了,阜新距丹东千余里,徐欢欢说在宽甸县私人诊所引产,小被也扔到宽甸县内的北山公园,怎么又在千里外的阜新女子医院引产呢?当时在宽甸县医院已临产,羊水已出,不论是生是引,不可能4天后在阜新引产或出生,医学史上没有这样的先例。这是人贩集团的第一道防线,利用女子医院说引产。
第二道防线是:报警后,阜新那边的公安局侦查结论是孩子死在阜新女子医院里。
第三道防线是:警察说福建省莆田县的詹国友家没有小孩,被他报养了,让我自己往回要,说詹国友向我要抚养费,当我与詹国友通电话时,詹国友果然提出来向我索要二十几万元的抚养费,阜新的警察让我们自己办,他们不管了。警察美其名曰“抱养了”,把一起贩婴案不了了之。我到了福建省莆田县,走访了詹国友家,詹国友本来有小孩,詹国友与我通话时也称自己家里没有孩子才弄了你的孩子。警察的专网可查全国每个家庭的人口状况,为什么对受害人说,詹国友家没孩子?我明查暗访,没发现蒲田的詹国友家有我的孩子存在,甚至詹国友的父亲都不知道他儿子弄到家一个孩子。
第四道防线:徐欢欢装精神病并策划住精神病院弄假病例,以防追究。林氏、詹氏的主要防线是红顶蛇头和金钱,詹国友说再告,拿钱就打死受害人。
女子医院有便利的条件,可作各种病历,可出各种证明。在瞒不住的情况下,女子医院新上来扛杠的医务科张科长说,孩子是徐欢欢卖的,他们的林院长知道孩子的下落。某公安局的刑侦大队也确认了孩子是通过女子医院贩卖的,但不立案。孩子被贩卖,受害的老人才明白徐欢欢过去说走嘴的一句话“婚姻年龄差距大,孩子值钱”。徐欢欢从辽宁的辽中县骗到上海、丹东等地,她每个脚印都留下肮脏的背影,她能解开别人的存款密码,从银行盗取私人钱财。她骗了这位老的钱,卖了亲生骨肉,消失了踪影。被她掌管的钱财也随她的踪影消失了,被骗的家庭人财两空,被骗的孩子上学靠学校救济。徐欢欢离开这个家不久,有人打电话进来,也是一位老人,自称是徐欢欢的丈夫。徐欢欢还没有离婚,又到处以未婚、学生的名义诈骗,又走进了新的肮脏天地,她骗钱、贩婴的手段甚高,贩亲生骨肉,如野兽般的血腥,是个没有人性的动物。
徐欢欢与这位受害老人一起生活期间,她一小时就认识一个小地痞,这个地痞的妻子比地痞大十几岁,又是残疾女人,就在这残疾女人(无胳膊)生孩子后刚几天还在月子里时,徐欢欢趁自己的丈夫睡着了,就和那地痞在子夜里到了山上鬼混,还让那地痞再给她介绍一个有钱的人。那残疾女人发现自己的丈夫晚上溜了,又发现了徐欢欢的电话号码,那残疾女人从月子里跑出来找徐欢欢算帐。那残疾女人前夫有个孩子,残疾女离婚后带着两个孩子,过着乞讨的日子。徐欢欢留下的一幕幕比恐怖电视剧还恐怖。徐欢欢的丈夫以往给她娘家汇钱时,她的娘家人都非常地热情,玩到最后,这位受骗的老人到她娘家去找孩子,被徐欢欢的父母用大石头打得进不了大门。徐欢欢的全家都在策划骗钱、贩婴,属家族式的模式。
受害人是位老,但徐欢欢走后,发现本人是受骗人中年龄最小的老人。徐欢欢利用网上联络,每天都有新顾客上门。徐欢欢的家本来很穷,发现她在读书时用的化妆品都是上千元的贵重品。她无意中也流露上学家里不用拿钱,还能帮家里。徐欢欢、徐宏盈姐弟俩花的是丧尽天良的肮脏钱。
贩婴超级集团的女子医院,贩婴小分队徐欢欢的家族,之所以能得心应手,这一幕幕的发生,投诉无门,是什么在起作用呢?强大的红顶保护伞。贩婴集团已到了入室抢的程度。
四处投诉,无人问津。仿佛轮回到没有出现国家的氏族厮杀时代,一切都靠氏族间的血腥搏杀来赢得自己的生存,有更多的打拐自愿者已加入了打拐的行列。凝聚起来,给予声援。不管是厮杀,还是搏斗,总得除掉人间恶魔。
望有更多的人能给提供徐欢欢的行踪和女子医院更多情况。更望有人能提供孩子的下落。如果孩子被贩卖器官了,哪怕是找回一块白骨也会安抚这小生命的生灵。


                                      
             联系电话:13352171150
为了保证您发布的信息能够及时的得到回复及关注
建议您登陆后进行发帖操作.请点击这里
登陆注册
爱之天使 发表于 2009-12-1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孩子不是商品,是不可以买卖的,在你买孩子的同时,另外的一个家庭也走到了破列的边缘,请大家行动起來,打击那些丧近天良的人贩子。
胡杨 发表于 2009-12-1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光要打击人贩子,更要打击买家,才能让更多的孩子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胡杨 发表于 2009-12-1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告]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征集线索、接受对拐卖儿童犯罪的举报

[公告]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征集线索、接受对拐卖儿童犯罪的举报

[公告]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征集线索、接受对拐卖儿童犯罪的举报

[公告]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征集线索、接受对拐卖儿童犯罪的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09-12-2 11:37
知道就一定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09-12-2 22:39
我是哭着看完中央12台打拐节目的,有个信息,是好多年的事了,那时我还小,大概是1988--1991年间的事,我的一位邻居回农村老家回来,说村里一下买了4个小男孩,有个小男孩长的可漂亮了,白白的,大眼睛,双眼皮,让他叫妈妈他不叫,说我妈妈长的漂亮,是个烫发头,她才不是我妈妈。我们居住的是小县城,当时烫发的不多,想着孩子的亲妈一定是城市的人。我没见过那孩子,也不知道他家的具体位置,更不知道是谁家的,我和邻居都搬离了原来居住的地方。但是,我知道那孩子住在山东省菏泽地区曹县曹城办事处西北八九里地的叫代楼的地方,其他的都不知道了。
头像被屏蔽
盖世温柔 发表于 2009-12-4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匿名  发表于 2009-12-4 10:33
好,
匿名  发表于 2009-12-4 17:09
强烈抗议今天下午央视新闻频道16:30播出的新闻“宝贝寻亲”,这类新闻不尊重受害人的感情,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央视用煽情的惯用手法,在为买卖儿童这一人间最可悢的犯罪行为大唱颂歌,这一惯用手法的烂用,更加助长了买卖儿童的犯罪行为。
匿名  发表于 2009-12-4 19:39
我是登封的
我上个星期报了志愿者
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
不过没关系
无论是不是
我都会注意身边那些可怜的孩子的
为让每个妈妈都感到幸福
为让每个家庭都都充满笑声
让罪恶下地狱去吧
努力!!!加油!!!
匿名  发表于 2009-12-4 19:46
明白
匿名  发表于 2009-12-4 22:14

宝贝回家

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塔前镇很多家庭买了许多小孩,请有关部门前去调查取证
匿名  发表于 2009-12-5 11:47
对于买人者也应严办!!!
匿名  发表于 2009-12-5 20:50
以前昆明火车站经常可以看到几个10岁左右的小女孩在那乞讨,昆明的志愿者去那看下,火车站到中北站这一路上
匿名  发表于 2009-12-6 23:44
在北京火车站 附近的天桥上面有可疑  线索    希望附近的工作人员  去观察下 相信有很大的收获 , 本人说的绝对属实,
匿名  发表于 2009-12-8 08:42
应该立法
给所有18周岁以下孩子做DNA ,(重点是领养的孩子)
给所有新生儿做DNA
给所有丢孩子的家长做DNA,
虽然花钱多一些 但效果 应该好
希望把想法传达给有关部门
匿名  发表于 2009-12-11 21:32

你好,贵网有一篇寻被拐女儿的报道严重不符合事实,请求版主删去

...................................................

请提供网址。

[此贴子已经被大树于2009-12-20 20:34:41编辑过]
彭文浩 该用户已被删除
彭文浩 发表于 2009-12-16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匿名  发表于 2009-12-17 16:04
过年过节身边有很多
匿名  发表于 2009-12-18 12:44
很好。感觉很
温暖。
 楼主| 大树 发表于 2009-12-20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客人(222.78.*.*)在2009-11-3 19:11:09的发言:
福建省沙县夏茂倪居山村有3个拐卖儿童

你直接按照主贴中的网址进行举报。

唐笑 该用户已被删除
唐笑 发表于 2009-12-21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蓝色心情 发表于 2009-12-2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至摇篮网论坛

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征集线索、接受对拐卖儿童犯http://bbs.yaolan.com/frame.php?frameon=yes&referer=http%3A//bbs.yaolan.com/forum-24-1.html

 

匿名  发表于 2009-12-31 22:46
今天在万寿口地铁B出口楼梯台阶上看见一中年男子抱一三四岁左右男孩乞讨,不知道是否他自己孩子,想报警又害怕打草惊蛇,而且又不确定是否拐卖的孩子,先提供线索吧.
匿名  发表于 2010-1-2 16:18
在重庆市涪陵区高笋塘新世纪商都和强生大药房及华诚眼镜这段人行道上经常看见有怀抱幼儿要钱的中年男女,那些孩子脸被遮盖得严严实实的.
匿名  发表于 2010-1-2 19:56
我已记下电话号码.
匿名  发表于 2010-1-6 23:23
有联系电话吗
小点儿 发表于 2010-1-7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当我们遇到流浪的小孩、乞讨的小孩

 

随手拿起电话向救助站求助,这就是我们力所能及的小事

 

但的确能够帮助到他们

 

或者我们拿起相机拍摄下来发到我们宝贝回家的网站上

 

也许就会有希望让他们找到温暖的家

 

也许有一天孩子的父母就能在网站上看到孩子的照片

 

 

 

 

我知道一个人的力量很薄弱

 

但是大家都凝聚起来就是很大的力量

 

帮那些孩子找回原本快乐的童年吧

 

 

匿名  发表于 2010-1-14 10:40
广州市站前路经常有人带孩子乞讨。
匿名  发表于 2010-1-15 16:48
苏州观前街有很多中年妇女带小孩子乞讨,孩子估计是拐买来的那些孩子很可怜有的还在吃奶,有的像吃了安眠药,希望好新人能帮助那些可怜的孩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 ( 吉ICP备08101543号 )

GMT+8, 2018-8-20 17:15 , Processed in 0.0662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